小说1234 > 玄幻魔法 >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 第949章 最好的码农
    把笔记本电脑合上,朱正宇在自己的位置上伸了个大懒腰。

    窗外,已经有点微微发亮,不知不觉又熬了一个通宵。

    看看时间,快五点了,说不得楼下卖包子豆浆的大婶都已经在忙活了。

    朱正宇回头看了一眼床上正熟睡中的老婆和孩子,心里有点歉然。

    家里太小了,只有这么一室一厅,孩子都已经快七岁了,还和夫妻俩挤在一张床上,要是手里有点钱换个大点的房子,那该多好啊。

    哪怕只多一个小房间,让孩子能有自己的床,朱正宇也心满意足了。

    从椅子上站起来,想先上个厕所,然后再爬到床上去睡一觉。

    可是才刚站起来,就感觉自己好像转身的时候掉头有点太急了,就这么稍微转了一下,居然把脖子给扭到,隐隐作疼。

    真是年纪大了呀……

    当年在学校的时候,玩游戏两天两夜,照样生龙活虎的参加院际足球比赛,事后睡一觉就恢复了。

    现在,只是这么坐久了不动弹,一不小心起来动一下,就把脖子给扭到,这还真让人有种“时间饶过谁”的感觉。

    一边默默的用手按着脖子,一边走进厕所,朱正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正有点认不出来。

    因为长时间缺乏运动的身体已经臃肿难当,小肚子大得早就没有了轮廓。

    朱正宇曾经只要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底下一枝独秀。

    可是这十年下来,他一步一步失去了自己的观测点,直至完看不到秀儿。

    现在每次撒尿,他都要稍稍弯腰,才能调准好角度,命中目标。

    他的脸色,非常苍白。

    整天躲在电脑前,让他没办法接触到阳光的照射,所以生生的养出了一副雪肌。

    他喜欢自己的工作,喜欢那些别人看了会头疼的代码,甚至不在乎以身体作为代价,力做着自己的工作。

    可是他没办法忍受自己已经这么努力,却还是活得如此辛苦,甚至看不到希望,他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

    当年在大学里,他的专业水平不敢说校第一,至少也是佼佼者。

    参加国好几个编程比赛,他都拿了奖,春风得意,前途大好。

    可是离开校园后,他渐渐感觉自己把自己给过废了。

    他先是进了一家夏国国内很有名的科技公司,这家公司当年进入学校招人的时候,他们的offer是所有公司里最难抢的。

    朱正宇凭着自己的实力,轻松被这家公司招了进去。

    他还记得当初在那家公司的招聘大会上,有几个师哥师姐们在会上回顾他们一路走来的艰辛和取得的成绩,真让他感觉到正能量满满,被他们的价值观秀了一脸。

    可是进入那家公司以后,朱正宇却感觉自己去了个假公司。

    他在那家公司的存储部门工作,发现自己身边的人都是负能量满满的,一脸苦逼相,公司不论是环境还是情况,根本没有当初那几位师哥师姐们形容得那么美好动人。

    在公司里,大部分的项目都是采取的大兵团作战模式,动则过百人参与。

    他们这些人被细分成若干独立系统,每个独立系统都有各自的任务,每天通过晨会、晚会进行同步,完成自己的工作……朱正宇在这里面,完就是一个任劳任怨的码农,干着码农的事情,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管,也管不着。

    这么干了两年,朱正宇感觉特没劲,自己就离职了。

    他虽然是一名程序员,可他有自己的理想,他想做一些有创造性的工作,学习到更多的东西。

    而在那家公司里,他觉得自己完被拘束住了,这样的环境正一步一步让他感觉废掉了。

    而且,加入公司以后,他对公司内部的许多事情都有了了解。

    公司的圣无线部门,才是资源最多、前途最好的部门,那些师哥师姐都是从那个部门出来的,他们的境遇根本不适用于存储部门和大电软部门。

    对于公司存储部门的新人,拿着最低的薪水,干着最苦逼的活,公司只用一些承诺几年后给你丰厚薪资的话儿,就让他们这些新人牺牲掉最能学习新东西、并且最需要拓展视野的黄金年龄,然后日复一日的加班。

    朱正宇觉得这不是他想要过的人生,所以他毅然而然的离职了。

    他离职的时候,受到了公司和上司的再三挽留。

    尽管他在那家公司干得很压抑,但他的能力是得到肯定的。

    他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超额完成上司派下来的任务,并且做得一丝不苟,没有一点错漏,属于同辈中最优秀的那位码农。

    离开了那家公司后,他又入职过另外几家高科技公司。

    可让他失望的是,他一直没能找到自己所追求的东西,然后这么几经辗转,他最终成功的让自己流落在了圈子的边缘。

    人生就是这么无奈,当你想要找你最想要的东西时,你却有一天发现那个东西并不存在。

    当你回头去看时,却发现当初放弃的东西,却渐渐让你感到垂涎。

    当年和他一起从学校进入那家公司的同学,好几个都熬了出来,成为公司的中层,拿着很不错的薪资,过得远比他好。

    抛开理想啊、追求啊之类的东西,朱正宇觉得自己错过了许多东西。

    那几个同学或许这一辈子也就那样了,不会再有什么更大的可能,可是他们至少给自己的妻儿争取到了一个优渥的环境,生活无忧。

    而他,追求所谓的理想,心中充满执念,可理想没追求到,却把生活过得一塌糊涂、如此拮据,回头想想,或许老天真的和他开了个大玩笑。

    躺到床上,脑子里混杂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慢慢睡着。

    朱正宇是个日夜颠倒的生活方式,等他再次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妻子去了上班,孩子也去了学校。

    朱正宇从床上爬起来,脑子还有点不清醒,如果不是肚子实在太饿了,他可能都不愿意起床。

    走到厨房弄了点昨天剩饭剩菜,坐在桌子前吃。

    他一边吃,一边摸出手机翻起来。

    本来只想上上网,没想到发现居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

    打开一看,居然是胡已然。

    朱正宇和胡已然是校友,两个人当年在学校就认识。

    胡已然比他大一岁,和他并不是同一个系,不过两人都喜欢踢球,平时总在球场遇见,一来二往就熟了。

    出了学校以后,两个人有好几年没联系,因为胡已然呆在滨海工作,而朱正宇由于被招进那家公司去了南边,所以两个人就断了联系。

    后来朱正宇回来,有一次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突然头脑发热跑回到学校去转悠转悠,正好遇见胡已然在学校踢球,两个人才重新联系上了。

    他们都属于人生的卢瑟,很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所以一拍即合,很快又重新勾搭上了。

    这两年,他们有时候会约在一起吃饭聊天,甚至还踢踢球,也算是彼此知根知底的老伙计。

    看见胡已然从早上八点开始,就一连给自己打了十来个电话,朱正宇知道胡已然肯定是有事找他,连忙拨了回去。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胡已然的声音:“你干嘛呢?给你打那么多个电话,也不接?”

    朱正宇苦笑着说:“昨天晚上赶一个活儿,干了通宵才赶出来,所以睡到了现在,把手机都调静音了,没听见……唉,对不起了,老胡。”

    胡已然听见这话儿,在那边没吭声。

    朱正宇又道:“你找我什么事儿?”

    胡已然的声音里带着点歉然道:“对不起,我有点急了。”

    “没事,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是这样的,有个工作,我想介绍给你。”

    “工作?”

    “是的,具体是这样的……”

    胡已然把自己和牧雅林业接触的事情说了,也给朱正宇介绍了一下牧雅林业方面的情况。

    然后,他才又说:“我和牧雅林业方面谈得差不多了,基本上事情就已经能定下来,他们目前正在招人,问我有没有什么人选可以推荐,我想了想,你正好专业对口,就把你推荐了过去。他们做了背景调查后,觉得你还是合适的,所以想让我先问问你的意思,如果你愿意的话儿,他们才和你接触。”

    这事儿来得有点突然,朱正宇完没准备好,听了以后有点懵。

    胡已然又说:“这个牧雅林业算是比较有名的公司,他们的一些情况在网上都有,你如果有兴趣,可以自己到网上去了解……嗯,我和他们的陈总、左总聊过,他们的诚意还是很足的,我觉得吧,你不管有没有兴趣,都可以和他们的人谈谈,了解一下后再做决定。”

    微微一顿,他又说:“其实我希望你也能去,我们兄弟俩可以一起联手,做一番事业。”

    朱正宇还是没想好,不过听见胡已然这么说,觉得和人家牧雅林业接触接触也没坏,就说:“可以啊,那就和他们接触接触吧,是我主动和他们联系呢,还是等他们联系我?”

    胡已然道:“我回头就和他们说,让他们联系你。”

    “好。”

    “行了,那我就不和你聊了,先去给牧雅林业那边说一声。”

    胡已然停顿了一下,又说:“你可以自己上网查一下牧雅林业的信息,他们那个发布会的视频还挺有意思的,你看看。”

    说完,胡已然就和朱正宇挂断了电话。

    朱正宇一边吃饭,一边发呆。

    等回过神,很快把碗里的饭扒拉干净,他这才回到电脑前,搜索牧雅林业的相关信息。

    不搜索不知道,一搜索出来的内容倒是不少。

    朱正宇最先看到的是有关于陈牧在苏丹解救被劫持人质的新闻,忍不住就点了进去。

    他记得自己当初看过这条新闻,因为这新闻挺火的,到处都能看到。

    不过他当时用猎奇的心态看待这条新闻,只是一扫而过,并没有认真去了解人物,也没有记住陈牧的信息。

    直到这时候再次看这条新闻,他才留意到陈牧,并留意到陈牧和牧雅林业的关系。

    “原来牧雅林业的创始人就是这个年轻人吗?”

    朱正宇真的感觉有点惊讶,他随手不断点开有关于陈牧的新闻,等看完之后,才发现牧雅林业的新闻里,好像大半都和它的这位老板有关。

    之后,他按照之前胡已然对他说的,点开牧雅林业的发布会视频,看了起来。

    “这怎么好像那些手机公司的发布会?”

    随着视频开始,看到发布会现场的阵势,朱正宇忍不住这样感慨。

    他突然对这些牧雅林业有了点很不错的印象。

    虽然是农林业的公司,可是做了不一样的事情,至少突破了他对农林业企业的固有印象,仅仅这一点,就让人觉得他们有点东西了。

    正看着的时候——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朱正宇暂停视频,看了一眼手机的来电显示,是一个未知来电,他想了想,按下接听键。

    “您好,是朱正宇先生吗?”

    “你好,我是。”

    “我是牧雅林业的人事总监汪静汶,朱先生,很高兴能和您进行这一次的通话。”

    “谢谢,我也很高兴接到你们的电话。”

    “是这样的朱先生,我们的事情相信胡已然胡先生已经和你说过了,我们希望能邀请您加入牧雅林业,不知道能不能和您见一面,我们当面谈一谈?”

    “什么时候,现在吗?”

    “如果您有空的话儿,当然越快越好。”

    微微停顿了一下,汪静汶又说:“当然,如果您现在没空,我们可以约明天也行,嗯,后天同样可以,主要是方面您的时间。”

    收集免费好书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

    这话就说得很让人心里熨帖了,朱正宇连忙说:“可以啊,我下午就有空,我们可以下午见面……嗯,五点半的时候,我要去接一下小孩。”

    汪静汶立即说道:“那太好了,既然是这样的话儿,那我们就约在下午见面吧,朱先生。”

    稍微沉吟了一下,她又接着说:“朱先生,您的女儿在哪里上学?我们可以约在学校附近见面,到时候可以方便您去接孩子。”

    这就更让人舒服了,朱正宇觉得这家公司不管真实情况怎么样,就冲着人家这位人事总监这么贴心的态度,就值得去见一面、聊一聊了。

    “好,我知道学校附近有一家挺安静的咖啡厅,要不我们就在你来见面,怎么样?”

    “好的,朱先生,您发时间和地点给我,我会赶过去的。”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回头我就给你时间、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