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少爷别闹了 > 第八章
    女人的浓香,伴随着柔软娇躯的贴近沁入口鼻之间,娇嫩甜腻的笑声回荡在耳边,不管是说话或是呼吸,都紧紧缠绕在被诱惑者的耳边。

    「嘻嘻……我可以叫你少华吗……」名唤珍珠的美丽女子开口,青葱般的修长指尖轻轻滑过佟少华俊美的脸庞,娇笑道。「叫佟少爷不但见外,又显得老气,你说是不是?」

    「妳想怎么叫就怎么叫,拒绝美女的要求可是重罪哩……」俊脸展开充满魅力的微笑,一双手也老实不客气地搂住美女的腰。

    「像你这样英俊的男人,之前都躲到哪里去了?」珍珠吐气如兰,纤纤玉手向上捧住佟少华的脸庞,印下细碎的物,对方的俊美让诱惑不再只是单纯的诱惑,反而是一种心甘情愿的享受。「为什么我从来不曾在上海见过你……」

    「宝贝,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正在一起,不是吗?」伴随着微醺的酒意,佟少华毫无顾忌地接受对方的甜言蜜语与诱惑,下腹因为女体若有似无的摩挲,也开始越来越热、越来越紧绷了。

    紧紧贴住佟少华的珍珠自然感觉到他诚实的反应,美丽的脸庞绽开更魅惑的笑,玉手也自动地从佟少华的胸膛慢慢住下滑、往下滑……最后掌心轻轻一拢、圈住了她的目标——

    佟少华呻吟出声,火热的欲望在一瞬间全部被唤醒了!他再地无法忍耐,伸手捧住珍珠的腰,低头将自己的脸埋向她丰满的双乳之间,打算好好享受这一副曼妙的女体……

    车内的温度因为两人的激情而上升了好几度,即使佟少华整个人处于亢奋、意乱情迷的情况下,但他依旧感觉到原本行驶中的车子已经停下,跟着「喀」的一声,前座的司机也识趣地先下车了。

    双手虽然忙着探询珍珠柔软的躯体,但佟少华还是抽个空瞄了一眼车窗外,注意到俱乐部的司机确实已经将自己送回佟府了。

    「少华……快点……」珍珠娇吟出声,修长的两条腿早已经分开、紧紧地环住他的腰杆子。

    虽然后座有点小、也有点不够情趣,但是欲火偾张、蓄势待发的情欲可不想忍耐,再说珍珠这个女人像点燃的火般在等着他,若是中途罢手对女士实在不好意思。

    「别急啊!我的小宝贝……」佟少华微笑,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双手已经急切地拉开自己的裤头了!

    就在两人干柴烈火、一触即发的瞬间,突然「喀」的一声,后座的车门被人从外面用力地拉开!

    「啊!」

    「谁!?」

    清凉的晚风灌入,让激情中的两人一个惊叫、一个开口喝叱,谁也没想到会有人如此不识趣地将车门拉开!

    跟着,五、六道人影出现在车外,长长的影子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恐怖、巨大。

    「珍珠,妳好大的胆子。」就在此时,车外传来了似曾相识的女音。

    这声音……好熟啊!佟少华十分确定自己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

    「啊!」相对于佟少华的疑虑,珍珠却是在听到对力的声音后,「唰」一声脸色变得死白。

    「快!快放开我!」原本黏在佟少华身上像是连体婴的珍珠,慌乱地想从佟少华身上起身,同时一双手十分忙碌,忙着抚平刚才不小心弄乱的头发、忙着拉下被掀到腰际的旗袍。

    「珍珠,怎么了?妳认识她?」微醺的佟少华被珍珠紧张慌乱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一时之间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是……是白老板!我们这一行,要是谁得罪了白老板,谁在上海就混不下去了。」珍珠脸色惨白地低语。「这下完了!真的完了!」

    白老板!?佟少华眨眨眼,努力地将听到的三个耳熟的字放到脑海里吸收消化,当他终于想起这三个字代表的意义后,也倒抽了一口凉气!

    白老板——金色龙门的白雪!那个西泽尔口中看上他老头、同时放话要父子通吃的女人!

    「佟少爷,我们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我只是奉命送您回来而已。」将仪容大致整理了一番后,珍珠立刻用力撇清关系。「我对您一点非分之想也没有,现在忽已经安全回到佟府了,我这就告辞了。」

    珍珠提高音量说出这样的声明,原本充满渴求、媚得几乎可以滴出水的明眸,此刻却以一种像是看到麻疯病人似的恐惧眼神看着佟少华,甚至不给他响应说话的机会,以最快的速度下车了。

    「白……白老板晚安。」

    位于车内,依旧不敢置信事情会急转直下的佟少华,听见珍珠以怯生生、不安的语调开口。

    「嘿嘿,妳很厉害嘛!」白雪双手环胸,美艳的脸上一片冰霜,冷冷地望着低垂着头的珍珠。「怎么,被那个小日本人挖角、离开了金色龙门,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是不是?」

    「不是,珍珠不敢。」珍珠的身子抖了一下,急忙摇头否认。

    「不敢?真要不敢会把我的话当成马耳东风,迫不及待地想攀住我看上的男人!?」白雪冷笑。「妳应该还记得我说的话吧!谁要是对我的所有物——少华有兴趣,或是出手,就是摆明和我白雪过不去。」

    「白老板!饶命!我真的不敢了!」珍珠「咚」的一声跪下,开始哭泣。

    不会吧!这女人真这么狠!?佟少华听到这里脸色也是一变,以白雪在上海的势力,一旦放出这样的威胁,以后上俱乐部还有哪个女人肯接近自己啊!

    「把她带走。」白雪一声令下,两名保镖模样的男子一左一右,将哭喊不休的珍珠押上了停在附近的黑色轿车。

    「少、华……」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解决珍珠后,白雪俏脸凝着微笑,改以再温柔不过的嗓音呼唤着。

    略带沙哑的独特女音在夜里听起来销魂蚀骨,但却让佟少华整个人像是石化的雕像一样动也不敢动。

    呜呜呜……这个青帮女流氓要怎么对付自己?虽然这里已经是佟府、也算得上是自己的地盘,但白雪身后那几个恶行恶状的保镖,看起来就不是他这种清白老百姓可以对付的狠角色!

    「少华?」见佟少华没有响应,白雪直接钻入车内。

    虽然后座一片黑暗,但白雪一双美丽的眼瞳却将一切看得一清二楚;被酒醮红的俊脸、明显被女人以手弄乱的发、激情中被解得半开的衬衫……还有胯下被唤起、却未能得到纾解的明显勃起——

    「害我以为你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呢!居然一句话也不应我……」白雪妙目一转,格格笑出声,修长的手滑过佟少华的脸微笑道。「可怜的少华,现在很难受吧?要不要姊姊帮帮你?」

    「不用!」佟少华直觉拒绝。开什么玩笑!光是想到这女人非佟宣怀不嫁这件事就不舒服,谁知道她和老头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再说,他可没兴趣沾染老头抱过的女人!

    原本停在佟少华脸颊上的指尖,在听到他毫不考虑的拒绝后,轻佻地住他的下巴一挑,艳红的唇勾起冷冷的笑说道:「少华,你这样毫不考虑的拒绝我,日后可别后悔喔!」

    佟少华不发一语,维持沉默。

    「姊姊我再问你一次,真的不需要我帮忙?」白雪微笑,好心情地再问一次。

    「不用,谢谢。」坚持立场的同时,佟少华不忘礼貌,

    白雪一愣,跟着轻笑出声,美丽的脸庞凑到佟少华面前,慢条斯理地说:「你身上充满了珍珠那个骚蹄子的味,闻起来真让人不舒服。也罢,今天晚上姊姊就放过你。」

    佟少华闻言,感激得都快要流泪了。

    就在佟少华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之时,白雪突然毫无预兆地倾身,张嘴朝佟少华的耳垂轻轻一咬,这个充满挑逗暗示的举动让他吓了一跳,身体无法克制地一震,一张俊脸胀得更红了。

    「嘻嘻……虽然现在不能享用,但先在你身上留着记号也无妨。」白雪优雅地退开,美艳的脸上盈满笑意,温柔叮嘱道。「下次我可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你。」白雪将他错愕发愣的表情尽收眼底,忍不住叹息道:「太可惜了,真不该答应佟管家暂时不能对你出手这件事。」

    说完后,白雪再次优雅的下车,跟着弯下身对佟少华拋出一个飞吻,这才在保镖们的簇拥下,上了皮蓬车离去。

    直到耳边听见车辆的引擎声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消失之后,佟少华才算真正松了一口气!

    「呼!那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啊!」佟少华自言自语地抱怨出声,同时,也才开始认真回想刚才白雪所说的话。

    太可惜了,真不该答应佟管家暂时不能对你出手这件事……

    由于白雪的突然出现太让人吃惊,以至于他一下子无法细想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如果按照白雪刚才所说的话推断,她曾经和西泽尔打过照面,所以才会有「暂时不能对自己出手」这样的承诺产生。

    白雪为什么会在这里?是西泽尔找她来的,还是她自己找上门?

    急于将这个问题弄清楚的佟少华,决定立刻下车询问西泽尔,但是才一移动身子,立刻感觉到胯下传来的紧绷与不舒适感……

    可恶!佟少华低下头,看见自己双腿之间尚未消褪的勃起,忍不住低咒出声。这就是身为健康男人的悲哀啊!欲望一旦被一个像珍珠那样美丽的女人、以那样热情纯熟的技巧给唤起,他的好兄弟在没有得到宣泄前是不会轻易低下头沉睡的!

    他总不能在这种「蓄势待发」的情况下去找西泽尔吧!天知道他会用什么样的眼神和话语来嘲讽他,不行不行!死都不能让西泽尔那家伙看见自己现在的模样,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趁早自己「动手」解决了。

    佟少华做出了决定,小心翼翼地下了车、以双脚岔开的难看步伐,快速地朝佟府宅邸的方向前进,如果没记错的话,宅邸的左边是车库,车库内有一间存放杂物、工具的心房间,就选那个安静又安全的地方迅速解决吧!

    「咿呀」的一声,佟少华打开了车库内左边小房间的门,还来不及进入,佟少华就被迎面而来的灰尘呛得咳了起来。

    「咳咳咳……」哇!这么多灰尘!要是穿著衣服进去,自己这身昂贵的白色西装就全部泡汤了!

    想了想,佟少华当机立断,很快地脱下了昂贵的手工西装、白衬衫、还有西装长裤,只穿著内衣、内裤就走了进去——

    「呼!」佟少华深吸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努力想让自己忘记此刻置身于这个脏乱的小房间,试图在脑海中回想起珍珠滑得像奶油的肌肤……

    她的唇……又软又香,像是蜂蜜也像玫瑰,轻轻地印在自己的皮肤上面。

    她的手……又柔又嫩,带着一股香味,先是捧住自己的脸颊、跟着慢慢滑过胸膛,顽皮地轻捏他的乳头……然后再往下,握住了他的昂扬——

    「啊……」闭上眼睛,佟少华脑海中火辣的场面一幕接着一幕,像是电影一样缓慢而真实地放映着,同时间他也将自己的手暂时当成了珍珠的手,握住了自己的分身,开始上下揉搓、掏弄了起来……

    战栗快感从下半身蔓延开来,让佟少华情不自禁地吐出呻吟声,紧紧地蹙紧了眉头,慢慢地加快手上的动作。

    「少爷?你在里面吗?」毫无预警的,西泽尔的声音出现了。

    「喀」!

    「啪」!

    木门开敞的声音和电灯被打开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就算佟少华的想象力再怎么丰富、再怎么一心一意的努力想象,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打断了!

    佟少华整个人再度石化,不可置信地瞪着那个不该出现、此刻却出现在门口的人。

    「西、泽、尔!」佟少华咬牙切齿地开口。

    「是,少爷,需要我为您做什么吗?」西泽尔依旧维持着管家尽责的模样,就像是只看到佟少华坐在餐桌上喝茶那样的轻描淡写,以公式化的口吻询问。

    「滚出去!」

    「是。」西泽尔面无表情,在退出去关上门之前,还不忘提醒道。「打扰了,请少爷继续……」

    「砰」的一声,木门再次关起,只剩下俊脸上青红交替的佟少华一个人,久久无法言语。

    等到佟少华再次平静下心情,重新恢复想象力、终于让双腿问的好兄弟心满意足的低下顿时,已经是十分钟以后的事情了。

    佟少华起身,踩着缓慢而有些虚脱的脚步,伸手扭开了门,再次惊愕地瞪大一双猫眼。

    衣服不见了!他的西装、上衣、还有长裤全部都不见了!

    放眼整栋佟府,不!应该说放眼全上海有胆子这么做的,就只有一个人了!佟少华双手紧握成拳,气得浑身发抖、使尽吃奶的力气喊出这个集全世界恶劣于一身的男人的名字:「西、泽、尔!!」

    当佟少华只穿著内衣内裤,怒气冲冲地走回自己的房间时,佟府所有的仆役都相信了曾经服侍过少爷的美香所说的话,留洋喝过洋墨水的少爷,或许而且极有可能染上了喜欢暴露自己身体的奇怪习惯……

    翌日,佟少华依旧无法忘记西泽尔带给自己的奇耻大辱!穿著内衣、内裤让仆役们看到这件事,最多丢脸个三、五天,自己就能慢慢忘怀。

    但,自己在仓库小房间「自慰」被西泽尔撞见了这件事,恐怕三年、五年,甚至是一辈子都忘不了!

    「车子早就回来了,您却不见踪影,后来在小房间外只看到少爷的西装,我当然会紧张,这才会开门查看的。」关于这件小小的意外,西泽尔是这么解释的。

    「那你把本少爷的衣服拿走又是出于什么关怀善意吗?」佟少华可没这么容易被蒙骗。

    「少爷将西装留在外面为的是不想沾上灰尘对吧?」西泽尔依旧维持着管家的忠心面孔,平静解释着。「我原本只是想替少爷将衣服折好,谁知道动手整理时,发现上面不小心染上了酒渍,酒渍要是不立刻处理麻烦就大了,我知道少爷非常喜欢这套西装,所以就先拿去处理了,及时保住了少爷最喜欢的一套西装。」

    三言两语,西泽尔不但脱了罪,同时还将责任撇得一乾二净。

    「哼!我今天不想看到你!」草率用完早餐后,佟少华出声警告。「今天我自已去洋行,你这家伙能闪多远就闪多远!」

    怒气未消的情况下,佟少华不仅没心情询问昨晚白雪来访一事,也不想开口询问昨天答应了南田先生要了解的进货问题,今天……不!未来的几天他根本看都不想看到西泽尔一眼!

    「少爷,别任性了,洋行的事情……」西泽尔淡淡的挑眉,以一种面对闹睥气的孩子的目光注视着佟少华。

    「有事情我会打电话!」佟少华赌气说道。「看到你的脸我就一肚子火!听声音已经是我的底线了!」

    最好立刻就滚出佟府!佟少华在内心吶喊着,但也知道莫可奈何,因为西泽尔毕竟是老头聘请来而且最信赖的人,自己没有权力赶走他。

    再说,且不谈西泽尔处处针对自己、嘲讽自己的恶劣特性,他确实还是对佟府有帮助的人!就算再怎么讨厌他、再怎么想将他抽筋刺骨,在自己能真正独立之前,还是得忍、忍、忍……

    「是,少爷。」西泽尔没有反驳,只是顺从地接受指令。

    「哼。」佟少华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 ※ ※

    这一天,虽然少了西泽尔跟在身边,但佟少华还是按照着昨天排定好的行程,先坐车到码头看一批进货,跟着又到洋行特定的仓库巡视了一趟,然后再回城里,一如往常地将每一间洋行都巡视了一遍。

    在接近傍晚的时候,佟少华最后来到了与南田先生合资的「日新洋行」,才刚踏入,他就看到了一脸焦虑的南田。

    「南田先生,有什么事吗?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佟少华关心的询问。

    「佟少爷。」南田神秘兮兮地张望一圈,确定四下无人后才压低音量说道。「还记得我昨晚和您提的,那批始终没有抵达的货?」

    「嗯。」佟少华点头,表示自己想起了这件事。

    「那批货迟迟不到,我已经用尽了借口,但是买货的人现在已经耐心全失,只怕会有麻烦!」南田不安地开口。

    「到底是什么货?你说说看,或许我能从其它的洋行那里先调给你。」佟少华蹙眉,经营洋行最重诚信,既然货没到,那么得先从其它地方调来相同的货先交给客人才行。

    「佟少爷,你在开玩笑吧?」南田听完后,倒抽了一口凉气。

    「当然不是。」佟少华摇头,以更认真的口吻说道。「是南方的生丝,还是云南的茶叶?你总得告诉我是什么东西,我才能想办法!」

    南田先生认真地注视了佟少华半晌,想从他眼神中看出是否有任何玩笑的成分存在,同时也在内心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怎么了?到底是什么东西?」佟少华见他始终不开口,更奇怪了。

    「军火。」南田以唇形无声地说着。

    「什么!?」佟少华一愣,完全弄不清楚南田在说什么。

    南田眉头一紧,拉住佟少华往办公室里走,关上门、仔细又慎重地开口说道:「那一批货是军火。从去年开始,每个月都会从日本运来的弹药和武器。」

    军火!?佟少华的脸色瞬间变得发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军……军火!我们的日新洋行走私军火?」佟少华喃喃自语。虽然才回上海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自从西泽尔开始为自己恶补有关上海的一切以后,他也约略了解上海当下的情势。

    上海沦为多国租界地的同时,在中国其它的地方却不断的有战争发生,内有国民党与共产党两个不同的党派发生内战、争夺权力,外有野心勃勃的日本帝国还有其它国家,莫不虎视眈眈地想将势力扩张到中国内地。

    而上海,在这一片混乱之中像是与世隔绝的心天地,由于多国都在这里拥有租界地,因而很有默契地避免让战火波及到,换句话说,因为拥有过多的主人,反倒让上海成为一个三不管的暧昧地带。

    那么,在上海拥有多家洋行的父亲,他秘密走私军火,究竟卖给了谁?

    「你的父亲和日本几位重要人物,保持着相当良好的关系。」南田语焉不详地开口。「所以我们才合作成立了这家洋行,表面上是和日本国维持进出口,但私底下,就是将日本制作好的武器运来上海。」

    「我不相信!」佟少华脸色惨白的否认。和日本人关系良好?那就是说……父亲背叛了自己的国家,私底下为日本人引进武器来侵略自己的国家?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告诉你的都是事实!」南田以再认真不过的表情点头,同时抓住佟少华的手恶狠狠地说道。「你父亲到了杭州就和我断了联络,你是他的儿子,这件事他一定有告诉你!他是不是想私吞这批军火?他是不是秘密联系了什么人?」

    「我什么都不知道!」佟少华依旧处于震惊之中。

    「这种事不是开玩笑的!要是这批军火不见了,我和你两条小命都保不住!」南田厉声说道,「还有三天就是最后期限,再不把货交出来,什么都完了!」

    「你……你说的这件事,还有其它人知道吗?」佟少华再次确认,脑海中闪过西泽尔的名字,他急问。「西泽尔也知道这件事吗?」

    「我不知道,当初我和你父亲做过承诺,绝对不把这件事告诉第三个人。」南田不确定地开口。「但西泽尔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了,或许他已看出一些端倪也说不一定。」

    「我要问清楚!」佟少华只觉得脑海中一团乱,一定得找西泽尔问清楚。

    南田不说话,只是做出了「请」的动作。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谁知道这件事,而是三天后能否交出那批军火,毕竟他只是一个商人,要是被祖国的人认定自己背叛,抑或是私吞了军火,那真的就死定了!

    佟少华走到电话边,很快地按了早已经背熟的电话号码,当话筒那端传来西泽尔低沉稳重的声音时,佟少华迫不及待地开口了:「西泽尔!」

    「少爷?有什么事吗?」西泽尔也立刻认出了佟少华的声音。

    「我有一件事要问你,你一定要诚实回答我。」佟少华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快要从胸口跳出喉咙了。

    「是,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