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少爷别闹了 > 第七章
    杜月笙?

    佟少华总觉得自己好象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在脑子里迅速地搜寻了一遍以后,转向西泽尔,恍然大悟地击掌说道:「啊!杜月笙,我想起来了,就是你说的那个跺跺脚,整个上海都会震一下的那个家伙!」

    「是,我已经请那位杜爷在办公室稍坐片刻了。」听佟少华这么说,洋行老板显得十分紧张,毕竟放眼全上海,可没人敢用「那家伙」来称呼杜月笙。

    「不过……那个杜月笙来找我干什么!/」佟少华喃喃自语,接着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脸色一变,快步走到西泽尔身边,将他身子拉低轻声道。「不好!一定是那天你说的谎话被他知道了,所以他上门来找喳了!」

    「杜爷不是这种器量狭小的男人。」西泽尔摇头。

    「那你说,一个青帮流氓来找我这种普通老百姓做什么?泡茶、聊女人吗?」佟少华一瞪眼,觉得西泽尔这种若无其事的态度太不尽责了。

    「如果他掏枪,我保证会挡在少爷面前护主的。」西泽尔十分认真地开口。

    「掏枪?怎么上海这里一点法治都没有吗?」佟少华脸色一白,昨夜所有不好的回忆全部又回来了。

    见佟少华一脸认真,西泽尔的绿瞳闪过揶揄,似笑非笑地开口:「老爷和杜爷原本就相识,两个人也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杜爷来这里应该只是和少爷打声招呼,我想不会有舞刀弄枪的场面才是,请少爷放心。」

    「哇!你这家伙又把我当猴子耍!」佟少华忍住一拳揍向西泽尔的冲动,按捺下脾气问道。「佟管家。麻烦你下次把话一次说清楚。吶,在我出去见杜月笙之前,你再仔细想一想,有没有什么是我应该注意,而你碰巧还没告诉本少爷的?」

    鉴于昨晚金色龙门的前车之鉴,佟少华决定还是先把事情问清楚比较妥当。

    「杜爷是号人物,为人处事虽然不拘小节,但一旦得罪他,在上海只怕难以生存。」西泽尔简单评论。

    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佟少华的猫眼清楚地传递出这样的讯息,他想知道的是那个杜月笙是不是很难相处,或者有什么奇怪癖好之类的,但很显然西泽尔这家伙是不打算说更多了。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佟少华为自己打气,转身走了出去……

    当佟少华踏入充当会客厅的办公室时,一抬眼就看见一名清瘦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椅上,他穿著蓝色长衫、戴着圆形眼镜,以发油将头发往后梳,一派温文儒雅的模样倒让佟少华吃了一惊。

    「杜月……您是杜爷?」佟少华心中十分诧异。好吧!其实在知道了杜月笙是青帮里的要角后,他一直将对方想象成高大的壮汉,不是满脸横肉、就是浑身杀气,怎么也想不到杜月笙长得这么……斯文。

    「你就是宣怀的儿子……果然长得一表人才。」一直等佟少华走到他面前时,杜月笙才微笑开口。

    「我是佟少华,请多多指教。」佟少华率先伸出手致意。

    「来,坐下我们好好聊聊……」杜月笙回握佟少华的手,轻轻摇了摇,以长辈对晚辈的态度说道。

    虽然说杜月笙斯文的脸上尽是微笑,态度也不坏,但不知道为什么,佟少华就是觉得很紧张,他遵照指示坐到了杜月笙左边,凝在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僵硬。

    「杜爷,请用茶。」晚佟少华几步踏入的西泽尔,自门口接过茶盘,恭敬有礼地分别将热茶端给杜月笙和佟少华,跟着转身走到佟少华身后站定,展现出十足好管家的风范。

    「佟管家,听说是你亲自到香港接少华回来的。」杜月笙的目光停在西泽尔身上,半是好奇半是闲聊地询问。「看样子宣怀还是有放心不下的人啊。」

    听杜月笙突然提起这件事,佟少华有些发窘,顿时想起那段完全不知道父亲至杭州疗养身体、仍执意留在香港玩乐的日子。

    「这件事其实是我擅自主张,心想少爷许多年没回上海了,多个熟悉的人在身边会比较好。」西泽尔顺着问题开口。「不过很显然,不管是老爷或是少爷,都觉得我是多此一举呢。」

    「喔?」杜月笙挑高一道眉表示疑问。

    「十九岁已经是成人了,少爷不管在哪里都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身为管家却把主人当成小孩对待,就是我这个管家失职了。」西泽尔以一贯温和的语气承认错误。

    「哈哈!原来如此。」杜月笙爽朗一笑,拿起茶杯轻啜一口,不再多说什么。

    佟少华坐在那里,听着两人你来我往,言语的表面虽然充满了关心、客套,但是由于自己是最清楚真相的人,虽然体会出西泽尔或许是要在外人面前维护主子的形象,但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少华世侄,回到上海还习惯吗?」优雅的放下茶杯,杜月笙说话的对象转到了佟少华身上。

    「还可以。」佟少华客套地点头。

    「你是留学英国的对吧?主修些什么?」杜月笙以慈祥长者的语气询问。

    「嗄?」佟少华一愣,没想到对方话题会突然跳到这里。「嗯……我主修欧洲历史。」

    「欧洲历史?」杜月笙嘴角似笑非笑地扬起。

    对方的表情让佟少华脸一红。确实,这听起来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科目,不过当初在选科系时,他拉下脸为了一封信给父亲佟宣怀,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意见,没想到父亲只随便回了一句「随你高兴」。自己一气之下,就选了「欧洲历史」这种平庸、甚至与商业完全无关的科系。

    「那世侄想必有什么过人之处,不然宣怀不可能将自己的五家半洋行,全部都交给主修欧洲历史的你,独自一人回到杭州享福,不是吗?」杜月笙半是惊讶半是嘲弄。「他对你真是放心得下。」

    「洋行的事情我会从头开始努力学的。」佟少华不由得冷下脸来。就算再迟钝,也听出了杜月笙语气中的不以为然。

    「哈哈,年轻人有志气,不错、不错。」杜月笙笑了笑,再次转了一个话题。「世侄,既然你是学历史的,那么对于中国现在的情势,你有什么看法吗?」

    「看法……关于哪一方面的看法?」佟少华有些莫名。

    「不谈整个中国,就先从我们身处所在的上海谈起好了,这里虽然名义上是中国人的地方,但是真正的上海早已经被英、美、法、日……许许多多的国家切分割得满目疮痍、乱七八糟了。」杜月笙一叹。「好好的一条街、一块地,都被安上了租界地这样的名目,世侄你心中有何想法?」

    几乎是在英国长大的佟少华面对这一个问题,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沉默地看着杜月笙。

    「除了洋行要细心打理之外,我说世侄你也得好好考虑这些问题才是。」杜月笙一眼看穿佟少华对目前时局的茫然,语气转为冷淡。「这些外国人此刻虽然猖狂,但总有一天,中国人会将属于我们的全部讨回来的,但是在那一天到来之前,选对自己的立场是非常重要的,要是选得不对……嘿嘿……」

    杜月笙圆眼镜下的眸光闪过一丝戾气,但很快地隐没,重新换上了温和的笑容。「第一次见面就和世侄你谈这些严肃的问题,真是不好意思。」

    「不会。」佟少华摇头,只是觉得纳闷。「请问杜爷您今天来,有什么事情要谈吗?」

    「没事没事,只是听说世侄你回到上海了,所以特别绕过来看看。」杜月笙缓缓起身,身后的随从很快地为他披上一件西装大衣。「我还有事,我们下次再好好聊聊!」

    佟少华起身回礼,事实上也巴不得杜月笙快点走。呼!和他讲话简直比和校长面谈还要辛苦哩!

    「杜爷,您慢走。」西泽尔一步向前,在门口恭敬地低下头送行。

    「佟管家……」杜月笙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脚步一顿,对西泽尔低声说道:「你看起来是个聪明人,好好看住你的新主人,别让他走上和佟宣怀一样的错路。」

    「杜爷,您说笑了。」西泽尔依旧是客套、有礼的答复。

    杜月笙深深地看了西泽尔一眼,却不再说什么,踩着稳重的步伐离开了。

    当办公室的门「喀」一声关土时,佟少华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叹息,却忍不住好奇地问西泽尔:「喂!那个杜月笙临走前和你说了些什么?神神秘秘的!」

    「他说!有这样的少爷需要服侍,我未来的日子一定很难过。」西泽尔半玩笑半认真地开口。

    「算啦!我已经不期望从你口中听到任何好话了。」佟少华挥挥手,识趣地主动转移话题。「快点,现在出发到最后一家洋行,然后我就要回家吃饭睡觉了。」

    「是。」西泽尔含笑答应。

    离开第六家洋行、坐上皮蓬车回到佟府,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早就累瘫了的佟少华先回房间冲澡,接着到饭厅狠狠大吃了一顿,这才愉快地拍拍肚皮,心满意足地吐了一大口气。

    「少爷,洋行调回的资料我已经放在书房了。」西泽尔递上饭后咖啡的同时,温声提醒。

    「欲速则不达这句话你听过没有?」佟少华勉强睁开疲倦的眼皮说道。

    「先苦后甘少爷应该也很熟悉才是。」西泽尔轻松回话。

    「好好……算我怕你了。」佟少华伸了伸懒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上楼去了。

    ※ ※ ※ ※

    接下来的日子,佟少华开始了像钟摆一样固定而无聊的生活;七点半准时起床、在饭厅听西泽尔口述一日的行程,到洋行亲自坐镇,到仓库、码头熟悉货品与出货时间顺序,到其它有往来的洋行例行拜访等等经营洋行必须做的事情,回到家里通常已经是晚上,在享受完一顿丰富可口的晚餐之后,还得恶补所有有关洋行的资料,直到十一点的时候才像一只累瘫的狗爬上床,「咚」的一声倒头睡着一觉到天亮。

    过去那种下午三点半起床,喝酒、赌博、跳舞、泡女人狂欢到天亮的日子,变得好象是上辈子一样遥远的事情了。

    这一天晚上,当佟少华用完晚餐、正打算上楼到书房看书时,却突然听到门铃响起的声音。

    不一会儿,管家西泽尔领着一名中年男子进来了。

    「少爷,南田先生来访。」

    「南田先生?这么晚了有事吗?」佟少华好奇。南田浩二,正是第六家洋行另外一半的股东兼负责人。

    「佟少爷,今晚我名下一家俱乐部要开幕了,所以我特别来请佟少爷来当我的贵宾,一起去庆祝一下。」南田浩二微笑着说明来意。

    「俱……你是说俱乐部?」佟少华一张脸瞬间因为激动而胀红。俱乐部……这个听起来像是上辈子才接触得到的字眼。神啊!这一定是祢可怜我在这里受苦受难,特别派南田先生来解救我的吧!

    「是,不知道佟少爷是否愿意赏光?」南田浩二见佟少华的表情有些诡异,像是在压抑什么情绪似的。

    「当然当然,我很高兴你来邀请我,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马上下来。」佟少华迅速说道。这些日子总觉得自己像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如今鸟笼被人开了一个洞,是笨蛋才不会把握。

    「少爷……」将一切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的西泽尔开口了。

    「西泽尔!」佟少华低喝一声,先走到离南田很远的位置,这才朝西泽尔勾勾手,示意他过来。

    当西泽尔走到眼前时,佟少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西泽尔的领口,恶狠狠地威胁道:「你给我听好,从我回上海到现在多久了……快二十天了吧!每天都是洋行资料、资料洋行的,虽然我恨认真想学,但是我可不是老头,我才十九岁,十九岁的人有自己的需要,今天晚上无论如何我都要出去放松一下!就算你再啰唆我也要去,听清楚了吗?」

    「是,少爷。」西泽尔的绿瞳漾着笑意,似乎觉得佟少华张牙舞爪的样子十分有趣。

    「耶?」这下反倒是佟少华觉得奇怪了。「你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西泽尔淡淡一笑,轻轻扯开佟少华抓住自己领口的手。「只要少爷将心放在洋行,我并不会阻止少爷玩乐的。」

    「算你还识趣。」佟少华咧嘴一笑,跟着像是一阵风似地冲到楼上去了。醇酒、美人!音乐、跳舞!俱乐部全部都在等着,我佟少华来楼!

    十五分钟后,盛装的佟少华出现在南田、西泽尔眼前,手拿呢帽、穿著一套白色三件式手工西装,吊带、皮带、袖扣,无一不是这个月才从英国进口的最新饰品,整个人看起来……相当的光鲜夺目。

    「南田先生,让你久等了。」佟少华俊美的脸庞扬起微笑。

    「是。」南田浩二也看傻了,毕竟共事二十几天,自己从来没看过这么花俏的佟少华。

    「少爷,一路上小心。」西泽尔什么也波说,只是在出门时提醒,做出管家最得体的反应。

    「放心吧!」佟少华头也不回地挥挥手,兴高采烈地出门了。

    「喀」的一声,佟府厚重的大门关上时,西泽尔的绿瞳闪过若有所思的情绪,他沉吟片刻,跟着走到电话旁边,拨了一组熟悉的号码……

    「喂,请帮我接白老板……」

    ※ ※ ※ ※

    「佟少爷,您今天看起来精神似乎特别好?」在俱乐部的贵宾席里,南田浩二以惊讶的口吻说道。

    打从他们踏进俱乐部以后,从剪彩到与到访来宾寒暄、进入贵宾席喝酒听音乐,佟少华都一改在洋行里拘谨的态度,整个人笑容满面,像是十分融入、享受这里的气氛似的。

    「好久没这样放松了。」佟少华很开心地回答,三杯酒下肚话也开始多了起来。「我曾经在香港停留了两个月,在那里度过了一段非常快乐的时光!」

    「喔?」南田浩二也十分有兴趣。

    「没错,那个时候……」一边喝着酒,佟少华一边将当初在香港一些精彩的事迹描述给南田浩二听。

    听佟少华大略述说了在香港的荒唐事迹后,南田浩二也跟着开怀的笑了,忍不住说:「其实我今天还特别帮佟少爷准备了一份礼物,如果不是佟少爷事先和我说了这些,我还真不知道该不该将礼物送出手呢!」

    「喔?什么礼物?」佟少华也感到好奇。

    南田浩二抬头对服务生使了个眼神,不一会儿,三、四名身穿旗袍、容貌姣好的女子风情款款地走了过来。

    「佟少爷,您这些日子在洋行中规中矩的表现差点唬住我了!还以为你从来都不放松、不玩乐的呢!」南田浩二对着佟少华挤眉弄眼。「这几位漂亮宝贝可是我预先留下,今晚特地要送给佟少爷的薄礼呢!」

    「南田先生你真是太客气了。」佟少华嘴里虽然这么说,但一双眼睛已经无法从这几位妙龄女郎的身上移开。呜……还没靠近就已闻到这些美人身上的香气了,说来都是西泽尔那家伙的错,让他这些日子过得比苦行僧还苦还无聊!

    「别和我客气,大家都是男人,最清楚男人需要哪些东西来放松了……」见佟少华十分开心,南田浩二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拿起酒杯一连喝了好几杯。

    「佟少爷,让我们来服侍你……」几名貌美女子训练有素地坐到佟少华的两侧,轻声细语地问候着,其中一个拿起筷子喂佟少华吃东西,另外一个则是在佟少华张口吞下后,温柔地以手绢轻擦他的嘴角。

    「佟少爷,来,喝一杯。」等他咽完之后,另外一人拿起了酒杯凑到佟少华的嘴边,小心地喂他喝了一口。

    暖玉馨香在怀、娇声媚语在耳,享受着几位美丽女子的服务,佟少华乐得都快忘记令夕是何夕了。

    等佟少华喝得有些微醺、俊脸发红的时候,南田浩二这时又凑向前,不经意地提起。「对了,有一件事我差点忘了问佟少爷。」

    「什么事?」佟少华笑嘻嘻地反问。

    「过去几个月都会准时在十五号到达的一批货,这个月已经晚两天了都还没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南田浩二有些为难地开口。「客户已经开始催货了,我得给个答案才行。」

    「有这样的事情?是什么货?」佟少华随口问道。

    「是一批很特别、很重要的货,每次都由老爷亲自处理的那批货。」南田浩二神秘地开口。

    「真的吗?我怎么从来没听过这件事。」佟少华实话实说。

    「怎么少爷不知道吗?」南田浩二微微蹙眉,喃喃自语道。「我还以为是老爷下了指示,交代少爷另外处理了呢!」

    「你放心,老头……不,我爹的事情西泽尔全部都知道,等我回去问个清楚,明天就告诉你是怎么回事。」佟少华保证。「现在是晚上休息时间,别说这些无聊的公事,陪我再喝一杯!」

    「是,佟少爷。」南田浩二换上笑脸,接过酒杯,与佟少华继续畅饮。

    就这样一杯接着一杯,不一会儿,佟少华已经醉得满脸通红,再也无法多喝了,他勉强对南田浩二开口道:「南田先生,我得回去了,今天晚上实在太开心了,下次有这种聚会要多找我出来啊!」

    「佟少爷,您要回去了吗?」

    「是啊!明天有一家洋行要进货,我一大早得去码头一趟,真的得走了。」虽然玩得很开心,但佟少华依旧记得自己明天的行程。如果现在不赶快回去,明天早上又要被啰唆的西泽尔唠叨了。

    「是吗?那我让人送送佟少爷。」南田浩二不再强留,吩咐服务生上前,将脚步已经有些不稳的佟少华扶了起来。

    「那么……明天见了!南田先生。」佟少华生上车后,不忘扯开笑脸挥挥手。

    「佟少爷,您喝多了,我让珍珠一起跟去服侍您。」南田浩二将方才陪酒的其中一名貌美女子塞上车,眨眨眼道。「关于醒酒、让人舒服这件事--她可是专家。」

    「可是……」

    「别客气,这原本就是我为佟少爷准备的礼物啊!」南田浩二不以为意,言语暧昧地笑着,同时「砰」一声关上了车门。「司机,送佟少爷回府。」

    「噗」的一声车子激活,不给佟少华有拒绝的机会就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