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少爷别闹了 > 第六章
    「铃铃铃」的闹铃声划破了宁静的早晨,也让躺在床中央将自己裹传像蚕茧一样的人抖了一下,他先是将身子缩得更小来抵抗闹铃声,但最后终于忍不住自被单中探出一只手,「啪」的一声将床头的闹钟用力扫到地上去。

    「铃--铃铃--咭--嘎--」仿十八世纪宫廷钟造型的小闹钟在地上发出哀鸣,在早晨八点五分的时候寿终正寝了。

    「叩叩叩」十分钟后,门外传来了规律的敲门声。床上的人没动静,认真地扮演蚕茧里的蛹、一动也不动。

    「叩叩叩」规律的敲门声再次响起,不过不同于之前的敲门只是礼貌性的告知,这一次敲门声响完三下后,门「咿呀」的一声从外面推开了。

    「唰」、「唰」两声,同时被掀起的是落地窗的厚窗帘,还有原本里在男人身上的床单--

    「搞什么鬼!」

    「啊~~~」

    男人愤怒的低吼声和女人慌乱的惊呼声几乎同时响起。

    「美香,忘记提醒妳,少爷是留洋回国的,所以睡觉习惯比较不同……」优雅中带着安抚性的第三种声音响起,在将被单扔回床上盖住裸男的同时,对站在一旁的年轻女仆解释着。「是我没预料到这种状况,让妳受到惊吓真不好意思。」

    惊吓!?到底是谁受到惊吓啊!被单下的佟少华忿忿不平地想着;先是被人从睡梦中恶意吵醒、接受刺目阳光照射,之后又被人用「被单」攻击、莫名其妙的兜头盖下,他扯开被单探出头,仍不忘以被单围住自己只穿内裤的下半身。

    「西、泽、尔,又是你!」佟少华咬牙切齿地谜起眼低咒。一大早扰人清梦不说,居然还带着佟府的小女佣闯进来,真气死人了!「你刚才有听到请进这两个字吗?居然敢随便闯入主子的房间!」

    「对不起!对不起!少爷,都是我不好,是我敲了半天没响应,佟管家才会帮我的……」名叫美香的小女仆喃喃道歉,才一抬头又看到佟少华赤裸的胸膛,一张脸红得几乎要着火了。

    「美香,妳先下去为少爷准备早餐。」西泽尔转身,柔声嘱咐。

    「是。」美香感激地点头,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房间。

    「西泽尔……」佟少华正想开口发作,却注意到对方已经换上了标准的管家制服;衣领雪白挺直,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更神奇的是他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半点也没有睡眠不足的模样。

    呿!明明一样是清晨三点多入睡的人,为什么这家伙可以看起来这么「神清气爽」!?佟少华这么想着,一双猫眼已经不悦地瞇起。

    「少爷,您是有事要吩咐,还是只是想练习我名字的发音?」西泽尔见佟少华没有下一步的指示,疑惑地挑高一道眉询问。

    「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名字,随便叫两声不行吗?」佟少华回嘴。「对了,还没和你算帐,这么早叫我起床干什么?」

    「现在已经八点三十分了。」西泽尔斯文地提醒,举起右手晃晃表说道。「老爷每天早上七点半就会出现在饭厅用早餐,报纸的同时已安排好一天的行程,八点整准时出门,也就是说,当少爷还在像孩子一样赖床、和我讨价还价为什么要起床这件事情的时候,老爷已经在洋行处理至少两、三件公事了。」

    「我又不是老头!」佟少华当然聘出他语气中的嘲笑,却不打算上当。「再说我又不懂洋行的事情,关我什么事!」

    「少爷,昨天晚上您可不是这么说的,是谁对我说想要快一点了解上海的一切?」西泽尔彷佛早就猜出对方会这样回答,以徐缓的语气解释道。「既然少爷不打算到杭州,老爷已经吩咐下来,在上海一切有关洋行的事情,将全权交给少爷处理。」

    佟少华光是吃了一惊,跟着非常不高兴地瞪视西泽尔道:「你这么迫不及待打电话到杭州打我的小报告?」

    「少爷。」西泽尔轻叹一口气,以一种看着无可救药的顽童般的目光遗憾道。「老爷离开的这段期间,洋行里的一般事情都是我在处理,只有遇到重要的决定,才由我联络杭州的老爷再做处理,但这些毕竟只是权宜之计,现在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你--佟少爷回到上海了,若是我再继续管理洋行,难保不会有什么难听的谣言传出去。」

    「什么难听的谣言?」佟少华蹙眉。

    「这还用问吗?当然就是刚回上海的佟家少爷是不学无术的废物这一类的传言。」西泽尔以恭敬的语气继续说道。「但如果少爷真的执意不管理洋行,老爷也下达了另外一个命令。」

    「什么命令?」佟少华的脸色已经变得相当难看了。

    「上海几家洋行是老爷多年来的心血,如果少爷真的没能力处理,却也不能放

    任它衰败,只要少爷一句放弃,那么洋行的所有管理权就会移转到我的身上,既然我是跟随在老爷身边多年的管家,只得尽力为老爷鞠躬尽瘁了。」西泽尔平静说道,绿眸仔细注意着佟少华的反应。「如果少爷选择了放弃,老爷同时也吩咐说,每个月您必须支付两百块大洋,当作住在佟府的伙食和住宿费用,至于其它部分的……」

    西泽尔的话还没全部说完,「唰」的一声,佟少华像跳豆一样自床上弹起,一张俊脸变得扭曲,咬牙切齿地开口:「老头真的这么说!?」

    「如果少爷不信,可以亲自打电话到杭州确认。」西泽尔依旧温和地答复,最后微微倾身,以恭敬的姿态问道:「所以少爷最后的决定是?」

    「废话!这还用问吗?」佟少华愤怒地瞪着西泽尔!该死的老头!该死的西泽尔!全部都是混帐!先把自己骗回上海,再用这种伎俩困住自己!可恶可恶!

    「请恕我这个下人愚昧,如果少爷不把话说清楚,我可能会弄错您的意思。一西泽尔开口再次确认。「不知少爷等会儿是想走一趟洋行,还是我得通知老刘,载您到市中心开始找其它工作?毕竟一个月两百大洋不是小数目。」

    「告诉那个小女仆早餐不用准备了,我们十五分钟后出发到洋行。」佟少华冷着脸对西泽尔命令道。「本少爷要换衣服,你现在立、刻、出、去。」

    ※ ※ ※ ※

    「遵命,少爷。」西泽尔咧出笑痕,优雅地退下。

    「我们即将前往的第一家洋行德行洋行位于天津路上,主要是以出口茶叶和生丝为主,这是老爷在上海成立的第一家洋行……」皮蓬车平稳地行驶在路上,后座的佟少华有些无聊地看着窗外繁华热闹的上海街道,漫不经心的听着身旁西泽尔机械式的报告。

    「德行洋行目前是由王伟德王经理负责,他从老爷年轻的时候就开始追随,是老爷十分信任的员工之一。」并不在乎自己说的话是否被忽略,西泽尔只是尽责地继续报告着。

    「……以上,就是德行洋行目前营运的状况,不知道少爷有什么问题吗?」演示文稿告一段落之后,西泽尔开口询问。

    佟少华文手撑颐,无聊地摇头,跟着像是想起什么似地问道:「既然老头……」一看到西泽尔不悦地蹙眉,他无所谓地改口道。「既然我爹这么相信那个王经理,那还有什么问题,我每天有没有到洋行真有这么大的差别?」

    「少爷,您若是有心要继承老爷的洋行,就该早点拋弃那种不成熟的孩子心态,毕竟在商场上,一步错可是全盘错。」西泽尔摇摇头,以公事化的声音解释。「王经理虽然是老爷十分相信的员工,但他信服的对象是老爷,此刻洋行少了老爷坐镇,倘若代理的主子过于无能,让对方觉得有机可趁、或是觉得可以欺骗,难保对方不会产生贰心。」

    「知道了啦!」佟少华捏捏眉心,虽然对方很啰唆,但却不能否认他所说的确实有道理。

    「虽然少爷对洋行一窍不通,但每一件陌生的事情对每个人来说,都得从零开始,不是吗?」不同于以往的讥讽,西泽尔换上长者对后辈的叮咛语气说着。「只要愿意开始,什么事都不会太迟的,即使是像少爷您这种人也是一样的。」

    「喂!你这句话什么意思?」佟少华不服气地瞪大眼。

    「玉不琢、不成器啊,少爷。」西泽尔只是微笑结语,跟着转移话题说道。「喏!天津街六十五号,德行洋行就在前面。」

    王伟德是一名年约五十岁、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他穿著一身深色西装,戴着一副圆框眼镜,早就已经等候在洋行门外了。

    「您就是佟少爷?果然长得一表人才,久仰久仰。」佟少华才下车,王经理就笑吟吟地上前,主动伸手打招呼。

    「你好,王经理。」佟少华握住对方的手回礼,既然老头指定了要自己当代理人,自然不能太丢脸,于是他主动微笑说道。「这阵子多亏了王经理,才能让洋行一切运行正常啊!」

    「哪里!哪里!佟少爷您这么说不是要折煞我了,不过都是我该尽的本分。」王经理猛摇头,露出了诚惶诚恐的客套表情。

    佟少华忍不住转头,对西泽尔露出一种「看!我做得不赖吧」的得意表情。

    西泽尔淡淡的挑高一道眉不予置评,丝毫不浪费时间地对王经理说道:「麻烦王经理将洋行的帐本,还有这几个月的营运报告拿出来,好让少爷早一点熟悉洋行的事情。」

    「是,佟管家,一切都准备好了,请两位和我来。」王经理也换上认真的表情点头,毕竟这几个月来,西泽尔就像是佟老爷的分身一般认真而一丝不苟,有种让人丝毫不敢掉以轻心的魄力。

    三人来到德行洋行内的办公厅,简单不失高雅的办公室内飘散着淡淡茶香的味道,位于中间的办公桌上已经摆好了一堆又厚又重的资料和帐本。

    王经理恭敬地请佟少华生到主事的办公桌前,再请西泽尔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最后自己站在办公桌前面,清清喉咙开始报告……

    长达三十分钟的口头报告,加上王经理不时熟练地抽出桌上的某一本帐册、再细心地摊到佟少华面前反复讲解,当整个报告到一段落的时候,佟少华也已经坐在椅子上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了,不但屁股坐得又酸又疼,脑子里也塞满了一堆进货、出货、盘点等等他从来也没接触过的资料。

    「辛苦你了,王经理。」西泽尔率先站起,颔首说道。「晚上我会议司机来取前几年的报告和资料,可以让少爷更快进入状况,得麻烦你事先准备一下。」

    「是。」

    什么!?还要看前几年的资料!?佟少华在心中哀鸣,但却无法出声发作,只能默默起身,俊脸却不得不挤出客套的笑容。「王经理,谢谢你,以后还要请您多指教、多帮忙。」

    「佟少爷别这么说,您要是哪儿需要我,只要一句话就成了。」王经理笑着回答,至少对佟少华留下了不错的第一印象。

    佟少华踩着从容的脚步离开德行洋行,一上车之后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椅子上。

    「老刘,接下来到南京路的华青洋行。」西泽尔坐走后,对前座的司机吩咐道。

    「是。」老刘应了一声,随即发动车子离去。

    「不会吧?我们还要去其它的地方?」佟少华唉叫一声。光是走一家洋行,自己就听得头昏脑胀的,没想到居然还有下一家!

    「少爷,老爷在上海一共有五家半洋行,其中半家是和日本人合资开设的。」西泽尔绿色的眼珠子一转,俊脸面无表情地停在佟少华哀怨的脸上淡淡说道。「话说回来,您该不会以为自己每半年收到的五千英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吧?」

    「好,我知道我这个少爷是废物,老爷才是你的神!那也没必要一天就要拜访完吧!」佟少华心不甘情不愿地开口。「至少可以一天拜访一家,要不然就是先熟悉一家再去一家,这样也不错。」

    「开车的不是少爷,准备帐本做演示文稿的也不是少爷,将每一家洋行的背景做口头报告的更不是少爷,您唯一需要做的就只是坐在那里喝茶、憋住呵欠、假装听得清楚明白,这种简单的事情连港口随便抓个小兔崽子都做得到,难道对少爷来说却是超出能耐吗?」西泽尔淡淡的嘲笑。「虽然很遗憾,但看来我得通知老爷一声,老爷确实太高估少爷了。」

    「西泽尔,你究竟是天生讨人厌,还是特别针对我佟少华这个人?」佟少华双手环胸,终于忍不住疑问道,如果因为西泽尔的每句话生气,那自己总有一天会吐血而亡,倒不如偶尔当个傻子假装没听懂算了。

    「那么少爷您究竟是小孩耍赖,还是真是癞狗扶不上墙?」西泽尔不答反问。

    「呃……少爷,佟管家,我们已经到了。」前座的老刘早已经停下车,感觉到后面的气氛已经十分紧绷,有些胆战心惊地开口。

    西泽尔不语,绿色眼瞳挑衅地看着佟少华,等待他的响应。

    「……」半晌后,佟少华主动放弃和西泽尔互相瞪视、相对雨无话的场面,一耸肩无奈地问道:「好啦!算我怕了你,华青洋行的负责人是谁?」

    「黄青。」

    佟少华颔首,在老刘为他打开车门的同时,脸上再次换上了爽朗的微笑,迎上站在洋行前等候自己的男子。

    唉!佟少华在心中叹息,若是让瑞那群死党看见现在的自己,一定会觉得他很没用,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么容易屈服于西泽尔很丢脸,但,在心里又有一种声音在告诉自己,千万别让这个半洋鬼子、还有远在杭州的老头看不起!

    带着这样的信念,佟少华勉勉强强重新振作起精神,踩着自信的脚步迎向对方。「你好,我是佟少华,请多多指教。」

    不过就是代替老头管理几间洋行嘛!哼!可别小看他佟少华!

    虽然在心中发下了豪语,但当佟少华终于踏出第四家洋行、坐回车内时,整个人已经累得快要睁不开眼睛了。

    「西泽尔……就算你再怎么嘲笑我也无所谓了,我真的不行了!」佟少华主动求饶。脑袋瓜已经塞满了各式各样的资料、帐本……种种让人头昏眼花的数据,要是再让他记任何东西,脑袋说不定真要爆炸了!

    「再去最后一个地方,今天就算结束了。」西泽尔以哄小孩的语气赞赏道。「只要有心,少爷还是可以做得非常好。」

    「嘿嘿,你这是在赞美我对吧?」佟少华疑问,听起来是赞美,但感觉上就像是随便拍拍小孩的头、给他一颗糖那样的敷衍,但自己也将就着接受吧!

    「只有小孩才需要旁人无时无刻的赞美,少爷您还是小孩吗?」西泽尔的温和瞬间立刻转成嘲讽。

    「算了,就当我没说过。」佟少华停了一声,赌气地看向窗外。

    ※ ※ ※ ※

    在西泽尔的陪伴下,佟少华努力振作精神踏入位于天津路上的第五间洋行,正当他坐在办公桌前听着例行演示文稿时,一名穿著素雅旗袍、看样子像是洋行职员的年轻女子走入办公厅,弯身在西泽尔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由于两人相隔了好一段距离,所以佟少华只看到西泽尔朝自己瞥了一眼,跟着就起身和那名女子离去。

    呿!这家伙果然没把自己当主子,连请示一声都没有就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满心好奇的佟少华不悦地想着。

    「佟少爷?是不是有哪里不对?」洋行经理见佟少华紧紧蹙起两道眉,有些不安地开口。

    「没什么。」佟少华挥挥手,示意对方继续。

    就在此时,西泽尔去而复返,大步走到佟少华的面前,弯身恭敬道:「少爷抱歉打断你们的时间,有一通您的电话。」

    「我的电话?」佟少华疑惑挑眉。谁会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

    「是老爷。」西泽尔回答。「从杭州打来的电话。」

    「老……」佟少华一张俊脸「唰唰」的染上慌乱。老头……那个让自己诞生在这个世界,却莫名把自己扔到英国整整十一年;写家书像批公文、却又突然把自己召回上海,把一切洋行交给他的老头打电话来了?

    「佟少爷,既然是佟老爷的电话,您就快点去吧!」洋行的经理误解了佟少华的迟疑,以为他是因为担心失礼所以迟迟不动。

    「少爷?」西泽尔倾身,在佟少华耳边说道。「老爷人还在杭州,这不过是一通电话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谁……谁说我……」佟少华实时想起还有第三者的存在,连忙将「害怕」两字吞回,一张俊脸微微通红,轻咳几声站起来对洋行经理说道。「不好意思,得麻烦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接着,佟少华就跟在西泽尔后面,从经理办公室转到了一间小房间,里面的桃木桌上放置了一具黑色的电话。

    佟少华瞪大眼望着搁在桌上的黑色话筒,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连紧握成

    拳的掌心,似乎都能感觉到湿意。

    「少爷,我在外面等着。」西泽尔似乎能明白他的紧张,体贴地为他关上房门,保留隐私权。

    佟少华颔首表示感谢,深吸一大口气后坐下,这才拿起桌上的话筒。

    「喂?」佟少华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此刻简直此十五岁初次发生性关系的时候还要紧张!呿!真差劲的比喻!连他都忍不住在内心嘲笑自己,不过是和十一年没见面的老头说话,没什么好怕的!

    「少华?」电话的那一端,传来了低沉、充满男性魅力的声音。

    真的是父亲--佟宣怀的声音!虽然话筒那一端的人只说了「少华」两个字,但佟少华依旧瞬间辨认出对方的声音,即使他们父子整整十一年没有见过面、即使父亲的影像在记忆中开始变得模糊了,但自己还是认得出来,而且无法控制地觉得眼眶有点热……

    「是,我是少华。」佟少华强自镇定,不敢让声音泄漏出任何情绪的波动,就怕父亲听出他声音中的哽咽。

    「回上海还习惯吗?」另一端的佟宣怀关怀问道。

    「这里变了很多,但还可以。」佟少华紧握话筒,像是回答老师问题的学生一样毕恭毕敬,虽然是很公式化的问候,但毕竟是来自父亲的问候啊!

    「我暂时还无法离开杭州。」佟宣怀像是放心了,继续吩咐道。「在上海除了西泽尔以外,别相信任何人。」

    嗄?佟少华一呆,不应该是父子之间久别重逢的温情对话吗?为什么才第二句就将话题转到西泽尔那家伙身上去了?

    「那个家伙……」

    「少华,我这里还有事情要办,没时间多说了,刚才我说的你都听清楚了吗?」佟少华正想开口抱怨西泽尔,却被佟宣怀打断。「记住,你是我佟宣怀的儿子,别丢我的脸。」

    不给佟少华任何反应的时间,另外一端已经将话筒挂上了。

    「嘟--嘟--嘟--」佟少华听着话筒里的嘟嘟声,一时片刻还无法相信对方就这样把电话挂断了!

    在上海除了西泽尔以外,别相信任何人!

    记住,你是我佟宣怀的儿子,别丢我的脸!

    佟宣怀刚才说过的话像是留声机一样,一次又一次地在脑海里播放,也让佟少华的情绪从错愕、不可置信,慢慢转变成羞愤、气恼,最后全部汇集成熊熊燃烧的愤怒火焰!

    「可恶!气死我了!」佟少华像是看怪物似地瞪视着桌上的电话,甚至冲动地抓住桌脚,整张掀起--

    「砰」的一声巨响,惊动了等在门外的西泽尔,他开门进入,平静的俊脸上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了!?」洋行的经理和职员们同样闻声而来,试图探头想弄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只是少爷不小心把桌子弄倒了。」西泽尔丝毫没有迟疑地将闲杂人等驱离,转身关上了房门同时落了锁,双手环胸,一双绿瞳紧锁着佟少华问道。「是这张桌子长得不合少爷的意,还是您有什么其它的问题?」

    「走开!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你!」佟少华恶狠狠地开口,满肚子的怒火无处宣泄,一看到西泽尔心里更火了。

    「少爷,耍小孩子脾气的事情在家里做就算了,但您选择在此时此刻发作,是存心让外人看笑话吗?」西泽尔不忘提醒。

    「那又怎么样?反正我知道你和臭老头都看不起我!」佟少华怒气冲冲地喝叱。「对,老头欣赏你,很了不起对吧!真不知道你是他儿子、还是我是他儿子?既然嫌弃我,觉得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干么要叫我回来?」

    佟少华一股脑儿地抱怨,刚才那通电话让自己都怀疑起,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父子,毕竟长达十一年没有说过话的「血亲」,谈话的内容却只是「要相信西泽尔」、「别丢我的脸」之类与自身完全无关,却让人气得快吐血的话。

    西泽尔眉一挑,冷冷地说道:「少爷,撒娇也要适可而止。」

    「什么!?」佟少爷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在自己气得整个人快爆炸的时候,居然被对方解读为在撒娇!?「你是瞎了还是蠢了?没看见我气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吗?这是撒娇吗?」

    「那么,我可以请问老爷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西泽尔不理会佟少华的说词,直接询问。

    「哼!说得不多,但就是提到你。」佟少华充满酸意的开口。「他说在上海除了西泽尔以外,谁都不可以相信。」

    「还有呢?」

    「他说我是他佟宣怀的儿子,不可以丢他的脸。」佟少华逐字逐句地重复。「没有其它了,老头就只交代了这两句话。」

    「……」西泽尔沉思片刻,缓步走到佟少华的面前,绿瞳微瞇,仔细求证道:「让我弄清楚一件事,老爷只说了这两句话,就让少爷激动得掀桌子?而您想说服我这不是在撒娇?」

    「当……当然不是!我刚才不是说了,我是生气,生气两个字很难懂吗?」佟少华被西泽尔的绿瞳一望,顿时面红耳赤。自己是因为被老头羞辱,有点恼羞成怒,绝对和撒娇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