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少爷别闹了 > 第五章
    西泽尔的出现,让包厢内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白老板,秦爷,各位晚安。」西泽尔依然一身黑衣白裤,以管家的装扮出现,他有礼貌地向包厢内的人点头致意,最后才将目光转向坐在沙发椅上的佟少华,以恭敬有礼的语气说道。「少爷,今晚的路况不太顺利,所以和您约定的时间晚了十分钟,非常抱歉,下次我一定会提早出门的。」

    「嗄?」佟少华错愕地眨眨眼,但很快地听懂这是西泽尔为自己找的台阶,他轻咳一声掩饰心中的喜悦,说道。「算了,我不会介意这种小事。」

    以完美管家的姿态出现、适时地解救主子,同时还保住了自己的面子。嗯,西泽尔这家伙虽然讨人厌,但脑筋还是满灵光的嘛!

    「白雪小姐,我看今天晚上就到此为止,过几天……」佟少华转头向白雪道别,正打算起身时,却发现包厢内原本指着秦羽扬的保镖们手上的枪,十分一致地同时转向,对准了自己--

    「少华,在我没有点头以前,谁也不能离开这里。」白雪跷起修长的腿,艳丽的脸上盈满了势在必得的决心。「佟管家,既然你来了,不如一起留下来,今天晚上我请客,大家一起喝一杯吧!」

    「白雪小姐,妳不必这个样子吧?」佟少华俊脸垮下,不敢相信世上有这么霸道的女人。

    虽然被三把枪抵着,但佟少华为了脱身,依旧起身站到西泽尔的身边,以只有对方能听见的声音低语求助。「这个女人说什么对我一见钟情,现在不放我走,要怎么办?」

    西泽尔淡淡的挑高一道眉,明显的不予置评。

    「喂!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我什么也没做,但这个女人就是认定了我,快点想办法啊!」西泽尔质疑的目光让佟少华俊脸一红,但明白此刻不是计较西泽尔侮辱人的眼神的时候,再次开口央求。

    「以佟少爷的聪明才智,怎么会开口要求我这个只能听从主人命令的下人想办法呢?」西泽尔平静的开口。「我只是个管家,一切只会听从主人的命令,不敢擅自作主。」

    「你!」佟少华一双猫眼瞪圆。好家伙!要报仇也不要挑他被抢抵着的时候吧!「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

    「那么……」西泽尔绿眸瞇起一顿,语气客气的提醒。「若是我帮了少爷这一次,连同胖杰克那份,少爷忽已经欠了我两份人情,请少爷日后别忘记这一点。」

    「你这家伙想乘机威胁?」佟少华低咒出声。

    「选择权在您的手上,少爷,您是想继续留在这里享受温柔女人香,还是愿意暂时放下孩子气的自尊、接受我这个下人的救援呢?」西泽尔薄唇扯出微笑,一副任君选择的宽大。

    佟少华死瞪着西泽尔,有种想用双手掐死他的冲动。

    始终注视着佟少华的西泽尔,自然将他愤怒的表情尽收眼底,嘴角勾起笑无所谓地开口:「既然白老板坚持,我就不打扰--」

    「西泽尔!」佟少华用力拉住西泽尔的手,黑瞳喷着火,嘴角却硬挤出笑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对西泽尔说。「好,两份人情就两份人情!快、把、我、弄、出、去!」

    西泽尔的绿瞳闪过一丝戏谑,微笑着轻声道:「遵命,少爷。」

    不知道为什么,在得到西泽尔的保证后,佟少华的心中松了一口气,虽然说他们人还站在包厢里,身后依旧有枪抵着,但先前那种「今晚或许无法活着离开」的焦虑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了。

    「白老板,先和您说一声抱歉,我们家少爷今晚真的不能久留,」西泽尔踏前一步,再一次对白雪温和地开口。

    「喔?有什么事情比留在我金色龙门更重要?」白雪挑高一道眉,似笑非笑地问道。

    「说来真不巧,我家少爷在来这里之前已经约了杜爷到佟府一聚。」西泽尔依然以不疾不缓的语调解释着,同时举手看着手表道。「算算时间,现在杜爷已经快到佟府了,若是此刻少爷不赶回去就来不及了。」

    「杜爷」这两个字从西泽尔两片薄唇吐出后,佟少华是一头雾水,但白雪和秦羽扬的脸色都明显一变。

    「若是杜爷等得不耐烦,亲自走一趟金色龙门,这恐怕不好吧?」西泽尔语调平和地开口。「所以请白老板见谅,我家少爷不是不想留,而是真的不能留。」

    佟少华虽然不知道西泽尔口中的「杜爷」是谁,但很明显的这个名字充满了震撼力,所以他立刻把握机会轻咳了几声,说道:「嗯,佟管家说得没错,我可不敢让那位杜爷等太久,现在就告辞了!」

    「少华,等一等!」

    佟少华才踏前一步,白雪随即出声喊道。

    不会吧!佟少华心中叫苦,但依旧勉强转过身,挤出笑容问道:「白雪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少华,那我们来个约定,明天你也要来金色龙门找我喔!」白雪换上最初的娇媚笑容,缓步走到佟少华的面前,纤纤玉手再次抚上他的胸前,温柔说道:「明天晚上我会在这里等你的。」

    「呃……好,明天见……明天见。」佟少华觉得自己的背上都冒出冷汗了,但此刻只求能快一点脱身,只能随口答应。

    「少华,就这么说走了,不见不散。」白雪噘起嘴,硬是拉下佟少华的头,在他的脸颊上卸下一个响吻。

    「不见不散……」佟少华连惊艳的感觉都来不及体会,就先意识到秦羽扬两道锐利的目光像是刀子一样射了过来,他不敢多看白雪一眼,只能转身迅速离去。

    「各位再见。」西泽尔弯身对包厢里的人道别。

    「佟管家,我不会放弃的。」白雪对西泽尔露出了势在必得的娇笑。「你应该知道我的决心,记得告诉那个人,如果他再不回来,我可不保证自己不会对他的宝贝少爷出手喔!」

    「晚安了,白老板。」西泽尔噙着淡淡笑容,对白雪有礼地微微颔首,踩着怡然自得的脚步离开了。

    「喂喂!西泽尔,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叫白雪的女人,还有那个持枪的秦羽扬,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才踏出金色龙门俱乐部,佟少华就迫不及待地询问身后的西泽尔。

    关于年轻俊美这一点自信佟少华还有,但他也同样明白自己绝对没有到让人「一见钟情」、甚至强要留下人的地步,所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玄机奥秘在里面,而西泽尔却是掌握了所有秘密的人!

    「是少爷您自己选择今晚到金色龙门的,怎么现在反倒问我是怎么一回事了?」一直走到停车场,西泽尔先为佟少华开了车门,这才困惑的挑眉,扮演全然无辜的角色。

    「喂!管家,你这是和少爷说话的态度吗?」佟少华不悦地开口,停下脚步双手环胸,摆出了反正已经离开金色龙门,就不再接受威胁的傲慢姿态。「你要是不把话说清楚,我才不要回去!」

    「少爷,有件事我得提醒您……」

    西泽尔踏前一步欲言又止,同时还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佟少华,后者被他那一双翠绿色、若有所思的眼睛看得浑身不自在,却又不愿示弱,只能努力瞪大一双眼和西泽尔较劲。

    「什……什么事啦?快说!」佟少华不耐烦地催促,实在不习惯和一个「男人」对视,尤其又是拥有一双翠绿、完全看不穿情绪的眼睛。

    「刚才为了救少爷脱困,我说谎了。」西泽尔简单说道。

    「说谎?你是说专程来金色龙门接我这件事?」佟少华挑眉,不以为意地挥手回答。「我当然知道你说谎,你这人虽然怪了点,但是临场反应还是不错。」

    西泽尔不语,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啊?你说的不是这件事?」佟少华一愣,转念一想说道。「喔!难道你指的是什么杜爷那件事吗?」

    「是。」

    「那又怎么样,我是无所谓啦!毕竟那个杜爷是谁我听都没听过,怎么可能和他约在佟府,不过这家伙听起来似乎很厉害,白雪和那个秦羽扬光是听到杜爷两个字,脸色都变了,嗯……听起来就是个狠角色!」佟少华无所谓的耸肩,却不明白西泽尔为何一再提起这种琐碎小事。「哈!不过你倒是厉害,把他们唬得一愣一愣的!」

    「我是在来这里的路上偶然遇见杜爷,这才临时想到以他的名义让少爷脱身的。」西泽尔说到这,突然指着不远处说道。「那就是杜爷的车子。」

    佟少华顺着对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台深蓝色皮蓬车缓缓驶入了停车场,他正打算睁大眼看得更仔细的时候,却听到身后的西泽尔以略微遗憾的语气说道:「杜爷此刻应该已经在金色龙门里面了,也就是说刚才我为少爷扯的谎言很快就要被拆穿了。」

    「什么!?」佟少华一惊,这才想起事情的严重性。要是白雪和那个秦羽扬不甘心受骗、冲出来逮人,那该怎么办?「快!我们回去吧!」

    「刚才少爷不是命令我将白雪和奉爷的身分解释清楚,不然不愿意上车回家吗?」西泽尔有些为难地开口。「关于那两个人的事情,也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的,但既然这是少爷的命令,我还是得服从,我先从白老板开始介绍好了,她是上海--」

    「西泽尔!」佟少华低吼。这个人全身上下、连细胞都充满了「恶劣」。

    「是,少爷有什么吩咐?」西泽尔微微倾身,做出聆听吩咐的姿势,翠绿色眼瞳却漾着淡淡的戏谑。

    「你种种恶劣的行为,本少爷总有一天会全部讨回来的!」即使此刻有求于人,但佟少华依旧握紧拳头警告。「你最好牢牢记住这一点!」

    「是,我会牢牢记住的。」西泽尔微笑,以专业而公式化的方式为佟少华拉开了车门。「请少爷上车。」

    「哼。」佟少华最后再给西泽尔一记瞪视,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上了车。

    「老刘,麻烦你了。」关上后座车门后,西泽尔走到驾驶座旁说道。「现在南京路上车多,你跟在我后头走。」

    「是,佟管家。」老刘点头。

    隔着车窗,佟少华看着西泽尔也坐上了另外一台皮蓬车,跟着以指挥者的姿态走在前面开路,不禁冷啐一声,只觉得一股郁闷之气自胸口升起,让他整个人不舒服到了极点……

    ※ ※ ※ ※

    回到佟府已经是深夜,佟少华回房冲了热水澡,原本想直接上床睡觉的,但憋了满肚子的疑问实在是难以入眠,再加上只要一想到西泽尔那种「什么都明白却什么都不说」的嚣张模样,更是一肚子火!

    「啧!既然本少爷睡不着,也绝不让你这臭家伙好过!」佟少华转头看了一眼时钟,刚好是清晨两点半,这栋宅子里的人应该都睡了吧!

    他随意披上一件睡袍,推开房门直接走到二楼的最末端--在西泽尔的房间门口停下了脚步。

    「叩叩叩叩叩」一连五声,明显地表现出一定要对方开门的气势。

    「咿呀」的一声,木门出乎意料之外地在五秒后就打开了,而让佟少华失望的是,西泽尔非但没有一脸睡眼惺松,身上甚至还穿著管家的白衬衫,只不过他已经松开了领结、解开了几颗扣子,平常以发油梳得整齐的黑发也显得有些凌乱,甚至有一撮发还顽皮地垂到了饱满的前额。

    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小心盯着对方看太久。佟少华干咳几声,双手环胸、一对猫眼闪着挑衅地说道:「我睡不着。」

    「不知道少爷你是需要牛奶助眠,还是想找个女人爽一下?」西泽尔挑高一道眉疑问。「不管是何者我都可以安排。」

    「你这家伙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佟少华俊脸闪过一丝恼怒,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怀疑对方是不是在说大话。「半夜里你去哪里找女--哇!我干么降低程度配合你这种下流的话题!」

    「这不是最适合少爷程度的话题吗?」西泽尔撇嘴,扯出讽刺的笑。

    牛奶和女人?意思就是他除了像孩子之外,也像浪荡子就对了!哼!

    「我有话要问你。」佟少华在心中告诉自己要冷静,所谓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尤其自己现在处于亟需要西泽尔解释许多事情的状况下,任何出自他口中的恶劣话就当是放屁一样就好了。

    西泽尔无所谓的耸肩,同时侧身让佟少华进入。

    房间虽然宽大、但却看得出主人是一个简单朴实的人,这是佟少华踏入西泽尔房间后的第一个感觉;宽敞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和一个衣橱,然后房间剩余的空间几乎都堆满了书。

    佟少华走到书桌前,发现桌上还点着十台灯、摊着一本原文书,右上角的烟灰缸还躺着一支抽了一半的烟。

    「嗯,看不出来你这么喜欢看书?」佟少华顺手拿起那根烟,抽了一口后皱眉放下,咋舌道。「哇!这是什么烟?味清这么浓、这么呛?」

    「这是美国和上海合作设厂生产的烟,暂时取名为新华烟,打算下个月要在上海由本洋行正式推出,烟草是云南货,卷祇是法国纸,其它的包装则是由美国负责。」

    佟少华一愣,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是想到西泽尔会说出这么一大串详细的解释。

    「你知道得还买多。」佟少华有些钦佩。

    西泽尔走向佟少华,直接将于从佟少华手中抽出,将烟灰弄熄后问道:「好了,佟少爷,有什么是我可以效劳的你就快点说吧!除了应付任性的少爷之外,我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得处理。」

    「真不好意思啊,佟管家,我这个任性的少爷给你添麻烦了。」佟少华皮笑肉不笑地响应。忍耐……忍耐。「如果你能一次把本少爷想知道的事情说完,我的意思是完完整整的回答,而不是之前那种故作神秘、像废话一样的回答,如果你能一次满足我的问题,我相信我们日后见面的机会会少很多,当然也不会占用到佟管家你宝贵的私人时间。」

    「喔,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提议。」西泽尔坐到床上,同时对着桌前的椅子做出请坐的姿势。「我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

    虽然讶异西泽尔的配合态度,但佟少华也立刻把握住机会,他坐到椅子上,扔出第一个问题。「就从今晚开始吧!金色龙门并不是普通的俱乐部吧!里面的白雪、还有那个拿枪出现的秦羽扬他们究竟是谁?」

    「金色龙门是目前上海最有名的俱乐部,有名的原因除了它设备新、花样新之外,幕后的老板也占了很大的原因。」西泽尔开始解释。「目前上海最强大的一股华人势力,是青帮,白老板是青帮里面通字辈一位陈爷的干女儿,所以她的处事作风自然有点江湖味。」

    见佟少华听得十分认真,西泽尔继续说道:「青帮不仅人多,派别也多,秦羽扬就是青帮下游帮派中十分出色的人物。」

    「原来如此。」佟少华点点头。那个青帮应该就是类似黑道的组织吧!所以才会动不动就掏枪出来。

    「金色龙门之所以强势,在于它的后台,不单有华人的势力,同时也包含了洋人的势力。」西泽尔借机将上海目前的势力分析了一遍。「英、美、法、日,这几个国家是瓜分上海租界地最大的四大势力,金色龙门在地域上是属于法国租界地,而他的幕后股东之一,就是在华人界享有特殊地位、同时与法国官方关系良好的杜月笙,这间俱乐部当初就是杜月笙说服法国人拿钱出来开的。」

    「杜月笙……」佟少华努力在脑海中搜寻这个人的名字,却完全不知道是谁。「耶!这人难道就是你今天晚上提到的杜爷?」

    「没错。」西泽尔点头,以一种「你并不是太笨」的目光看着佟少华。「四国共享的上海租界地这块大饼,而华人界也有几个出名的人物;像黄金荣、张啸林,还有杜月笙,这三个人被统称为上海三大亨,而杜月笙杜爷,不但在青帮具有龙头的地位,他的交际手腕也最高,人脉几乎渗透到上海的每一种阶级,整个上海目前还没人敢不买他的帐。」

    佟少华点头,这才弄懂当西泽尔提到「杜爷」时,白雪和秦羽扬脸色一变的原因了。

    「那白雪今天晚上……为什么这么针对我?」佟少华听到这里,立刻觉得不对劲,一个充满黑道气息的女人努力缠上自己,一定有什么奇怪的理由。

    「不就是白老板对少爷一见钟情吗……记得这是你亲口告诉我的不是吗?」西泽尔半揶揄的开口。

    「哈!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佟少华干笑几声,不让西泽尔有机会将话题转移。「那个女人一定另有盘算。」

    「白老板确实对某人一见钟情,而且这件事全上海的人几乎都知道。」西泽尔淡笑着开口。「虽然那个人不予理会,但白老板却早已立定目标,扬言这一生只愿意成为他的女人。」

    「哇!这么厉害!」佟少华啧啧称奇,但或许是见识过白雪的强势,他一点也不感到羡慕,反倒有着浓厚的同情。「那个人是谁?」

    「你认识的。」

    「我认识的人?」佟少华困惑地睁大眼,自己才回上海一天,连半个人都不认识啊!想了半天突然一顿,瞪着西泽尔说道。「喂!那个白老板看上的该不会是你吧,西泽尔?」

    「不是我。」西泽尔果断地摇头,直接公布答案。「白老板执意要嫁的,是你的父亲--佟宣怀。」

    佟少华瞠目结舌,嘴巴像是被塞入一颗蛋似的大张着。

    「老……她看上的是老头……?」好半晌,佟少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老爷今年不过四十二岁,用老头这种称呼实在太失礼了。」西泽尔蹙眉批评。「事情约略就是这个样子,一年前金色龙门开幕时,老爷去了一趟,不知道为什么,白老板就这样认定了老爷,虽然老爷从头到尾都没有对白老板许下承诺,但白老板则是抱持着非君不嫁态度,另一方面,秦羽扬对白老板也是死心塌地,所以这件三角恋情闹了好一阵子,几乎是全上海每个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哇!今晚我还差一点吻了那个女人!」佟少华突然想到,摀住自己的嘴不住惨叫。光想到自己差点吻了一个只想嫁给老头的女人,头皮就一阵发麻,真是太恐怖了!

    「白老板是一位相当坚持的女人,她甚至曾经公然宣称,如果得不到老子、要儿子地无妨。所以,为了少爷您的安全,就请你尽量不要到金色龙门去比较妥当。」西泽尔淡淡的作结语。「今晚救得了你一次,可不保证下次来得及。」

    「喂喂!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说!」佟少华怒瞪西泽尔。「你是存心想害死我!」

    「少爷。」西泽尔起身,绿瞳闪过一丝同情回答道。「我确实想给少爷警告,还记得我说了什么吗?」

    少爷,上海你还不熟悉,还是别到处乱闯比较好。

    「那个……」佟少华无法回答。毕竟这句话当时怎么听,都像是在讽刺他是个小鬼,如果没人带领会迷路似的嘲笑话语。

    「您又是怎么回答的,还记得吗?」西泽尔瞇起翠绿色的眼瞳,微笑着续问。

    少啰唆,我又不是孩子,不过就是到上海随便逛逛,有什么好怕的!

    佟少华再次窘迫地胀红了脸。

    「我不但事先提醒了少爷,最后还亲自将您接了回来,这虽然是管家应尽的本分,但却只得到少爷您的指责和怒意,未免太让人伤心了。」西泽尔故意叹气。

    「别说得这么好听,你不也是要我记住我欠了你两份人情?」佟少华不甘示弱地抗议。「一般的管家会这样威胁主人吗?」

    西泽尔不语,只是以一种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着他。

    「瞄!不过我可不是背信忘义的小人,虽然你这人一点也不像管家,态度傲慢行为恶劣,但欠了人情就是欠了人情,本少爷一定会偿还的。」佟少华拍胸脯保证。「快点说你要我怎么还你人情!要加薪、还是放大假?不管哪一种,本少爷一定会允许的!」

    欠了人情,尤其是欠这种阴阳怪气、恶劣可恶的家伙人情,就一定得快点还才行,要不然他有预感这家伙一定不会经易放过自己的!

    「很抱歉,我一时之间还想不到。」西泽尔微笑。「只好麻烦少爷暂时积欠着,只要我一想到,一定会立刻通知少爷的。」

    哄!真不干脆的家伙!佟少华内心低咒一声,但依旧勉强挤出微笑说道:「喏!我们先说好,期限只有三个月,过期了就不能追讨了,公平吧?」

    「是,少爷。」西泽尔颔首。「不知少爷还有什么事情想问?」

    「是还有一些事,不过明天再说吧!」佟少华打了一个呵欠,虽然还有一堆有关上海的事情想问,但不急,明天再问应该还来得及。「打扰你了,我回房去了,你也早点睡吧!」

    看在西泽尔认真回答了一些问题的分上,佟少华已经没有刚踏入房间时的气恼,反倒对自己打扰了对方的睡眠时间感到不好意思。

    「是,少爷晚安。」西泽尔主动开门,目送佟少华离去。

    「晚安。」

    佟少华回返上海的第一个夜晚,就这样平静地划下了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