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少爷别闹了 > 第四章
    夜晚的上海与香港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晚餐过后,佟少华暂时将与西泽尔的不愉快拋在脑后,以「想看看上海这些年变了多少」为名义,找了老刘当司机,打算好好见识一下上海。

    「对了,老……我爹平常都去些什么地方?」硬生生将「老头」这个字眼吞回,佟少华改以不经意的口气提起。

    「少爷,关于老爷的事情,您应该多问佟管家,他才是最清楚的人。」驾车的同时,老刘抽空回答佟少华的问题。「毕竟我只是老爷的司机,不像佟管家他啊,不管老爷到哪,他就跟到哪里,谈生意、交际应酬的时候都带着他呢!」

    哇!又是西泽尔,那个目前在佟家自己完全不想说话的家伙!

    「喔,老爷和佟管家很亲近吗?」心里不舒服的原因当然就是因为介意,佟少华按着打探更多的消息。

    「是,任何人都看得出老爷对佟管家的欣赏,当年老爷带回佟管家时,他只是个瘦干巴、十来岁的野孩子,对任何人都有强烈的敌意和反抗心,后来老爷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开导他,半年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单对老爷死心塌地,同时认真学习,等他满二十岁那年,老爷就让他当佟府的管家了。」想起过往回忆,老刘语气中充满了怀念。「他初当管家时,说实在的,大伙儿都有点反对,再怎么说,他也是半个洋人,要被他管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

    「后来呢?后来呢?」佟少华被挑起了兴趣。原来过去也有人和自己一样,怎么样都看西泽尔不顺眼啊!太有趣了!

    「佟管家不管是于公于私,都让咱们心服口服,还能怎么反对呢?」老刘笑着叹气。

    在佟府为仆最大的不同,就是能享受一项十分特别的待遇,就是可以读书识字,据说这是由于佟老爷年幼家贫,在家乡一户富贵人家帮佣时,因为受到主人赏识,特别让他和自己的子女一起学习,因此等佟老爷自己有了成就以后,他照例也允许佟府的仆役学习,还会特地聘请了一些老师来宅邸讲课。

    佟府的仆役群中,资质最好的就是西泽尔,同样是接受读书写字,算术、经商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但学习成果都远远不及西泽尔,也因此得到佟老爷特别的赏识与信赖。

    除此之外,西泽尔对其他的仆役始终维持着有礼貌、和善的态度,就算后来升格为管家后这一点也没有改变,不会对其他人有过度要求、不会对仆役有差别待遇,同时赏罚分明,当然很快就赢得所有仆役的尊敬了。

    「不会吧!你们这么快就接受那家伙了?」佟少华感到有些无趣。原本自己还期待听到什么有趣的对决和抗战呢!

    那家伙!?老刘一愣,跟着才明白少爷指的是佟管家,于是陪笑说道:「佟管家只是表面上冷漠,但真的是一个好人,少爷你总有一天会和老爷一样,欣赏他、信任他的。」

    「以后再说吧!」虽然与西泽尔不对盘,但自己也没打算让其它人知道,还是改个话题好了。「那,今晚你就先带我到城中心,随便找一间热闹的俱乐部让我逛逛就行了。」

    「是,少爷。」老刘点点头,就不再和佟少华说话了。

    上海迷人的夜生活以「大世界」为中心,成网状向外扩散,形成了一个集奢华娱乐到极致的享乐中心。

    不一会儿,黑色皮蓬车在一间名为「金色龙门」的俱乐部前面停下,老刘自驾驶座转头说道:「这是老爷最喜欢的俱乐部之一,每次谈完一笔生意、或是心情好的时候都会来这里听听音乐,喝点小酒放松心情。」

    「我知道了。」佟少华颔首,隔着车窗抬头,看着门外镶满五彩霓虹灯的招牌,还有穿著华丽的男男女女,比香港的夜晚看起来还要热闹繁华,心中立刻升起了想进入一窥究竟的念头。

    「少爷您慢走。」老刘下车为佟少华开门,为他递上帽子的同时,弯身行礼、体谅地提醒道。「这间俱乐部的停车场在左边那头,我会在那里等候少爷,请不用担心。」

    「谢谢你了,老刘。」佟少华道谢,将手上的黑色帽子戴上,嘴角噙着期待的笑痕,踩着优雅的脚步往金色龙门的大门前进……

    刚进门,穿著高椒旗袍的美丽年轻女子款款向前,主动对佟少华绽开艳丽的微笑,轻声说道:「我叫白牡丹,您--就是佟少爷吧?」

    「妳认识我?」佟少华有些吃惊。

    「在上海谁不知道佟家的少爷从英国回来了呢!佟少爷回来的第一个晚上就选择光临金色龙门,实在是太让人高兴了。」白牡丹软弱无骨的手主动勾上佟少华的手臂,吐气如兰地在他耳边低语道。「不过我完全没想到,佟少爷您长得这么俊啊!光是这样看着您,就让我一颗心怦怦怦的都快要跳出来了!」

    「妳的嘴真甜。」佟少华勾起笑接受对方的客套,一双异眼也老实不客气打量对方的俏脸蛋、迷人身段,至于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身分这件事,反倒不是人在意。

    「讨厌,人家说的可是真心话!」白牡丹娇柔地作势轻搥佟少华的肩头,在说说笑笑之间,就领着佟少华往里面走去。

    佟少华任由白牡丹揽着腰前进,才走了几步,远远地就听到了轻快的爵士乐音,佟少华听出这是在英国目前几首热门的曲目,只是没想到在上海也能听见,或许,这就是上海租界地的特色之一吧。

    「佟少爷,这是特别为您保留的座位。」白牡丹领着佟少华来到舞池边、一间与其它桌子隔开的小包厢,位于乐团的左侧,不但可以欣赏乐团的精彩演出,同时可以将中央大舞池内跳舞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佟少爷,您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这就去找这里最美丽的小姐来接待您。」白牡丹微笑说道。

    「这里除了妳,还有其它更漂亮的小姐吗?」佟少华咧开嘴,挑情微笑,指尖轻轻滑过白牡丹嫩滑的手臂。

    「佟少爷,等一会儿你将见到全上海最漂亮的女人,我保证……您一定会喜欢的。」白牡丹俏皮地眨眨眼,意有所指地开口。

    「我会期待。」佟少华笑着接过白牡丹递上的酒杯,心情愉悦地轻啜了一口冰镇白酒,瞇着眼凝视着身材曼妙的白牡丹风姿绰约地走向正在演奏的乐队,弯身在指挥耳边说话,后者会意地颔首,白牡丹再次优雅地退下了。

    全上海最美丽的女人……光是听这种形容,就值得让人期待啊!佟少华心情愉快地期待着,或许,回到上海也会发生好事也说不一定哩!

    前一支舞曲结束以后,乐团的指挥突然动作一变,双手突然举高再放下、而他所带领的乐团也跟着曲风一变,从原本轻快的爵士乐,瞬间改成了一种慵懒、充满浪漫挑逗的歌曲旋律。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身穿全自旗袍的女子从右边慢慢走向乐团前面,最后停在指挥的旁边,取起乐团旁的麦克风,开始唱起歌来……

    夜色如梦……我难忘的人儿,今晚你在哪里?是否正在想着我?

    身穿白色旗袍的女歌手唱的是一首中文歌,低沉、略带感性的沙哑嗓音、将这首充满思慕情绪的歌诠释得十分特别,少了原本的幽怨,却多了分挑逗,像是以歌声在诱惑情人回到自己的身边似的。

    事实上,女歌手充满风情的歌声只是她的魅力之一,当纤细曼妙的白色身影一站在舞台上时,佟少华的目光就被她的美艳动人给吸住了;黑色鬈发以金色发簪盘起,几撮发丝垂落散在秀美洁白的颈项边,佣图型脸蛋上的五官充满感性的美丽;大眼、俏鼻、比盛开的玫瑰还要浓艳的两瓣红唇,当她轻启唇瓣唱歌的时候,确实拥有一种颠倒众生的魅力。

    这样的一位美女,任谁看了都无法移开眼,佟少华当然也不例外,虽然在俱乐部、舞池等地方时常看见美女,但真的很少看过这种让人看了会呼吸一窒、惊心动魄的大美人!

    一曲唱完,女歌手向众人行礼致意,美丽的眼瞳最后停在佟少华身上,绽放出浅浅的微笑,踩着女王般优雅的脚步往佟少华的面前走去。

    「佟少爷,欢迎来到金色龙门。」女歌手停在佟少华的面前,大方地伸出柔美。「我叫白雪。」

    「白雪小姐,你好。」佟少华接过对方的手,有礼貌地在手背上印下一个吻,同时开口赞美道。「妳的歌声很棒,让人听了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谢谢佟少爷的称赞。」白雪微笑。「不请我坐下吗?佟少爷?」

    「请。」佟少华作出邀请的手势。虽然说这个叫白雪的女歌手,绝对是自己有生以来见过最美丽的女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和之前见过的俱乐部女服务生、女歌手都不同,在她身上似乎有种让自己不敢随便调戏、逗弄的气势。

    另外还有一点,虽然说她方才像是特别为自己献唱一般,但不管是凝视、微笑的方式,都和先前的白牡丹或者其它对自己有好感的女人不同,像是早已经认识他、一直在等待牠的感觉。

    「第一杯酒,我先敬佟少爷,就当是为您回上海洗洗尘。」白雪主动倒了一杯酒,笑靥如花地干了第一杯。

    「谢谢。」佟少华也笑着陪她喝下一杯。

    「第二杯,我再敬佟少爷,感谢您回上海的第一个晚上就选择了金色龙门,让我们有面子极了。」白雪娇声说完,又喝了一杯。

    「好说。」佟少华也微笑接受了。

    「第三杯,我敬--」

    「等一等。」佟少华不让对方说完,直接打断了白雪的敬酒。就连笨蛋都看得出这个美丽的女人想灌他喝酒,以往自己不会在意这种「小事」,但自从昨天发生了因为喝醉,被西泽尔从香港押回上海这种耻辱后,他就不打算再重蹈覆辙了,要是再喝醉,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佟少爷?」白雪娇客一愣。

    「酒,我喜欢慢慢的喝。」佟少华微笑婉拒。「就像是好歌、美人一样,都得慢慢欣赏,才能欣赏其中奥妙。」

    「佟少爷不喝这第三杯,就是不给我面子了。」白雪依旧笑吟吟的,起身从对面坐到了佟少华的身边,媚眼如丝,语调软绵绵地开口道。「或许,这第三杯酒我们一起喝,嗯?」

    「不如妳先为我唱一首歌,我们再喝……」美人的央求着实让人难以抗拒,佟少华决定换一个方式。

    「佟少爷,你真这么不给我面子?」白雪笑容一敛,绝艳的小脸瞬间染上一层冰霜似的。

    原本以为对方会同意,却没想到立刻垮下脸。佟少华的心中也是吃了一惊,不会吧!从来没看过哪间俱乐部的小姐脾气这么大的!

    「白雪小姐,妳这种待客之道……太强势了吧!」佟少华微笑,试图想让气氛变得轻松一点。毕竟今天晚上自己只想放松心情,并不想惹事。

    「佟少爷你不知道吗?金色龙门是我的地盘,谁来这里都得听我的!」白雪绽开魅惑的笑,娇软的身躯朝佟少华更偎近几吋,雪白的手臂平贴在他的胸前点了点,轻声说道。「你的拒绝真让人伤心,不想喝也行,不过你得给我一个道歉的吻才行喔……」

    哗!没搞错吧!这么热情!?佟少华一愣,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反应居然是向自己索吻……不过无所谓,毕竟这个女人这么美,会拒绝的就是笨蛋了!噢喔!太好了,回来上海第一天就遇到这种好事。

    佟少华不置可否地扬起笑,微微倾身、主动迎接,打算好好品尝一下上海最美女人的两片香唇;玫瑰般艳红娇嫩的唇轻启,吐露出迷人香气,随着两片红唇越来越靠近,他还闻到了女人身上的馨香……

    「谁敢碰她就等着做我枪下的亡魂。」突然,冰冷的男音陡地传来,同时背后有种被奇怪硬物抵住的感觉。

    「是谁……」所有罗曼蒂克、挑逗的气氛全部都消失了,佟少华正想回头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时,头却被白雪的双臂用力抱住、同时朝她柔软的胸前按去--

    「哇--」莫名地被软玉馨香撞得头昏眼花,但佟少华却一点也没有飘飘然的快感,毕竟他能感觉到抵在自己背后的「家伙」变得更蓄势待发了!

    「小子!你死定了!」冰冷男音这次添加了戾气,同时传来「喀」的一声,类似子弹上膛的声音。

    「呸!秦羽扬,把你的枪移开,敢拿着枪来我的金色龙门耀武扬威!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去!」紧紧抱着佟少华不放的白雪,刚才温柔婉约的语调全部都消失了,瞬间换成了道上人物凶狠的说话语气。

    「喀」、「喀」、「喀」,佟少华跟着又听见了好几声子弹上膛的声音,他奋力从白雪的胸前探起头,惊愕万分地发现小包厢内不知何时出现了三、四个人,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枪!

    「秦爷!」

    「秦爷!」

    话声方歇,四、五个身穿白衣黑裤,看起来非善类的男人们也举枪冲进了小包厢,枪口对着佟少华和白雪一群人。

    不会吧!这里不是单纯的俱乐部吗?为什么大家都有枪?佟少华很紧张,毕竟每个人的枪都上了膛,要是一不小心就会死人啊!

    「呃……各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其实只是来喝酒、听听音乐的……」佟少华清清喉咙,强自镇定地自白雪怀中挣脱,同时迅速瞄了一眼四周状况,最先拿枪抵着自己的男人看起来就是个「狠角色」,穿著一身深蓝色中式长挂,方正的脸上面无表情,左颊上还有一道明显的刀疤。

    这个刀疤男拿枪抵着自己,而其它几个看起来像是服务生的人则是以枪对着刀疤男,嗯……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及早抽身才是!

    「少华,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白雪完全无视于场面的紧绷,再次换上娇滴滴的语气,身体更像是没有骨头似地再次想往佟少华的身上缠去。

    白雪嘴里才吐出「少华」两字,佟少华就能感觉到刀疤男脸上的刀疤似乎抖了一下,他心里更紧张了,深怕对方手指头一个用力,就将扳机扣下去了!

    「白雪小姐,今天我有点累了,改天……改天我再来捧场……」临阵脱逃虽非男子汉大丈夫所为,但说这句话的人一定配了很多把枪、或者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而自己在两者皆无的情况下,当然选择退场。

    「那可不行,我对你一见钟情,你得一直留在我身边。」白雪笑咪咪地凑过去,无视佟少华和秦羽扬两张越来越难看的脸。

    「一……一见钟情!?」佟少华一双黑色猫眼瞪大了,不是感到惊艳而是吓坏了!「感情这种事情……还是慢慢培养……会比较真实……也会比较持久……」

    此时此刻,话不能说得太过分,免得美丽的女士伤心,却又不能表现得太高兴,要不然刀疤老兄的子弹可就出膛了!佟少华内心有数,只能结结巴巴、言不及义地说话。

    「所以我才要你留下来,和我慢慢的培养感情啊……少华。」白雪双臂一张,像只花蝴蝶般再次扑入佟少华的怀中--

    佟少华基于绅士风度,即使再怎么不甘愿,却不能出手将白雪推开,只能硬着头皮看着她再次贴到自己的胸前,想当然,他也清楚听见了秦羽扬尖锐痛苦的抽气声!

    「白雪,妳一定要这么糟蹋自己吗?」秦羽扬紧绷压抑地开口。

    糟蹋!?佟少华不自觉地蹙眉,他佟少华好手好脚、人也长得不丑,家世清白……受到女人爱慕也不为过吧!说什么糟蹋?真是过分,不过看在对刀有枪,自己就默默吞下这个小小的侮辱好了。

    「你少管闲事,同样的话你究竟要我说几次,我金色龙门不欢迎你!快点给我滚!」白雪却是铁了心,不仅双臂紧紧缠绕在佟少华的颈项,还故意贴在他的耳边对秦羽扬挑衅说话。

    「臭婆娘,敢对我们秦爷无礼!」

    「臭女人!居然敢对秦爷这么说话!」

    站在秦羽扬后面的几个人按捺不住,直接将枪口对准了白雪咆哮。

    「退下,这里轮不到你们说话。」秦羽扬低喝,一记眼神就让身后的兄弟们安静了下来。

    光看到这里,佟少华就清楚明白这个脸上有刀疤的男子对白雪有「极度的好感」,所以才会对自己有「强烈的误会」。

    嗯,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自己既然只是来听歌、喝小酒的客人,当然不蹚这浑水啦!

    「白雪小姐,妳还是和这位……嗯,秦兄好好谈一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佟少华十分有礼貌地开口。

    「少华,你要走?当真弃我不顾?」白雪听见佟少华的话,既悲伤又愤怒地看着他。「想不到你居然是这种无情无义的人。」

    没有这么严重吧!把自己讲得和负心汉一样!佟少华有些尴尬,此刻不管是心理还是肉体,他都想立刻回家休息,但长年来的绅士教育却又无法让他严词拒绝一位女士的请求,即使他和她真的不熟。

    「白雪,妳以为我会二度输给姓佟的吗?」秦羽扬冷声说道。

    「你何止输了两次而已,事实上只要任何一个姓佟的男人在这里,我都不会选择你的!趁早死心吧!」白雪转头冷笑着开口。

    二度输给姓佟的?

    任何一个姓佟的男人在这里,我都不会选择你的!

    两人的对话听在佟少华耳中,有种事情越来越复杂的感觉,听起来这两个人因为一个姓佟的人积怨很深啊……他为那个同样姓佟的男人感到可怜,一惹就惹到两个难缠的家伙。

    「姓佟的那个老家伙到底哪里好?让妳这么死心塌地?」秦羽扬脸色更难看了,指着佟少华讥讽道。「但那老家伙至少还算个男人,至于这个,不过就是个毛头小鬼,妳居然也看得上眼?」

    「只要经过我调教,少华会变成一个最棒的男人,你说对不对?」白雪不以为意,转头靠向佟少华,对他温柔一笑。

    不用了。佟少华苦笑,心里却只想着有没有可能偷偷溜走的机会。

    「总之,我就是要他。」白雪十分认真地做出宣言。

    「妳--」秦羽扬额头上的青筋浮现,整个人已经在狂怒的边缘了。

    「……」不管是谁,快点来救我啊!佟少华在心中哀鸣。

    就在气氛紧绷达到最高点的时候,一阵低沉、却让佟少华十分熟悉的嗓音传入了小包厢。「白老板,今天晚上这里似乎很热闹啊!」

    「佟管家?」白雪微微转头,似笑非笑地扬起嘴,丝毫都不意外对方的出现。

    「西泽尔!」佟少华瞪大眼,内心却也忍不住抱怨。

    老天爷啊!自己是在求救没错!但为什么偏偏要派这个人来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