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少爷别闹了 > 第三章.2
    母子两人顺利回到杭州,也回到最初的平静生活。

    原本以为日子会这样继续下去,却没想到父亲在自己满八岁的那年突然回杭州,做出要将他送到英国的决定,他还记得当时即使母亲又哭又闹,却依旧无法动摇父亲的决心,三天后,年仅八岁的自己就这样被强制带到上海,搭上了前往英国的轮船,而且这一放洋就放了十一年!

    「臭老头!既然把我像垃圾一样丢掉,干么又叫我回来?」佟少华低咒着。在这十一年之间。自己不知道诅咒过多少次父亲佟宣怀这个男人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父亲要这么做,是因为不喜欢他吗?

    试问世界上有几个男人会将自己年仅八岁、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扔到国外去的?而且在这十一年间,他一次也没到英国探访过自己,父子俩唯一的联系就是每半年随着汇款而来的一封家书,若是将老头的信称为家书,未免太对不起家书了,毕竟那只是一张薄薄的纸张上写了几行比公文还简单的字而已,他发誓连路上发放的广告文宣都写得比老头的信还要多字数!

    由于母亲不识字,不可能写信到英国,所以就算他再怎么嫌弃老头的家书,却依旧将它们妥善收藏,毕竟那是自己和故乡唯一的联系。

    刚开始的那几年,佟少华还会怀抱着愚蠢的思念,认为自己虽然和父亲不亲,但毕竟是父子,说不定父亲很快就会要他回去,但是一年一年的过去,慢慢的,思念和渴望就像是被燃烧殆尽的柴火一样,一旦熄灭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或许,老头是打算让他闷死、老死在英国吧!已经抱持着这种想法的自己,却在三个月前意外收到老头的电报。

    甚念、速回。

    那封电报被他握在手上很久很久,好几天下来,他什么事情都无法做,只能像瞪着怪物似的瞪着那张、被自己揉了再摊平无数次的电报。

    甚念……速回……电报里的「甚念」,就是「非常想念」的意思没错吧!不知道老头搞什么鬼,明明十一年来对自己不闻不问,又怎么可能会「非常想念」呢?该不会这是要给其它人的电报,不小心拍错了吧?

    为了想确定老头的心意,他还特地拍了电报回上海,想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是否真有重要的事情要他回去。

    但他拍去上海的电报就像石沈大海、完全从地平线上消失了一样,他得不到任何响应,却像个笨蛋似的痴痴等着消息。

    后来,是他在英国期间认识的同窗兼死党,瑞、和阿奇等人碰巧要回香港,他在等不到老头任何响应的情况下,答应了瑞等人的邀约,一起搭船回国、顺便一游香港,而唯有他自己心里明白,在香港的这段时间里,他几乎是以一种报复的心态刻意停留两个月,说什么也不肯乖乖回上海……

    「唰」的一声,佟少华自浴缸里起身,不知不觉已经泡了好一段时间,连热水都变冷了,他披上一件白色俗衣,大步走出浴室。

    哼!只是自己怎么地想不到,老头居然派人到香港来逮人!不过说到这里,他才注意到,自己都回来这么久了,却没见到老头一面,照理说那个严肃不苟言笑的父亲应该曾往自己抵达时出现,但到现在连人影都没瞧见,到底怎么回事?

    佟少华走到衣柜前,随便挑了件衬衫、长裤换上,心知所有自己需要的解释和答案,都在西泽尔一人身上。

    说到西泽尔那个家伙,实在是可恶到了极点!从他们见面到现在还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不管是他对自己说话的语气,或是看人的模样,都充满了轻视和嘲讽,活像自己欠他几百万美金似的,真是莫名其妙!

    「我是佟管家,请少爷多多指教……去,那家伙连说话的方式都令人恶心!」佟少华自言自语,想起了在港口时候,西泽尔以标准的上海话、毕恭毕敬地向他问候的模样就一肚子火,真想让其它人看到西泽尔在船上独处时,以英语对他冷嘲热讽的欠揍嘴脸。

    「叩叩叩」,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打断了佟少华的若有所思。

    「真准时,这才有奴才的样子嘛!」佟少华瞥了一眼桌上的小时钟。西泽尔果然不早也不晚,准时在三十分钟后敲门了。

    「进来。」佟少华一边扣着袖口的扣子、一边吩咐道,同时坐到书桌的反椅上,做好与西泽尔交谈的准备。

    佟少华原本以为只有西泽尔一人,却没想到他身后还跟着一名女仆,推着一辆餐车进来,动作小心地将几样点心,还有热茶一一放置到书桌上。

    佟少华一双上扬的猫眼瞇起,并没有将心思放在女仆的身上,反倒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判若两人的西泽尔身上……

    不同于初次见面时穿著米白色的西装,浑身上下盈满了西方上流社会以的优雅,眼前的西泽尔却换上了雪白、完全没有一丝绉褶的衬衫,配上黑色领结、黑色的绸缎背心,还有黑色长裤,连那一头比东方人还要浓黑、略带闇蓝色泽的及颈发丝,都中规中矩地抹上发油向后梳。

    佟少华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对西泽尔这身「制服」十分赞赏!

    但,即便穿著一身管家的制服,却掩饰不了西泽尔身上某种狂妄的气质,或许该说,因为自己曾经亲自见识过他的犀利恶劣,所以绝对不会被他现在这种谦恭、彷佛主人至上的神态所欺骗。

    「啧!我不得不说老头的品味真是特殊,就算喜欢西方生活,也不必真找个洋鬼子当管家吧!」佟少华一开口就是讽刺。毕竟自己之前可是被这家伙唬得一愣一愣的,还以为他是什么上海人口贩子,才会选择跳海逃生的。现在既然清楚他的身分只是老头请来的管家,嘿嘿……那就该好好算帐了。

    西泽尔没有回答,只是略垂着头,保持一种聆听主人说话的恭敬姿态。

    耶!没有反应,佟少华奇怪地挑高一道眉,脸上盈满了挑衅继续逼问道:「我记得不久前才有人告诉过我……租界地里的洋人要什么有什么,简单来说就是个个可以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就不知道有人出了什么事,居然跑到佟家来当管家了,真是稀奇!那么,就先从这个问题开始回答好了,既然都回来了,总不能连自己家里的管家来历都不清楚吧!」

    「回少爷,我的母亲是中国人,在我十四岁那年多亏老爷收留我,我才有机会在这里服务。」西泽尔以平缓、没有掺杂任何情绪的语调开口。

    原来西泽尔是混血儿!佟少华微微一愣,不由得将眼前的高大男子看得更仔细一些,确实,他虽然个子高大、还有一双绿色眼瞳,但轮廓却没有一般西方人那样棱角分明。

    虽然拥有比一般人更出色的容貌,却因为融合了两种文化,不管在东方或是西方世界都比一般人更容易受到歧视。这是当时一般混血儿都会遭逢的命运,这也说明了为什么西泽尔明明拥有西方人的外型,却在佟府做管家。

    「喔!所以你是老头捡回来的杂种。」佟少华想也不想地开口。本身对混血儿没有什么特别歧见,但因为对方是西泽尔,自然丝毫不留情面了!

    「啊!」惊呼声是从站在一旁的女仆口中发出,这名年纪约莫十八、九岁的中国少女被佟少华充满恶意的口吻吓了一大跳,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西泽尔不语,俊美的脸上波澜不兴,展现出完美的管家神态。

    佟少华在心中低咒出声。啧!都是人急于在西泽尔面前扳回颜面,一时忘记房间里还有其它人,这下可好了,这个小女仆一定认为自己是一个态度、说话都恶劣的混帐主人了!

    「我……」佟少华决定让无辜的小女仆先退下再说。

    「茶点放在这里就可以了,妳先下去,其它的事情我来就可以了。」西泽尔比佟少华早一步开口,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动怒的迹象,反倒凝满了温柔的线条。

    由于佟少华没有开口,小女仆不敢离开,像只受惊的小鸟般站着。

    「妳先下去吧!有些事情我想单独和佟管家聊聊。」佟少华吩咐道。

    「是,少爷,佟管家,我先告退了。」小女仆朝西泽尔露出感激的微笑,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佟少华的卧房。

    房门「喀」的一声关上了,房间内只剩下西泽尔和佟少华两人,后者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毕竟这个情景不到二十四小时前也发生过,只不过现在不单是地点换了,连两个人所虚的地位也不一样了,现在他是少爷、西泽尔是管家,这种感觉……还不赖嘛!

    「你真的是被老头捡回来的?从哪里捡回来的?」佟少华想起之前西泽尔的回答过于简单,于是再次发问。

    「纽约回上海的轮船上,是老爷在赌桌上从人口贩子手中赢回来的。」西泽尔平静地回答,但即使语气淡漠,佟少华还是感觉得出对方语气中充满了对老头的敬意。

    「赌桌上赢回来的。」佟少华吃惊地瞪大眼。那个一丝不苟、严肃沈默的老头也会赌博!?实在是让人吃惊了!

    「若要论赌技,你和老爷差得远了。」西泽尔一改方才恭敬的模样,以一种看乳臭未干小鬼般的眼神斜衬着佟少华。

    「呦!没有其它人在,连敬语都不用了吗?」呿!这家伙人前人后真是两张脸,刚才像个哑子般沉默不语,一等到两人独处时,隐藏的恶劣嘴脸瞬间又出现了!

    「唯有值得尊敬的主子,才能让下人心悦诚服。」西泽尔淡淡的微笑。「对于任性的少爷,我自然只能勉强维持表面的客气了。」

    「喂!你甚至不认识我,凭什么说我任性?」佟少华不服气的地方就是这里,明明两人才第一次见面,但自己在他眼里,简直就像是什么低等的毛毛虫一样!真气人!

    西泽尔讽刺地挑高一道眉,薄唇一抿批评道:「无视老爷期盼你回返的心意,躲在香港花天酒地,就算是孩子也不会有这样任性的行为,不是吗?佟少爷。」

    西泽尔的指责让佟少华一张俊脸窘困地胀红,虽然西泽尔提起父亲的方式充满尊敬,但却像是十分了解父亲似的。明明是一个外人,却远比自己来得要接近父亲,佟少华的心中泛起难堪与羞辱,不服输地嚷道:「那又怎么样?我明明拍了电报回来问有什么事,但是老头子一直不肯响应,我怎么知道牠是不是真的要我回来?我到现在还怀疑那是不是一封拍错的电报哩!」

    既然连响应都不肯,想必不是真心要儿子回家,不是吗?

    「那一封电报老爷并没有收到。」西泽尔摇摇头,说出当时的情况。「老爷三年前遇上一场车祸,撞伤了腿,后来虽然痊愈了,但天气转变时就会犯疼,经过医生的建议,决定回杭州调养一段时间,在发出第一封电报以后,我送老爷回杭州了,当然无法回复你拍来的电报。」

    佟少华一愣,显然从未想过父亲没有收到电报这项可能,更没想过记忆中那个高大沉默、彷佛无敌的男人会有出车祸、必须静养这种可能!

    「老头……老头病了?」佟少华脸色一沈,完全无法再说什么。

    「等我回到上海,才接到你发来的电报,我打了一遍越洋电话到英国,想和你确定回返的时间,得到的消息却是你已经搭上远洋轮船。」西泽尔说到这里,语气开始转冷。「一个月过去后,却怎么也等不到人,我再次与英国方面联系,这才查到你去了香港,在那里过着荒唐不羁的生活,将回上海这件事情全部忘得一乾二净了!不过你放心,这些事情老爷并不知道,我只说你在英国遇到一些事情必须处理,等处理完后才会回来。既然你现在已经回来了,我会立刻安排你到杭州的火车,还有--」

    「谁要你多事!」佟少华恶狠狠地开口,长年累积的寂寞和不被父亲重视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让他只想狠狠地发泄。「就算让老头知道了又怎么样?我很稀罕他吗?把我扔在英国一扔就是十一年问都不问一声,现在终于想到我、要我回来了,哼!就算我回来那又怎么样,我一点也不想看到他!」

    佟少华冲动的话脱口而出,就算想收回也来不及了,最后干脆双手环胸,露出了「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对!我不会去杭州,你听清楚了吗?」佟少华以傲慢的语气开口。「就算我是你口中任性的少爷那又如何?就算你能把我强制带回上海,却别想我被你牵着鼻子走,毕竟,你只是在这里工作的管家,别忘了自己的身分!」

    西泽尔不语,只是以一种完全读不出情绪的目光望着佟少华。半晌后,男性唇瓣掀起,以淡漠、不带任何情绪的语调说道:「一切按照你的吩咐,少、爷。」

    「没什么事,你可以下去了。」佟少华挥挥手赶人。

    「是。」西泽尔颔首,转身离开房间。

    一直到西泽尔离开房间后,佟少华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瘫软在椅子上。表面上似乎以少爷的身分狠狠教训了西泽尔,但自己却一点也没有胜利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