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少爷别闹了 > 第一章
    公元一九二五年 香港九龙  兰桂坊

    九月的香港十分闷热,即使有风,空气中依旧夹带着一股黏腻的湿意。

    原本只是一个纯朴小渔港的香港,自一八四二年英国入主之后,便以极快的速度发展成为远东最重要的金融商业中心之一。

    码头、船坞、市政厅、俱乐部、旅馆、歌德式的教堂等等,不仅是建筑物,就连铺在地上的碎石道路,都像是将整个英国的城市自地球另一端搬运过来似的,以最快速的生长方式在这个小岛上落地生根了。

    兰桂坊整条街上处处可见咖啡馆与酒吧,其中一间名为「汤玛士」的酒吧,外观十分吸引人;在西洋石造的白色建筑物入口,却悬挂着两盏中国式的大红色灯笼,从外面往里面看,就能看见布置得十分华丽的大厅深处摆了一张行军床,床上搁了好几个软垫,三三两两的客人躺在上面。

    酒吧内的客人形形色色,有中国人、日本人、也有欧洲人,各自坐在几张灯芯草编成的小桌旁,嘴里啜饮着外国啤酒,或琴酒、白兰地之类的烈酒,除此之外,几乎每个人的手里都执着长长的红土烟杆,烟杆内塞的是本世纪最销魂的烟草添加了玫瑰花香的鸦片。

    不同肤色的脸孔在烟雾袅绕的酒馆中晃动着,各式各样的语言交织混合成一片,这种将东、西方文化以奇特的方式交流融合的景象,在香港这个租界城市里处处可见,连空气中都充满了让人着迷而堕落的气味。

    正因为如此,置身于充满迷醉气息的汤玛士酒吧里,却独自一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既不抽鸦片烟、也不喝酒的年轻男子,很自然地成为了酒吧内最特殊的客人了。

    男子看起来相当年轻,约莫二十几岁,穿著一身米色夏季西装,以一种怡然自在的姿态坐在窗边。

    「先生,再来一杯牛奶吗?」有着棕色皮肤的印度服务生上前,在弯身收拾空杯的同时,殷勤地开口询问。

    他之所以会注意到这一名特别的客人,不光是因为对方不点鸦片烟、不喝酒这么单纯,而是这位客人半个月来、每天都会准时在下午两点整出现,坐在同样的位置上,固定点两杯牛奶,然后在四点左右离开。

    「谢谢,麻烦你了。」年轻男子抬起头,以标准而流利的英语回答。

    由于男子坐的位置刚好背对着阳光,当他抬起头的时候,那头比中国人或是日本人更浓黑的发丝,经过阳光的投射,映照出一种近乎是闇蓝色的光泽。

    若是看得再仔细一些,就能发现这名男子应该是个混血儿,虽然拥有西方人深邃的翠绿色眼睛、挺直的鼻梁,以及饱满的嘴唇,脸型却没有西方人那样的棱角分明,像是将西方人立体深邃的五官镶在东方人柔和的脸型上,巧妙而完美地将两者的优点全都融合在一起,构成一张充满男性魅力的脸庞。

    在这个华丽又堕落、甚至可称为无法纪可管的租界地里,混血儿是很常见的;移居此地享受特别保护权的外国人、与中国女子生下的孩子,因为贫穷远渡重洋来租界地讨生活的各国妓女,她们与不同国家的人、或是和有钱的中国人所生下的孩子,不仅在西方人的世界无法立足,也同样被中国人嘲弄着。

    眼前这一位客人,实在很难分辨出他是哪一种出身,毕竟他虽然是一名混血儿,但不管是说话谈吐、外表仪态都十分高贵,带着某种上流社会的淡漠优雅,也因为如此,所以即使他一连好几天只坐在这里,酒吧里的服务生依旧不敢怠慢,以一种殷勤的方式细心招待着。

    「先生,您的牛奶。」服务生重新端来一杯热牛奶,将杯子放妥的同时,也忍不住循着对方的目光望去,好奇在那一端到底有什么东西可看,能让这名男子几天来不厌其烦地一看再看?

    吵闹繁华的街道……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打扮得光鲜亮丽、怀着不同目的走在街道……每一天、每一刻,兰桂坊不就是这个样子吗?有什么特别值得对方欣赏的地方吗?

    「谢谢。」像是意识到服务生尚未离去,男子掉回眺望的视线,回给对方一个淡淡的微笑。

    「不客气。」服务生扯开笑脸掩饰自己的失态,很快地退开。

    年轻男子不以为意,只是重新将视线转回窗外,以一种专注的凝视目光,谨慎地锁着自己的目标……

    与汤玛士酒吧隔着一条大街遥遥相望的,是一栋楼高二十层、名为「史丹佛」的国际饭店,它是由英、美两国的资产家共同出资合建,是九龙半岛上最新盖好的新型饭店、也是香港有钱人最喜欢聚集的场所。

    打造得富丽堂皇的饭店门口,从早到晚川流不息的宾客始终不曾减少,而当坐在汤玛士酒吧内,拥有中欧混血外貌的年轻男子手中的怀表走到四点十五分的时候,他一双翠绿色的眼睛因为寻到了目标,微微地瞇起了──

    出现在翠绿色眼瞳视线范围内的,是三、四名东方男子,他们清一色穿著浅色系西装,黑色头发都以发油向后梳理,以一种慵懒而缓慢的脚步(或者该说是酒醉未醒的轻浮步伐)步出大厅,这几个人或笑或闹、举止十分轻浮的东方男子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被人注视着,在饭店门房的侍候下,一前一后弯身坐进了同一辆黑色轿车里。

    等四名东方男子都上车之后,黑色轿车很快地驶离了饭店。

    黑色轿车消失在饭店门口的同时,汤玛士酒吧内的男子也有了行动,他优雅起身,在桌上放置了足够付的英镑之后,便打算离去。

    「谢谢,欢迎您明天再度准时光临。」服务生早已记下他的脸,在离去时不忘热情地打招呼。

    「很遗憾,我已经订了明天回上海的船票了。」年轻男子回首,对服务生微微颔首,高大的身影不一会儿就消失在繁华的街道上了。

    ※ ※ ※ ※

    有不夜城之称的香港,即使夜深了依旧是人车沸腾、灯火辉煌,将整条街挤得水泄不通。在这个充满变化与革新的时代,每隔一、两个月就会有一间新落成的饭店或是舞厅开张,而饭店舞厅业者也会延揽最出名的乐团驻店演奏、歌唱,以最新的设备与音乐吸引人潮,诱惑人们投掷金钱,尽情地燃烧生命、与这个城市一起沉醉。

    今晚在九龙半岛开张的,是一家由犹太富商所经营的新型舞厅。犹太人爱钱,由他们所经营的舞厅自然不会像英国人或是法国人所经营的场所那样充满了限制与规定,简单来说,这是一间只要有钱、任何人都能前来尽兴的高级舞厅。

    当一名身穿米色西装、高大俊美的男子出现在悬着巨大吊灯的舞池大厅时,很快地就引起舞池内人们的注目;不管是穿著高衩及腰旗袍的艳丽东方女子,抑或是身穿小礼服、手持羽扇的丰腴西方女子,纷纷投注倾慕的眼神,希冀对方能接受自己的邀约。

    男人无视于一双双充满着明显挑逗与暗示的眼睛,一双翠绿色的眼睛在舞池中淡扫一圈后,修长的双腿就如同主人自身拥有强烈的意志力一般,以毫不迟疑的步伐穿过舞池,罔顾四周传来的叹息声,以从容优雅的姿态往楼上走去。

    有别于一楼的舞厅,二楼以上又是另外一种享乐天堂,一间又一间混合着中西式、布置得富丽堂皇的房间里,不管是想吸大麻烟、鸦片烟,抑或是想玩牌、想豪赌一番的宾客,都能在不同的楼层找到符合自己需要的空间。

    翠绿色眼瞳的男人踩着稳重的步伐,自二楼的房间开始,找寻他此行的目标……

    四楼长廊末端、约略六坪左右的雅房内,传出男人一阵得意的笑声。

    「嘿嘿……小少爷,我是二十一点,看来幸运的风向开始往我这里吹了。」水晶灯下,坐在长型牌桌左端的男人朗声笑道。

    长桌的两端各自坐了四个人,左边以一名五十岁左右的西方男子为首,而坐在长桌右边手持扑克牌的,则是一名大约十八、九岁的年轻东方男子。

    年轻的东方男子两道剑眉一蹙,同时将手上的扑克牌往桌上用力一盖,态度果断地认输。

    「请,小少爷。」中年男子往后靠向椅背,双手愉悦地交握在胸前,以十分戏谑的方式称呼对方,同时面带微笑地等待男子的下一步动作。

    「啧!愿赌服输。」被唤作小少爷的东方男子轻啐一声,「唰刷」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跟着伸手移向胸前白衬衫的钮扣,从上向下逐一解开,动作俐落的脱下衬衫扔到一旁,双手环胸、以一种挑衅的目光斜睇着坐在对面的人。

    坐在中央的中年男子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褐色眼睛微微瞇起,半是欣赏半是满足地以目光锁住眼前的东方男子;一百七十五公分的身高,以东方人来说并不算矮小,虽然有些清瘦,却有一副宽肩窄腰的好身材,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不像一般东方人那种偏黄的色泽,看得出这具身体的主人喜欢阳光和运动,因为这是长年接受两者洗礼才能产生的劲瘦身躯。

    虽说拥有猎豹般矫健优雅的纯男性体魄,一张脸庞却是斯文略带稚气;炯炯有神的黑色大眼睛像猫一样、在眼角末端微微扬起,挺鼻之下则是两片厚薄适中的淡红色嘴唇,精致的五官组合成一张充满魅力的俊逸脸庞。

    「杰克,看不出这东方小少爷的衬衫下还藏了一副好身材!」坐在杰克两旁的男子笑了,暗自交换了一个只有彼此能意会的眼神。

    「呦!小少爷,还敢不敢和我继续赌下去?」杰克点起一根烟,以一种优越的语气开口。

    「赌就赌,谁怕谁」东方男子冷哼,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却忍不住瞪了原本和自己一起来,如今却醉瘫在椅子上的死党们。

    今天的舞厅之游原本只是再单纯不过的玩乐日,就像他们四个人这两个月来在香港度过的每一天一样,每天睡到下午三、四点才睁得开眼,在洗掉一身的烟味、酒味,重新梳洗打扮后,找一间饭店、俱乐部用餐,而后再一次投入香港让人迷醉的夜生活。

    今晚一行人来到这家新舞厅,跳了几曲后,大伙觉得无聊,因此转战楼上想看看是否有其它的乐子,正巧遇上了杰克几人在四楼的雅房内喝酒,他们之间最喜欢喝酒的「瑞」,想也不想的便大胆地走过去攀交情,而且脑筋一转,想到四人中的佟少华的赌技、赌运一流,于是主动提出用最简单的二十一点来决胜负,以美酒当奖品开赌,就这样和杰克一群人赌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很顺利,幸运之神几乎就站在他们几人的背后微笑,不到一个小时,就把杰克那瓶珍藏了四十年的洋酒喝光了,心有不甘的杰克陆续又向舞厅点了新酒;红酒、洋酒……各式各样的烈酒一瓶接着一瓶,三个小时不到,与他同行的几人都瘫软在椅子上了。

    「少华,我们再也喝不下了,接下来全靠你、可别在洋人面前丢脸吶,一定要赢到最后……赢到让他们脱裤子,知道吗?」最先阵亡的瑞,满脸通红的扔下这样一句话,便「咚」一声倒在椅子上昏睡过去了。

    「喂!你们都不能喝了那我还继续赌什么?」今晚唯一还没倒下的佟少华抗议,他对酒类并无偏好,只是喜欢赢牌的感觉,所以今晚可说是各取所需的游戏。

    「赢了这么多就想走?那可不行。」杰克看出佟少华不想继续,摇头表示不同意。

    「你难道没听过愿赌服输这句话吗?要是你今晚一次也赢不了,难道要我陪你坐在这里赌一整夜吗?」佟少华没什么兴致地开口,知道这群人莫名其妙被喝掉七、八瓶昂贵的烈酒,心里一定不服气。

    「你和你的朋友一共喝了我七瓶酒,这样吧!我们再赌七局,不论输赢就此结束,怎么样?」杰克提出折衷的方法。

    「好,就赌最后七局。」佟少华也十分干脆地答应了。

    赌局继续进行,第一局依旧是由佟少华获胜,但这一次他一点也不开心,只能瞪着杰克递过来的那杯酒。

    可恶!拿「酒」这种东西当奖品真无聊,偏偏这群家伙又睡死了,总不能要他把瑞的嘴巴撬开,直接把酒灌进去吧!对于喝酒这件事他并不是滴酒不沾,只是不喜欢每天晚上重复喝完吐、吐完再喝的程序,久了也没什么乐趣。

    虽说杰克这群人拿出的都是价格最贵的酒,但对于酒类没有特殊偏好的佟少华,根本不能算是奖品。

    「怎么了,小少爷?我点的可是全舞厅最贵的洋酒,多少人作梦都想喝上一杯……怎么佟少爷似乎对赢来的奖品不甚满意啊?」杰克不怀好意地笑问,早看出对方不喜饮酒这个事实。「你刚才赌牌时的气魄到哪去了?怎么喝杯酒要犹豫这么久?」

    「哎哎!不管玩牌再怎么厉害,不过只是乳臭未干的小鬼哩!连酒都不敢喝!」坐在杰克旁边的几人也跟着起哄。「小朋友你放心,这瓶酒最多也只能再倒出三杯,就算你全部赢了也不会喝醉的,对吧?」

    开玩笑,说什么也不能让这群洋人看扁自己!对方挑衅的言语让佟少华的理智像是走火的电线,「啪滋」一声瞬间断裂,猫一般的眼睛瞇起,二话不说就仰头一饮而尽,再用力将酒杯放下,俊秀的脸上写着「别小看我」的表情。

    「好气魄!我们再来!」杰克哈哈大笑,同时不着痕迹地从桌下递给身边的同伴某样东西,示意对方见机行事。

    「要是不让你们输到脱裤子,我佟少华三个字倒过来写。」火辣辣的酒精从喉咙直接烧入下腹,燃起了佟少华旺盛的斗志,打定主意一定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厉害!

    「二十一点。」不一会而,佟少华十分得意地掀开自己的底牌,再一次获胜。

    「佩服佩服。」杰克称赞,再一次将空的酒杯倒满,推到佟少华的面前。

    「啧!」看着眼前满满的一杯酒,佟少华忍不住又回头瞪了昏睡在沙发上的伙伴们一眼。明天等这群家伙清醒,非得要他们好好补偿自己不可!

    佟少华再次一口饮尽杯中烈酒,连续两杯醇酒下肚,不仅下腹传来阵阵火辣,连两颊也开始感觉到热气了,他一瞥桌上的酒瓶,看出只剩下最后一杯的分量,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就算再次赢了,身体应该还挺得住。

    果然,如佟少华所预计的一般,他顺利地赢了第三次,同时也将最后一杯酒喝入腹中。

    「喏!之前说好的只玩七局,现在还剩下四次,不过我们别再斗酒了。」佟少华率先开口,要是杰克再继续开酒、赌酒,他肯定会像瑞他们一样倒下来直接睡到明天下午。

    「那么你想赌什么?」即使连输掉八瓶好酒,杰克依然面不改色,维持着好风度微笑着。

    「赌什么……让我想想……」佟少华托着下巴沉思,一双灵活的猫眼上下打量着杰克。嘿嘿……这个叫杰克的看起来脑满肠肥、要是脱光了一定很好笑!既然比赛还有四局,足够让他输得脱掉衬衫、长裤……一想到对方只穿著内衣、内裤,顶着大大的啤酒肚走出房间的情况,佟少华露出了狡诈的笑容。

    「嘻……赌钱伤和气,最后这四场游戏我们来玩点新鲜的!」佟少华笑着公布答案。「杰克先生,你这套西装看起来料子不错啊!不如我们就赌这个,赢家得到输家的衣服。」

    杰克一顿,跟着哈哈大笑,褐色眼瞳闪过了挑战的决心。「好,小少爷,我们就来看看最后到底是谁脱下谁的衣服。」

    「好,废话少说,发牌吧!」佟少华意气风发地答应了。

    黑桃三……黑桃九……红心四……黑桃……当佟少华陆续将牌握在手上,摊开观看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一花,一瞬间不但手上有什么牌都看不清楚,甚至还将牌看成了七、八张之多。

    可恶,这是怎么一回事?平常自己的酒量就算再不济,也不会喝三杯就头晕目眩啊!该不会是今天晚上吃得不多,所以一下子让酒气冲得太快了吧?

    「小少爷……怎么了?你看起来好象不太舒服?」对面的杰克淡笑着问候。

    「嗯……没事。」佟少华随口应了一句。真糟糕,连杰克那张胖脸都好象变成三张了……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快点结束这四场牌局了!

    「嘿嘿……小少爷,我是二十一点,看来幸运的风向开始往我这里吹了。」摊牌的结果,杰克以二十一点胜过佟少华的十九点。

    「啧!愿赌服输!」佟少华轻啐一声,很自动地把身上的白衬衫脱下,重新坐回椅子上。哼!就算喝到头晕了,也不信自己会输给这个胖洋人!

    接下来的两局,佟少华勉强振作精神赢回,但自己头晕目眩的情况已经越来越严重,连原本想嘲笑胖杰克露出浑身白肉的心情都没了,只想尽早将这几局解决,好好躺下来睡觉。

    终于,两人进行到今晚的最后一局了。

    「唰刷刷」的洗牌声听在佟少华耳里,已经失去了平日让他精神一振的效用,反倒像是催眠曲一样,让他的眼皮越来越重了。

    「喂!洗牌要洗多久啊?快点了结快点结束啊!」佟少华不耐烦地催促。王八蛋!胖杰克那瓶到底是什么酒,现在不仅是人,连胖杰克身边的景物都开始变得模模糊糊了。

    「别急,最后一局就要来了。」杰克依旧好脾气地笑着,褐色眼珠子清楚看见了佟少华的两颊已经盈满了红晕。

    一张、两张……当佟少华将两张牌握在手上时,垂眼看见这是一副完美的二十一点,正想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黑,跟着「咚」地一声倒在桌上昏睡过去了。

    当对面佟少华的黑色头颅「咚」一声倒在桌面时,胖杰克等人相视一笑,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杰克,这小子要是再不倒下,只怕你连内裤都得输光!」与杰克同行的朋友取笑道。这个东方小鬼真不是盖的,不但牌技好,连牌运都超强的。

    「还敢说!你放的那个什么药,药性这么慢,我都差点怀疑你和小鬼是一伙的,存心看我输到脱裤子!」胖杰克冷笑。最后两杯酒他已经掺入迷药,这才顺利让东方小鬼倒下的。

    「好了,现在人也迷晕了,你想怎么整他们?」杰克的友人好奇问道。

    今晚他们踏入舞厅原本就是想找乐子,没想到这几个东方黄毛小子硬是看上杰克的好酒,非但将他珍藏的好酒喝光光,还额外多点了好几瓶昂贵的好酒,在输得一败涂地的情况下,最后他们只有略施小计,表面上不动声色,然后假借赌输的时候将迷药掺入酒中,等他们全部都醉倒后,再好好算这笔帐!

    「哼!一定得想些好法子整整这群小鬼。」杰克一边穿回自己的衣裤,一边忿忿不平地开口。

    「对了!今天晚上我记得在舞厅看见了保罗、文生他们那一票人。」其中一人突然想到,语气暧昧地开口。

    「喔!他们今天晚上也在这里?」杰克有趣地挑高一道眉。朋友口中的保罗、文生一群人,和他们一样来自美国,都是来这里做生意的,夜里喜欢泡在俱乐部、舞厅玩乐,而保罗那些人最特殊的兴趣,就是他们对东方男子的喜好远远胜过东方女人。

    「反正这群黄毛小鬼醉死了,我们就把他们当成免费的礼物送给保罗他们,一来可以和保罗套交情,二来也可以让这些不知死活的小鬼得到教训!」另外一人也觉得这个法子十分棒!不但可以抵销他们一整晚赌输的怨气,也可以让这群臭小鬼尝尝被玩弄的滋味!

    「好!这个办法好,我们就这么办。」杰克嘿嘿冷笑,当下就决定出去寻找保罗,同时将这四名年轻的东方男子送给他!

    「咿呀」的一声,雅房的门已经被人早一步推开了。

    缓步踏进雅房的,是一名身材高大、身穿米色西装的黑发男子,年纪约莫二十五、六岁,俊美的脸上面无表情,一双绿眸淡淡扫过房间内的每一个人,最后目光停顿在佟少华的身上。

    「你是谁?」杰克主动开口。这人不像是无意间闯入,反倒像有备而来,却特别等待适当时机才踏入那样的笃定。

    「将这几位少爷交给保罗确实可以泄恨,但最后吃亏的可是你们几个。」绿眼男子开口,显然将杰克等人的打算摸得一清二楚。

    「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杰克心中一怔,沉着脸问道。看来这人早在门外注意着房间里的一举一动,但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几位来香港最主要的目的是经商没错吧!既然如此,最好不要随便得罪这几位少爷们哩!倒在那里最左边的那个,是香港史丹佛饭店负责人的独子,旁边那个,是香港总督的第三个儿子,最右边那个,则是香港华盛顿洋行负责人的次子,我记得华盛顿洋行是你烟草生意的最大买家,我没说错吧?」男子缓缓地说出几名东方男子的来历。「如果你执意要把他们送给保罗,就算可以逞一时之快,但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杰克脸色一变。确实,如果这几个毛头小子背后的靠山都这么强,要是出了一点闪失,他在香港的生意可就危险了。

    「每一位浪荡子的背后总是有一位担忧的父亲哩!」黑发男子淡淡一笑。「如果各位不介意,今晚这里所有的消费都由我负责,明天我会派人送几瓶最好的酒到您的府上。」

    男子见杰克开始思考,跟着踏前一步、弯身在杰克耳边,以只有他听得到的声音说了几句话,更让后者整个身子一震。

    「就当大家交个朋友,今晚的事情就别和这些少爷们计较了。」男子伸出手,以十分温和的语气开口。

    「好,我就交你这个朋友。」杰克换上笑脸,热情地握住了对方的手、用力摇了几下,同时转身对友人说道:「走!今晚也玩够了,我们回去吧!」

    虽然不知道杰克突然改变心意的原因是什么,但很显然是因为对方刚才和杰克说的那几句话有关。

    「喂!杰克!就这样算啦?那人是什么来头?」一人凑到杰克身边,压低了声音问道。

    「是一个交了绝对不会吃亏的朋友!」杰克不愿意多说,只是快步离去。

    杰克等人离开以后,雅房内就只剩下五个人,男子缓步走到桌前,还没靠近,就闻到佟少华等人一身的酒气,他两道眉毛不悦地蹙起。

    「真是一群无可救药的少爷们。」男子低喃开口,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弯身正想抱起佟少华时,他睡眼蒙眬地睁开眼睛……

    「你……是谁?要干什么?」佟少华不是很清醒地问,脸上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迷惘。只隐约注意到眼前这个人有一双很亮的翠绿色眼睛,却一点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我是及时保住你们屁股贞操的人。」知道佟少华的意识根本不清醒,男子半是嘲讽半是冷笑。

    「什么笨蛋?什么屁股贞操?我怎么一句话也听不懂?」佟少华说完后,再次闭上眼睛睡着了。

    「果然是笨蛋少爷。」男子叹一口气,弯身将佟少华抱起,踩着大步离去。

    雅房外,候着两名舞厅的服务生,他们见男子打算离开,有礼地颔首退开。

    「房间里剩下的那几个,要麻烦你们送回去了。」男子吩咐道。「送他们回去时,别忘了我刚才交代的话。」

    「是,一句也没忘记。」毕竟只是送客人回家、转达几句话,就给了优渥的小费,他们说什么也不会忘记的!

    「慢走,欢迎下次再度光临。」两名服务生弯身四十五度、毕恭毕敬地目送男子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