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幸福生活 > 第二十七章 不多
    不多

    杨晶晶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中,杨启成还没有回来,看到一室的安静,蓦地鼻子一酸,就在门口大哭了起来。

    杨启成一回到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妻子毫无形象地蹲在门口抱着双膝哭得上气接不上下气,就像迷路的孩子找不到父母那般,委屈极了。他悄悄地关上院门,静静地守在她的背后,一双虎目也不禁湿润了起来,杨晶晶这些年的苦他都知道,所以才会放纵着她的无理取闹,总是要有个发泄口才是。

    他摸了摸上衣口袋,这时今天队长看到自己一脸踌躇,没好气地甩过来的一张纸,想到队长眉眼里的骄傲,杨启成心中不禁燃起了几分希望,握紧拳头,这一次是最后一次。

    “我们一定会尽力配合的。”如果这个手术可以在他们医院成功,对医院来说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好,谢谢你们。”

    杜若走出小儿心脏科的办公室,“杜医生,和主任他们商量的如何?准备什么时候进行手术?”吴跃飞一家人赶忙迎上去,那天他们想了很久,也会去和家里人商量了,请国外的好友去特意打听了一番,做足了功课,最终还是决定请这位杜医生来为孩子做手术。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明天为孩子做手术。”杜若一字一句清晰地向吴家传达着他们的决定,“今晚,要好好休息,明天可是一场硬仗。”

    “当然,杜医生也一定要休息好。”这是儿子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仗,作为妈妈的她,要比谁都坚强。

    “好的,我还有一些手术事宜需要交代一下,就先行离开了。”杜若朝大家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黄昕薇看着不断走远的即使是穿着白大褂也掩盖不住一身风华的身影,“漂亮的年轻的完全不像医生。”她拍了拍揽上自己肩膀的手,仰着头对丈夫说。

    “我们要相信。”既然已经做了选择,就要相信,吴跃飞喃喃地说道。

    黄昕薇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乔家

    “妈?你说什么?”乔芯大惊失色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对面的父母,见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又转头看向一家之主,“爷爷?我妈刚刚在说什么?”

    乔老爷子已经被气得全身发抖,压根就不想说任何话。

    乔家的其他人也惊讶于叶静雅说的事情,不过很快就回了神,全部都低着头,暗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乔家的二儿媳妇文丽贞在桌子底下使劲地踩着丈夫乔建国的脚,见他始终都没有低着脑袋,心里恨恨地咬了咬牙,没用的男人!她虚咳了几声,见大家都看向自己,她不自在地挪了挪位置,“爸,事先说明啊,大哥大嫂这事儿,我们家可是帮不上什么忙。”

    叶静雅瞪大了眼睛,看向乔老爷子,紧张地说,“爸。”

    文丽贞也不甘落后,“爸,您也知道,小艾他爸只是上京一个小小的官,那玩意在别的地方还算个人物,在上京那就什么也不是,就是跑腿的。不像大哥大嫂家,我们家哪有什么钱啊。”

    乔建国扯了扯文丽贞,让她不要再说下去了,文丽贞一甩他的手,“哼”的一声扭过头,不看这个窝囊的男人。

    “爸,我们这次也是没有办法啊,这笔钱在填不上去,立国他就完了。”叶静雅眼睛红红地朝乔老爷啊哀求道,本想人不知鬼不觉地找回杜若悄悄地把钱补上去,事情过了,再告诉老爷子的,谁知道,杜若那个臭丫头也不知道是人间蒸发了还是什么的,完全找不着人。瞧着时间越来越紧迫,也就只有乘着这个全家都人齐的日子向老爷子说说,才能让乔立国那些兄弟姐妹们出出血,如果不是成这样子的日子,再晚些,哪还能找到人。

    “弟妹,你这话说的,你们拿了那笔钱到哪去了?再拿回来补回去不就行了。”谁愿意做这个冤大头,你们贪的钱,想让别人的钱来补?

    文丽贞见有人发话,立马附和道“对啊,嫂子,二姐说的没错。”

    钱在哪?当然是花掉了!叶静雅被堵的满脸涨红,“二姐,弟妹,我们家立国倒了对乔家可没什么好处!”

    “切,没倒也没见得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啊。”文丽贞作势研究着自己的指甲,不大不小的声音嘀咕着。

    “你!你……”叶静雅羞怒变成了气愤,她眼神凶恶地看着文丽贞,已经被气得语无伦次了,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啧啧,看看这么凶的样子,平时还在人面前装什么温柔恭顺啊?文丽贞一副“小生怕怕”地拍拍自己的胸口,躲在她老公的后面,嘴里还不忘挑衅“大嫂,你也别这幅模样,我说的可是实话……”

    “够了!”乔立国怒吼一声,文丽贞害怕地瑟缩了一下,小声地嘀咕“真凶。”

    乔立国狠狠地瞪了文丽贞一眼,环视了一圈一直都不说话的兄弟姐妹,站起身,“哼,我自己事,我自己会办,不求你们。”转身作势就要走,末了还偷觑了一眼一直坐在尚未一言不发的老爷子。

    “立国!”叶静雅见乔老爷子迟迟不出声,立马拉住乔立国的手,转头看向乔老爷子,“爸,求求你帮帮忙吧,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文丽贞不屑地撇了撇嘴,真假!

    “放手,我们自己去找钱。”乔立国狠狠地掰着叶静雅的手。

    “好啦。都给我坐下!”乔老爷子沉着声音喝道,连带的咳了几声,老爷子一把扫开乔老太太在他胸口轻轻拍着的手,“给我说说,你们拿了多少钱?”

    见目的已经达到了,乔立国和叶静雅偷偷地对视一眼,乖觉地坐了下来,不自在地咳了一下,“爸,不是很多,就一千六百多万。”这样一笔钱对于以前杜筱在世的乔立国来说的确是一笔小数目,所以乔立国拿的时候眼睛也没眨一下,根本没放在心上。

    乔家的二代各个都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大哥,就像是看到外星人一般。

    乔老爷子即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还是被下了一大跳,恨铁不成钢,摇晃着身子站起来,拿起手中地拐杖就往乔立国身上招呼。

    大家赶紧上前阻止,文丽贞也轻声安慰了几句,“爸,您就别气着了,伤身体……”不是她担心乔老爷子打乔立国,而是真的怕老爷子气坏了,这要是老爷子气坏了,乔家可就难过了。

    即使大家阻止及时,但是乔立国身上还是被重重地敲了两下。

    对于眼前的闹剧,从一开始就瘫坐在沙发上的乔芯恍若未见,她完全被惊住了,心里忍不住怨恨起她的父母,如果不是他们,她就不会是私生女,现在好不容易过了几年好日子,她眼见着很快就可嫁入高官家里,做堂堂正正的正式夫人,可是因为他们,又要变成一场梦。乔芯想起男友母亲得知自己出身时的不屑,心里惊惶地想道,如果乔立国因贪污被罢免官职或是入狱,肯定是不会让她进门的。

    她不自觉地咬着自己的手指,不停地摇着头,嘴里不断地呢喃着“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不是很多,不是很多!不是很多!!!”乔老爷子嘴里不停地重复着,“那你说说,我们从哪里来那么多钱?”乔老爷子退下来后,乔家除了乔立国的职位算高,其他都只是一些小打小闹的职位,一下子根本拿不出那么多现金。

    “爸,”见有希望,叶静雅脸带喜色地说,“我们手里头还有三四百万现金。”

    “呵”文丽贞冷笑一声,“三四百万?大嫂的意思的要让爸爸拿出一千多万出来?”自己家里的钱就留着用来生崽?

    “爸的手里应该还有一些钱吧,”乔立国小心地看着乔老爷子的脸色,“还有你们手里应该也有一些钱才是。”乔立国指指他的姐姐姐夫们和弟弟弟妹。

    “我可以借你一百万”乔家大姑和丈夫对视一眼,知道今天这钱是躲不过去的了,那还不如爽爽快快地拿出来,毕竟他们有时候还得靠老爷子。

    “那么少?”叶静雅赶紧捂住自己的嘴,笑着朝乔家大姑说,“大姐,还有么?这实在是不够啊。”

    “我们就只能拿出这么多!怎不能因为你们我们不用吃了吧?”乔家大姑气笑了,一百万还嫌少?

    乔立国无奈,只得看向他的二姐。

    “别看我,我没有,大部分都花在我家灵琳嫁人的时候的嫁妆里了。”乔二姑摊摊手。

    “怎么可能?”白灵琳嫁人都是一年前的事儿了,乔立国粗粗地喷出一口鼻息,“难道你连几十万都没有吗?”

    “二十万,你要不?”乔二姑光棍地甩出一个数字。

    乔立国夫妇对视一眼,咬牙道:“那就谢谢二姐了。”蚊子再小也是肉。

    “哎呀,都不知道大舅你们都瞎忙什么呀?”白灵琳抱着抱枕,把玩着遥控器漫不经心地说,“找杜若拿不就行了吗?她那么有钱。”最后一句说得酸溜溜地,越是长大,想起当初在公证处听到的那笔财产,越是心惊和妒忌,那是多大一笔遗产啊?为什么她就摊不上这样一个妈呢?

    除了乔立国夫妇,其他人都面面相觑,乔二姑捧起女儿的脸,“宝贝,你真聪明!”看来二十万都省了,搞不好还能从那丫头手上也能拿点钱。

    乔老爷子心里也是一松,总算有人想到了,不用老家伙自己说出口,“你们去把那孩子找回来。”说起来也有6年没见那丫头了,哼,家里人都在也不回来看看,白养到那么大。

    文丽贞看着乔立国夫妇欲言又止的模样,“不会是她的钱用完了吧?”

    大家立马看向俩人,“不是,我们找不到她。”叶静雅也很恼怒。

    “什么话!做爸爸的怎么会不知道女儿在什么地方?”乔老爷子好像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难道你们这几年都没有联系过吗?都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不会吧,大家想。他们都以为杜若只是拉不下面子回来,毕竟是是被乔家赶了出去的。如果不是这样,那叶静雅偶尔给的一些贵重的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难道不是都不是想的是从杜若手里流出来的吗?

    真的不是,在地方当官比大家想像的还要有钱,况且叶静雅又是会做人的人,她知道她没有杜筱那么有钱,因此常常将家里别人送来的好东西大方地送给乔家姐妹。

    “我们找不到她。”乔立国低垂着脑袋。

    “我知道哪里能找到她。”乔芯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父母为什么这阵子急着找杜若了。只是她,有那么……有钱吗?摇摇脑袋,不想了,只要能够度过这关,只要她能顺顺当当地嫁进张家,她一定会找回杜若。

    第二十八 遛狗?

    遛狗?

    杜若还不知道乔家的事情,她现在已经忙完了所有的手术事宜,正准备回家,这两天一直都忙着医院的事情,陪着三胞胎的时间少了很多,每次只要回到家,都会被三道哀怨的眼神死死地锁住,让她无奈地保证,忙完这一次,一定会和他们的爸爸一起带他们去游乐园痛痛快快地玩一整天。

    她走在医院的楼梯上,如非必要,她一般都不太喜欢搭电梯,可能是做医生的都有点洁癖,杜若对电梯里那一点点空间里的浊气尤其不喜欢,因此能走楼梯都是走楼梯的。

    突然,杜若听到一把熟悉的声音,她微微顿了顿脚步,皱着眉头,刘姨怎么会在医院?

    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看看,杜若循着声音来到拐角处。

    “罗医生怎么样,我老伴的情况严重吗?”刘姨紧紧地拽住医生的白大褂,紧张地询问道。

    那位罗医生此时脸色非常的凝重,他听到对方的询问之后,一脸严谨地介绍道:“我们刚才帮李先生做了一次详细的检查,发现他多条冠装动脉阻塞严重造成供血严重不足,目前来说,即使我们对他进行心脏旁路手术,效果也不会很明显,我们的建议是做心脏搭桥手术。”

    “这个手术的成功率高吗?”李天扶住摇摇欲坠的继母,忙问医生。

    罗医生想了一下,“其实,心脏搭桥手术的成功率是很高的,只是……”他犹豫地看了一旁的刘姨,“李先生的年纪大了,加上情况比较严重,因此,还要等进一步的结果出来,我们才能向家属详细解答。”

    “罗医生,请你们一定要治好我的老伴。”刘姨听到了希望,立马哀求道。

    罗医生听到对方的恳求,脸色却依然不变,显然是见得多了,对刘姨十分官方地回答道:“当然,我们会尽力的。” 说着就先离开了。

    “阿姨,你别担心了,实在是严重的话,我会去托托关系,看看能不能请到这方面的专家。”李天站直身子,安慰道,心里打定主意回去问问岳父,看看他老人家有没有认识这方面的医生。

    想到这种情况,李天看了眼自己妻子,“你看着我干什么?”张岚欣一脸戒备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你明天回家去问问你爸,看看有没有认识的这方面的有名的医生。”虽然不满妻子的态度,但是这种时候,不能发脾气。

    “我爸是政界的,哪里认识什么医生啊?”张岚欣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她才不要回去被姐姐她们看扁,连这种事都要找自己爸爸帮忙。

    刘姨听见他们的争执,又不禁低头啜泣起来。

    真的是刘姨?“刘姨”杜若站出来,低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老妇人。

    “啊?”刘姨听到声音抬头一看,怎么若若在这里?她慌张地站起来,“你怎么在这里?”她突然想起,昨天杜若好像有打电话给她说,在上京医院接了个手术,只是当时她正着急着老伴的病情,没有怎么记住。

    杜若没有回答,她记得已经跟刘姨说过的了,看刘姨的样子也想起来了,“你怎么在这里?”明明昨天还通过电话,刘姨也没跟自己说什么啊?

    “是老李他……”刚刚因惊讶而停下的眼泪因为想起这个话题又开始流了下来。

    “是心肌梗塞,医生刚刚是这样子说的。”刘天明也很久没见过杜若了,毕竟只是她妈妈和杜若的关系,而且人家不是一般人,不好往上凑。

    “妈,别哭了!”王茜茜上前拍拍刘姨的后背。

    李天夫妇自杜若出现就一直看看她,看看了刘姨,这个人,是谁啊?怎么没听说过?

    张岚欣则酸溜溜地打量着杜若,什么时候老公这个继母还认识这样子的人?

    杜若闻言,松了口气,这病在国内应该手术成功率还是很高的,微微弯腰,对上刘姨的眼神,“刘姨,心脏搭桥手术不算什么大手术。”

    李天身边站着的张岚欣立马皱着眉头说,“人家医生说,爸爸这手术的难度会比较高。”年纪轻轻,口气还真大。

    拉了拉老婆的手臂,李天瞪了她一眼,虽然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不过不看人那身打扮,就看那身气度,也不会是什么路边随你欺负小虾米。而且在上京,你永远也不知道身边的人会不会是贵人,这个女人,整天仗着自己的娘家,到现在还没有人清楚这个事实,一点眼力劲都没有。他朝刘姨笑着说:“阿姨,这位是……?”

    “哦”刘姨忙擦干眼泪,“这是我以前的雇主。”虽然杜若对她好,但是也不能随便心安理得的利用别人,一旦被别人知道杜若那么有钱还有个好婆家,怕是老婆子以后肯定会因为夫家这边不断地麻烦杜若,与其到时弄僵关系,不如一开始就让人以为杜若和她只是一般的雇佣关系。

    杜若挑了挑眉,很快就明白过来了,不由地苦笑,刘姨真的蛮了解她的,她的确不喜欢乱牵关系,怕麻烦,尤其是这两人也不像是什么容易满足的人,这样做的确是最好的,淡淡地点头“你们好。”杜若,其实就是个自私的人。

    或许是觉得也不是什么亲密的关系,李天也就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就先带着老婆回爸爸的病房了。

    “若若,你先回去吧,你已经忙了一整天了。”刘姨哽咽着说。

    “刘姨,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杜若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刘姨,她抬头看向刘天明,“刘大哥,结果出来了以后,请通知我一声,我会和医院这边商量请这方面最好的大夫来做这手术。”

    “好,麻烦你了。”刘天明连声应道,如果有杜若帮忙,的确会好很多,毕竟他们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

    张岚欣站在窗口,突然她瞪大了眼睛,悄悄看了一眼在服侍病床上的公公的刘姨,偷偷地扯了扯老公的衣摆。

    “干嘛?”李天皱着眉头低喝。

    张岚欣指指楼下,示意他往下看。

    什么?李天看了她一眼,朝医院下面看,是刚刚那个人,只见她进了一部黑色高大的越野车的驾驶座,很快就开出了医院。

    “路虎诶。”张岚欣神秘地在李天的耳朵边说。

    “那么远,你也能看得见?”李天怀疑地看着他。

    “拜托,我怎么会不认识。”对丈夫的怀疑,张岚欣觉得是对他的侮辱,那些个好车她就是隔得再远也知道是什么牌子。她朝刘姨的方向努努嘴,“没想到你后妈还认识别个有钱人。”还以为就她的儿子条件换算不错呢。唉,可惜啊,只是雇主。

    李天心里也有些可惜,不过,这种事想想就抛诸脑后了。

    手机铃响,接听。

    一个慵懒的声音,“我,齐琛。”

    正好是红灯,杜若稳稳地踩下刹车,用同样慵懒的声音回答,“不是应该还在训练吗?”

    “晚上有个演练,现在稍作休息而已。”齐琛高高地挑起眉毛,看着意图偷听的那帮小子,做了个口型“滚”。

    杜若闭着眼睛,想象着男人此时懒懒地靠在墙上的样子。

    “那手术做好了吗?”虽然很大方地放人,可是如果媳妇可以留在自己的身边,当然是最好不过的啦。哪像现在,见天地独守空闺。

    “明天早上。”想想也有几天没见了,杜若自嘲地撇撇嘴,也不知道以前一两个月不见是怎么过来的。

    “我后天休假回去,三个小家伙肯定想他们的爸爸了!”差点忘了大事,好不容易将周瑞那家伙的假给抢了过来,可别到时候浪费了。

    “……好”杜若低低地应一声,想了想还是叮嘱道,“在浴室的柜子下面有准备好的药粉,回来的时候,要记得放一些在浴缸,好好地泡泡澡,听到没有?”

    “是的,司令大人,一定完成任务。”严肃地敬了个军礼,杜若的叮嘱让齐琛熨帖到了心里。

    杜若想着,一定要买个按摩椅回去,如果她不在的话,就可以让他回到家后坐在按摩椅舒缓一下胫骨。

    周瑞咬牙恨恨地瞪向挂掉电话后眉开眼笑的齐琛,努力地传达着自己的怒火,可是,某人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他扒了扒他的头发,“我的假期。”

    “哎,别这样,你的老婆就在营地,我老婆可不在。”齐琛厚颜攀上周瑞的肩膀,“大不了,等我媳妇回来了,我就把假还给你就是了。”

    原来您老人家之前没准备还人家的假期的啊?周瑞在心里哀嚎。

    杨启成在心里暗暗庆幸,幸好不是自己的假期。

    三胞胎听到爸爸后天就要回来,乐得一个晚上都不消停,一直在蹦蹦跳跳。

    晚饭过后,一家人在客厅喝茶。齐老爷子还饶有兴趣地陪着三个小豆丁坐在铺着毛毯的地上一起玩拼图。

    “老爷子这几天可是高兴了,带着他的三个曾孙整个大院溜达。”别说是老爷子,齐母想到大院那些个夫人有哪个对自家的三乖孙不眼红,“大院里的那些老首长可被你爷爷给气坏了,都攒着劲给家里的孙辈相亲呢。”

    “那我要不要通知齐琛一声,让他做好被群殴的心理准备?”杜若开玩笑道。

    齐母倒是若有其事的点点头,“是得通知琛儿一声,这帮小子又不是没揍过你老公。”说完,自己也乐了。

    “为这事儿,值!”齐父从报纸里瞧了那堆小孙子,豪爽地说。

    两婆媳都相视而笑。

    “妈妈”昊昊突然站起来,小胖爪撑在妈妈的膝盖上,歪着小脑袋,疑惑地问道,“妈妈,我的小罐子里还有多少钱?”

    “昊昊要买什么?”杜若和齐母都有些惊讶,连齐父也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想看看大孙子又有什么想法。他倒不是担心小家伙缺钱,而是这几天整天围着孩子转,倒是让他见识到了什么叫童言童趣,小家伙肯定又是有什么新发现了。

    昊昊为难地看了齐老爷子一眼,又低头想了一下,还是有些踌躇,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妈妈他们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