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幸福生活 > 第二十二章 甜蜜
    甜蜜

    一家五口竟然一直睡到晚饭时间,要不是门口传来门铃声,把杜若和齐琛吵醒了,他们还不知睡到什么时候。

    齐琛抹了抹脸,起身去开门。杜若则下床整理好衣服,顺便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把头发扎起来。

    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了一阵闹哄哄的声音。

    “老大,是不是嫂子来了?”一个声音急切地问着。

    “哇,听说还有三个小朋友。”听上去应该是个爱玩的男孩子。

    ……

    “立正”齐琛烦不胜扰,这一打开门,就被这群家伙蹭进来了,挡也挡不了,还唧唧喳喳个没完,要是把闺女给吵醒了,就有的受了,齐琛想起悦悦那可怕的起床气就有点胆战心惊,按理说,那么一个小东西,怎么会有起床气这玩意儿呢?

    杜若出来的时候,就发现齐琛脸黑地杵在一群站的笔直的男人面前,抿了抿唇,还是忍不住笑了,这画面还挺有喜感的。

    听到声音,齐琛马上转身,开口的介绍“这是我老婆”,都被后面大声地“嫂子好”“弟妹”给淹没了。

    “你们好!”杜若大方地朝大家点点头。齐琛腹诽,这帮小子,原来平时喊那么大声,也还是没有尽力。

    在军区里除了家属,也就只有医院还能见着几个女的,那帮小子看见杜若却没了往日那般你推我搡、毛毛躁躁的,各个都站得笔直,就像准备接受首长检阅的士兵一般,齐琛不厚道地笑了出声,觉得自己媳妇的气场还真是强的不行,咳咳,心里得意,也就只有自己能受得了。

    杜若也没办法,这种情况杜若早在M国的时候就有所发觉了,按理来说,杜若的漂亮虽然不受女性同胞的喜爱,但是应该是很受男人欢迎的,不过,周围的人对着杜若总是会很拘谨,就像是学生见着了先生一般规规矩矩,倒是女孩子日子久了与杜若比较有交流。

    齐琛见不惯这帮小子的傻样,“峰子,别在这里傻站着,来我这儿有什么事啊?”齐琛踢踢旁边人的脚,不满地催促道。

    “报告,”陈晓峰笑嘻嘻地出列,杜若听这声音知道便是刚刚问小家伙的人,“我们想在食堂请嫂子和小朋友们吃饭。”

    “你们的饭很好吃吗?”迷糊的懵懵懂懂的再带上一点奶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很显然,刹住了一大帮硬汉的心。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主卧门前的下方站着一个粉嫩嫩的小家伙,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小小的爪子正在揉着自己的眼睛,因为睡觉衣服滑了下来露出了一边肉肉的小肩膀,还有一双白嫩嫩地脚丫子才在地上,一个字,萌!

    “妈妈,抱!”小齐宣无视众多傻掉了的大人,直奔自己最爱的妈妈。

    杜若抱起儿子,三个小家伙中都爱赖在杜若身边,可是就属这个小儿子最甚。她亲亲儿子的额头,“只有你醒了吗?”

    “唔。”宣宣双手环住妈妈的脖子,还依恋地蹭了几下,把齐琛看的直冒火,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暗暗咬牙,一定得催人赶紧把家具送来,否则这几个小家伙绝对坏事。媳妇不在身边也就算了,在身边还吃不着,那不是太悲催了吗?

    感觉到一旁注视着自己火辣辣的视线,杜若不禁红了耳尖,想起刚刚在孩子房间的吻,忍不住祈祷,那些家具慢点到。她疼爱地拍拍宣宣毛绒绒的小脑袋,“宣宣,去喊哥哥姐姐起床了。”

    宣宣顺着妈妈的身体滑下来,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是要跟这些叔叔去吃饭吗?”

    大家都猛点头,就怕小天使不愿意。

    说是在饭堂吃饭,大概是那些家伙觉得训练辛苦,也就趁着这个名头稍稍放松一下,看起来也算是一个简单的欢迎会,来的都是齐琛那三中队的士兵军官和家属。

    齐琛一家子到达饭堂的那一刻,立即成为了全场的焦点。这一家大小,齐琛穿着一身笔挺的军常服,非常的英挺威武,他身边的杜若一身的连衣裙外面罩着件外套,清雅柔和,那三个小家伙就更不用说了,被杜若收拾的干干净净,穿着粉嫩的小衣服,格外的精灵可爱。

    一位戴着少校军衔,气质却很儒雅的军人走到一家人跟前,笑着捶了齐琛的胸口一拳,“齐少,你小子想羡慕死我们这些光棍是不?”吴学文跟齐琛也是一个大院长大的,虽然没有陈言和向晴跟齐琛那般亲近,但也算是齐琛的发小。因此齐琛结婚的时候,他也是知道的,只是还没有见过三胞胎而已。

    齐琛也不害臊,乐呵呵地嘿嘿一笑,摆出一副跟小昊昊如出一辙的臭屁表情,“这事儿,羡慕不来。”惹来了众人的拳头。

    大家见杜若一副温和的样子,也纷纷上前来搭话。

    杨启成和周瑞更是将自己的老婆带到杜若跟前,介绍认识。

    “嫂子,这是我媳妇。”杨启成指着自己的老婆。

    “嫂子,这是我的媳妇和孩子。”周瑞抱着一个看上去只有两岁左右的宝宝也跟了上来,手里还牵着一个女子。

    杜若笑着看着眼前打扮时髦的杨晶晶和落落大方的赵晓曼,认出来这两人也是在今天下午那群军嫂中的一员,“你们好!我刚刚来到这里,可能以后还需要你们多多照顾呢。”

    “呵呵,那是,家里男人调过来的时候,我们可是就已经跟着住进来了。”杨晶晶一笑,本来杜若不来,这三中队就属她和赵晓曼最大,现在硬生生矮了人家一头的感觉真不受。

    赵晓曼脸色微变,赶紧补救道,“嫂子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尽管出声就好了。”

    心中一哂,她当然不会放在心里,杜若说了声谢谢,转眼看了看赵晓曼怀里的宝宝,伸手碰了碰娇嫩的脸颊,笑眯了眼,“真可爱!”

    听到别人夸奖自家的孩子,赵晓曼冲了她一笑,“哪里及得上您家的孩子!”说完还羡慕地朝随着爸爸玩的三胞胎一眼,她家周瑞最喜欢孩子了,可惜军人只能生一个孩子,她朝杜若歉意地一笑,“嫂子,你们家里还没收拾好吧?有空可以带着孩子到我们家里坐坐”三个孩子都养得那么好,得跟人家学习学习,“我可以向你取取经。”

    杜若笑着答应了,只是此时,杨晶晶“哼”地一声转身离开了。赵晓曼跟杜若道了声歉,追着她跑了过去,留下杜若一人若有所思地望着杨晶晶的背影。

    “妈妈,快过来!”齐悦悦坐在爸爸怀里,开心朝她妈妈招手。

    这时台上竟然是杨启成在致辞,杜若看见杨晶晶正一脸骄傲地站在她丈夫的旁边。

    “怎么啦?”本应是齐琛上台的,可是他有时间情愿多呆在自家媳妇身边,只是他发现媳妇好像一直都在看杨启成的老婆,不由地皱紧了眉头,难道那女人欺负自己媳妇了?

    杜若好笑地看着紧张的男人,心里却因为他总是能注意到她的情绪变化而感到温暖,“没事。”不再看那个人。虽然她是医生,可是也没有兴趣上赶着给别人治病的道理。看看再说。

    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三个小家伙吸引过去了。

    “爸爸!我要这个。”齐昊扯扯爸爸的衣袖,指着桌子上的小糕点。

    “好!”二十四孝的齐爸爸赶紧给儿子弄上一块。

    “爸爸,我要……”

    齐悦悦和小宣宣也相互争着要爸爸服务。杜若也不帮忙,恶趣味地看着男人手忙脚乱的样子,或许是因为许久没见着爸爸,三个小包子一整晚都黏在齐琛身边,连最爱的妈妈也顾不上了。不过,很明显,齐某人被奴役地很快乐。

    食堂的人都大跌眼镜,似乎很是无法接受平时一副冷脸的男人现在表现出来的一副奶爸和妻奴的模样。

    因为第二天还要训练,欢迎会早早地就结束了。

    回到家里,洗白白的小包子余兴未了地在床上蹦蹦跳跳,齐琛则一脸郁卒地看着这三个小家伙,再看看浴室紧锁的门,心里又爱又恨。

    似乎是感觉到了爸爸哀怨的目光,小宣宣坐在床上,昂着小脑袋看着爸爸,“爸爸,你是不是想上洗手间?”平时昊昊想嗯嗯又找不到厕所的时候,都是这样一副表情。

    “爸爸,我知道,下面还有一间洗手间。”悦悦晃着小辫子,跟爸爸分享着自己的新发现。

    “爸爸肯定是等不及了!”昊昊一副“你们不懂”的表情,“爸爸,你可以进去跟妈妈说一声,就可以嗯嗯了。”平时他想嗯嗯的时候,就算悦悦在洗澡,也没有关系的。

    齐琛眼睛一亮,一个箭步冲到昊昊面前,大手捧起儿子的小脸蛋,“啵”的一声大力地亲了一口,“儿子你太棒了!”再拍拍其他两个小脑袋就进了浴室。

    小家伙们同情地看着爸爸急匆匆的背影。

    “爸爸,真可怜。”昊昊似乎是深有体会地点点头,肯定忍得很辛苦。

    “妈妈真惨……”悦悦小声地嘀咕,一旁的小宣宣深有同感地点点头,每次昊昊在他们洗澡的时候嗯嗯,都很臭的。

    齐琛几步来到卫生间门口,里头传出哗哗的流水声,那水声仿佛像猫爪一般瘙痒着他的心田,一阵一阵的,荡起一圈圈的涟漪,让人不由得心驰神荡,浮想联翩。

    正洗的兴起的杜若听到开门声,转身错愕地看着进来的男人,看看浴室的门锁,“你怎么进来了?”

    “那玩意弄弄就开了。”齐琛勾起唇角,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慵懒的笑容看向媳妇,浴室里热气氤氲,杜若正站在花洒下,曼妙的身材,修长的双腿,晶莹白洁、若羊脂白玉凝成的肌肤,刻画出优雅绝伦的美妙曲线,充满着诱人的魅力,让人窒息。齐琛的眼神愈发的幽暗,他不由自主上前一步将媳妇整个人都抱进怀里。

    杜若顿时象煮熟了的虾一般,红遍了全身,“你,你,你不是洗过了吗?”紧张到忘了挣扎。

    “呵呵呵呵”浴室里传来齐琛愉悦的笑声。

    手指摩挲手下滑腻的肌肤,齐琛低头吻了吻晶莹如玉的香肩,沿着颈线慢慢地吻上去,双手在杜若两脚发软的时候适时地抱紧了她的腰身。

    “嗯……”杜若知道大势已去,反手抱住男人的头,断断续续地说“孩子……还在……外面……”

    “玩累了,他们自己会睡的。”齐琛急切地吻上杜若的唇,不满媳妇在这种时候不专心,搂着腰身的手又紧了几分,让她那柔软娇美的身躯毫无空隙的贴着自己。

    浴室里,雾气蒙蒙,绮丽而芳香,合着其间的粗喘娇吟,奏出了一曲春意盎然的旖旎旋律。

    等到齐琛抱着浑身发红,软弱无力的杜若出来的时候,三胞胎早已经在大床上睡得天昏地暗了。

    齐琛看着怀里的人儿,脸上漾满了柔情,今晚真是累坏她了,倾身餍足地亲了亲杜若的额头,直到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才跟着进入了黑甜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