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幸福生活 > 第十章 失算 第十章
    天气已经渐渐变冷起来,杜若早晨起来晨练也不再是一身薄薄的练功服,而是在刘姨的叮嘱下,早早地穿上了较厚的长衣长裤,即使杜若知道自己身体很好,但是也不想罔顾刘姨对自己的关心,这样的早晨,杜若下身一条样式简单的浅灰色运动裤,上身陪着一件带帽的卫衣,显得清爽而富有朝气。

    一招一式地比划下来,杜若已经将所有的武功都耍了一遍,且越发地行云流水。拿起一边椅子上放着的毛巾,杜若擦擦脸上的汗,呼,满意地点点头,终于能够收发自如了。

    本事果然还是实实在在地掌握在自己手中,心里才有安全感。杜若心情颇为畅快地往屋里走。

    刘姨见杜若进屋,才将早已准备好的早餐端上餐桌。

    杜若拿起一个热乎乎的小馒头,正准备吃,就看见一旁的刘姨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杜若疑惑地放下手中的馒头,“刘姨,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啊……”刘姨紧张地咳了咳嗽,“没……没什么,其实也没有什么。”

    见刘姨紧张地绷直了身体,杜若想,难道自己在刘姨心目中很可怕吗?无奈地安抚,“刘姨,不用紧张,有什么事你说说看,能帮我肯定帮,如果不行,我也可以帮你想想法子啊。”

    其实也不是很可怕,只是杜若有时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贵气,总是让之前贫苦了半辈子的刘姨感到小小的压力,更何况,刘姨现在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就更加忐忑了,“其实就是我多嘴惹的祸……”说完,又小心地看了杜若一眼。

    杜若轻轻地点点头,鼓励刘姨继续说。

    “你不是开了个药方吗?”刘姨懊恼地垂下脑袋“我用了几个疗程后,这老胳膊老腿的就好了很多,就……然后有个老朋友也是这毛病,我就把药方给了,我昨晚听天明说,这药方是不能乱传的。”

    还以为是什么事。杜若看到对方担忧、后悔的眼神,不禁心中一软,低声道,“刘姨,不用担心,不是什么大事。”

    “嗯”刘姨见杜若没有生气,不禁眼睛一亮,“我的那个朋友用了,是没有那么痛了。”

    “呵呵,那药方就是缓解风湿并疼痛的啊,如果你的朋友是得了风湿病,当然有效了。”杜若点点头。

    不过,“刘姨,你一定要问清楚对方是不是的这个病才行,中医讲究的是对症下药,以后可不能随便给人家药了。”杜若认真地叮嘱刘姨。

    “唔,我知道了。”说罢,刘姨又与有荣焉地挺了挺腰板,“我那风湿,天明不知带我去看了多少医生都没治好,若若一出手,就搞定了,那么厉害,怎么会治不好别人的呢?”

    杜若看着刘姨,知不知道刘姨的自信是哪里来的,其实杜若真的只是开了药方让刘姨外用加内服,并没有再用到其他,可是就是因为这个,老人家却坚信自己是个很厉害的中医医生。

    “若若,你的药方流传出去真的没事吗?”刘姨开始觉得那个药方就是杜若的祖传秘方,心里打定主意要去把它收回。

    杜若笑着摇摇头,“不要紧的。”虽说现在还不适宜让别人知道自己会医术,但是只是个药方而已,杜若自己并没有出手救人,影响也就不大。当初学医时,家族的祖训便有悬壶济世一条,医者仁心,能够帮助到别人,杜若不会不高兴,再说,这也是一种缘。

    因为下午要去蒋少贤的律师事务所办事,接下来的时间,杜若就没有心思去管刘姨了,用完早饭,全部的精力就都放在了琢磨蒋少贤传真的合同上面,就连午饭也是刘姨端上书房来的。

    昨晚离开乔家后,杜若就接到蒋少贤的电话,之前杜若托他找的理财师已经找到了,问杜若有没有空一起吃顿饭,见个面,大家坐下来聊一聊。杜若正巧没有吃晚饭就出了乔家,三个人就约到了一起。

    杜若回到家后,考虑了一下,觉得那个理财师还不错,当下就打电话给蒋少贤,请他帮忙联系那位理财师,约定今天到蒋少贤的办公室签约。

    今天一大早,杜若就收到了蒋少贤按照双方谈妥的条件拟好的合约,关系到杜若的全部家产,杜若不得不不仔细地推敲。

    下午,看了一个上午的文件,杜若稍作休息才准备出发。

    杜若换衣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小腹似乎明显了不少,杜若揉了揉额头,这还不满四月,按理不是还看不出来的吗?杜若打定主意,静下心来晚上回来为自己把把脉。

    杜若开着车,直奔目的地。她到达24楼后,问前台的接待人员“请问,蒋律师在吗?”

    “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前台小姐略微地评估一下,很客气地说。

    杜若点点头,“是的。”

    “请您稍等片刻,”前台小姐马上拨电话。

    杜若明显感觉到,当她走进律师事务所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周围谈话的声音也小了不少。

    杜若不禁微微挑眉,这上京

    也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前台小姐放下电话后,马上满脸笑容,“蒋先生马上就来。”

    杜若露出了个微笑,道谢。

    “杜小姐,”蒋少贤果然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很抱歉,让您久等了。请随我来。”

    杜若随着蒋少贤进入办公室,发现那位理财师已经在那里坐着了。

    “你好!”魏泽华虽然在昨晚就已经见过杜若了,但心态不同,此时在心里简单的对杜若做了一番评估,怪不得要请人来管理这孔方兄,瞧着杜若这身从容的气质,真的和钱财拉不上关系,更适合做医生或学者。

    “你好!很抱歉,我来晚了。”杜若微笑着握了握魏泽华的伸出的手。

    “不晚,是我提前来,和少贤聊聊而已。”魏泽华笑着解释。

    蒋少贤看着二人的互动,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一个是自己的朋友,还是即将共事的同事,一个是自己老板,这两人能签约,自己也省事不少。

    果然,两位都对那份合约感到满意,顺利地签下合约。

    “以后就麻烦你了,魏先生。”杜若签下最后一件文件,与自己新上任的私人理财师握了握手。

    “哪里!是我要谢谢杜小姐给我这个工作的机会。”魏泽华真诚地道谢。

    杜若笑了笑,没有再说些什么。

    接下来的时间,魏泽华都在针对杜若的财产给杜若讲解自己初步拟定的接下来的管理投资计划。等到全部结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杜若婉拒了一起吃晚饭的邀请。这一个下午下来,杜若觉得自己感到很疲累,只想赶紧回去,了解自己不正常的原因。

    起身告辞,杜若走至门口,转身对蒋少贤说,“蒋律师,谢谢您。”谢谢你这一段时间的照顾,杜若知道,如果不是这个人尽心尽力地帮自己找,也不会那么快有结果。

    “唔,”蒋少贤知道这声谢谢是为什么,也不推辞,直接应了下来。本来只是看在与杜女士的故交份上,可是这些日子下来,是真的欣赏这个女孩子,才会以长辈的姿态处处多加照顾。

    杜若见对方应下,也就不再多说,有些事情放在心中,表现在行动中,不是嘴巴说说就可以的。

    杜若一回到家之后,匆匆地吃完晚饭就回房了。

    浴室里雾气弥漫,杜若坐在按摩浴缸里头,任由一波波水花打在自己身上,只是皱着眉头在想自己刚刚把脉的结果。

    三胞胎……

    杜若无力地呻吟一声,把头靠在浴缸边上,这完全不在自己的预想之内。

    这个脉象让自己实实在在地震撼了一把,无论自己把了多少次,脉象都还是显示三胞胎。杜若寻思着,明明自己上一世打掉的孩子只有一个,为什么这一世会变成三胞胎的?莫非是那一世的自己丝毫没有养好身体,导致只有一个宝宝成形,另外两个则太小?

    重生以来,杜若第一次失去了冷静。

    直到躺进被窝,杜若依然还是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杜若安慰自己,只是一个孩子变成了三个孩子,自己赚了不是吗?明明自己也不再纠结上一世究竟是几个孩子,那么,为什么总是睡不着呢?杜若的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不行!肚子在按这种速度大下去,很快就瞒不下去了。”杜若临睡前嘀咕,迷迷糊糊地想……要是被那个男人知道了,自己肯定跑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