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幸福生活 > 第二章 遗嘱
    遗嘱

    “若若,你来了!”背后传来一阵中年男人的声音。

    乔若身形一顿,缓缓地回过身。

    来者便是乔若的爸爸,乔立国。要说,乔立国今年已经45了,但看上去也就和30多岁的蒋少贤差不多,一副并没有因为经常应酬而走形的好身材,还有因为岁月的沉淀而更显成熟男人魅力的五官,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命好。

    谁说不是呢?爹妈生了好皮相,又有还算可以的家世,到了结婚年龄,又娶得了要背景有背景、要钱有钱、要才有才、要样有样就是没有健康身体的老婆,有了老婆的助力,在政界也算是小有所成。不过,不健康有什么所谓,虽说老婆现在去世了,或许会多走一些弯路,现在自己脚跟好歹也已经站稳了。自己又能够把一直在背地里的初恋扶正,还能够接回在外的女儿和小儿子,至于,老婆把遗产全都留给了女儿这件事,虽说很不满这种做法,但是,女人遇到这种事,生气是正常的。再来,虽说老婆的遗产很多,但自家也不穷。再说了,自己女儿的还不就是自己的嘛,即使女儿之前和妈妈好一些,但母亲去世,对自己父亲总是更加孺慕的吧!乔立国表示很淡定。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乔立国见乔若只是定定地望着自己却不说话,有些尴尬地嗔道。

    “立国,怕是孩子最近太伤心了!”乔立国旁边的一位女子温柔地劝道。

    乔若看向那个女人,叶静雅,一袭白色连衣裙,一头长发轻轻挽起,脸上略施粉黛,使得五官更显柔和,再加上一双柔顺温柔的眼眸,年近40了,还是一副清新自然的模样,

    简直就是无可挑剔。

    怪不得能在乔立国身边带这么多年。

    乔若低头,眼中隐隐闪过嘲弄。

    蒋少贤见乔若不语,便出言打破这有些僵持的气氛,“时间快到了,我们进去吧。”

    “对对对,爷爷奶奶他们还在里面呢!”乔立国连忙说道。

    乔若走进里面,看到乔家的一大家人都在,眼里没有一丝波动。有什么好奇怪的呢?那一世也是这样,全家都在,说是为了说服自己不要改性,毕竟是乔家的长孙女,那是自己是怎样想的?哦对了,是还以为是乔家重视自己吧,其实不过是重视妈妈的遗产罢了,只要自己一日是乔家人,就不怕没有交出家产的日子,尤其是自己最后还傻傻地被激得主动松口了。

    乔若向爷爷奶奶微微颔首,也不理其他人,便自己找了在办公室找了个地方坐下。

    “乔先生,乔小姐,先再次自我介绍,我是蒋韩律师事务所的蒋少贤,受杜筱女士所托,对其遗嘱进行宣读和交接处理工作。”蒋少贤微微扫视了一下众人,“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现在开始工作!”

    “且慢!”干涩的女声响起。

    蒋少贤疑惑地抬起头,见是乔若出声,“请问,乔小姐有什么问题?”

    乔若不舒服地皱皱眉,拿起旁边的一杯水,稍稍润喉。

    “我母亲的这份遗嘱应该只是涉及乔家和我个人的问题吧?”

    “当然!”蒋少贤挑挑眉,应道。

    “哪来那么多话……”一旁的一位女孩子不满地嘀咕。

    “闭嘴!”乔爷爷用拐杖敲敲地板,皱着眉头问乔若,“若若,你想说什么?”

    “我以为这里应该没有她们的什么事吧!”乔若看了看乔立国旁边站着的抱着叶毅的叶静雅和叶芯。

    “若若,你怎么对你叶姨说话呢?”乔立国一听,立马大声训斥。

    叶静雅瞬间红了眼眸,白了白脸,却仍然不忘拉住乔立国,甙类的美眸凝视着他“立国……别这样……”叶静雅轻轻叹口气,“既然孩子不喜欢……我们就出去等你好了……”语罢,又小心地瞄了乔家老爷子一眼,微微点点头,小声地说:“那我们先出去了。”

    说着,就抱着叶毅和叶芯出去了。

    “若若,他们是姐姐和弟弟!”乔奶奶心疼孙子。

    乔若恍若未闻。

    “可以开始了!”乔若朝蒋少贤点头。

    蒋少贤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就像刚刚不是他在一旁看了一场好戏一般。不过也对,作为律师,这种场面还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根据杜女士交代,遗嘱需要乔若小姐、乔立国先生以及乔振邦先生亲自在场才能宣读。在宣读遗嘱之前,我介绍一下上京公证所的公证员沈玉珍女士,杜女士的遗嘱由上京公证所沈玉珍公证员进行公证。现在人都到齐了,我这就开始宣读遗嘱。”

    蒋少贤弯腰打开桌上的公文包,从里面掏出几张纸来。几段套路式的公文之后,就是遗嘱的重点了。

    “我名下拥有的财产包括济世医药集团百分之二十股份,建业地产集团百分之十股份,晨阳集团百分之六股份,达塘集团百分之三股份……C国银行存款两千八百五十二万元,银行瑞士银行存款两亿三千七百万法郎,以及保险箱里价值八千万元的珠宝,几处物业包括英国私家园林一处,上京雅琳别墅区的一处别墅,位于上京怡景路艺萃园46号楼502号的公寓一套,另外宾利汽车一辆。以及包括各物业内的家具若干……”

    蒋少贤花了一段时间,才杜筱的财产清单念完,停顿之余,微微扫视了周围一眼,直至发现乔家中人精彩纷呈的脸色后,才心满意足地接着宣读。

    “我名下的所有财产均由我的亲生女儿——乔若继承。”

    “如果没有问题,请乔小姐在上面签字!”蒋少贤将财产让渡书拿给乔若签字。

    “等等!”乔立国突然出言打断。

    乔若和蒋少贤都抬头望着乔立国。

    乔家人也纷纷投以各种各样地目光,其中以期待为最甚。

    乔立国真的后悔了,没想到杜筱在国外还有那么多财产,竟然是自己不知道的。所以一说签字,想都没想就出声阻止了。

    可是,乔立国看着望着自己的两人,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说,不准签?这我也有份?可是他们还有自己婚前和妻子的协议,妻子的财产可以帮助乔家,但最终还是归妻子生的孩子所有的。

    乔立国“呃”了半天,暗暗着急,又不禁埋怨家人,都在看什么看,怎么就没帮忙说句话呢?没有办法,半天才嗫嚅出一句话,“你们现在签的是什么?若若,改为杜姓的话,就不没有必要了,毕竟你是乔家的长孙!”

    不姓乔,难道就不是乔家长孙了吗?蒋少贤内心腹诽。

    真没用!乔家众人在心里唾弃道。

    “是财产接受书。”乔若说完,便唰唰地签下大名。

    乔立国心里那个疼啊,“那就好!”

    乔家人都心疼地直抽搐,钱啊……眼看着在自己眼前飞过。

    蒋少贤接着念,“此外,我希望我的女儿——乔若,可以在我去世后,正式改名为杜若!”

    “乔小姐,这个是杜女士的遗嘱。至于关于修改姓氏,如有需要,可以一起在这里办理!”蒋少贤再接再厉递上一份文件。

    乔若接过文件,想也没想就往上签字。

    “乔若,你可想清楚了?”人群里传来一声尖锐的女声。

    唉,有完没完?乔若看向那人。

    一身得体的职业套装,还算精致的妆容,始终抬高的下巴,无不显示女人高傲强势的作风。

    这人,好像是姑姑?至于是第几,抱歉,忘了。

    乔若停下手中的笔,似乎在等待下文。

    “乔若,你可想清楚了?你改了姓,可就不是我们乔家人了!你妈妈无非就是担心,你爸爸再婚后,家里对你不好!你是乔家的长孙女,我们还会让别人欺负你不成?你想想,你一个女孩子,还是学生,没有别人帮忙,哪里打理得来那么多事情!”

    长孙女?的确,是长孙女,而不是长孙。当初爷爷不也是这么保证的么?刚开始时还好,可是后来,叶静雅又生了个儿子。孙女什么什么的,哪里及得上孙子?到头来,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别人算计自己?

    “咳……”

    大家都望向那个虚握拳头在唇边做咳嗽状的男人。

    “咳……”蒋少贤淡定地笑笑,“不好意思,律师的老毛病又犯了,我只是忍不住想提醒一下各位,即使乔小姐易姓,但在法律上,她还是乔家的女儿!也就是说,请容许我打个不好的比方,将来乔立国先生的遗产也是有乔小姐的一份的。”

    乔立国脸黑了。

    乔家众人沉默了。

    乔家姑姑失声大喊,怎么可能?

    乔若默,低头掩下眼角的笑意。现在,乔若不得不相信,妈妈或许真的跟这个蒋少贤有些交情。否则,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帮自己呢?

    最后还是乔老爷子表示,乔若不管是姓什么都是乔家的人。

    接过乔若递过来的文件,蒋少贤跟她握握手,“文件已经生效,还剩下的一些手续我会尽办好!请乔小姐,哦,不,是杜小姐,请放心。”

    “劳烦蒋律师多费心。”杜若颔首,也不多言,就转身离开了。

    杜若在大大门口看见乔立国跟叶静雅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乔家众人早已先行离开了。

    杜若拦下一部车,前脚才刚刚踏上车。

    “乔若!”

    杜若返身一看,微眯眼,叶静雅。

    “有事?”杜若也没有动作,只是这个姿势看着叶静雅。

    “乔若,别这样!你终究是乔家的孩子!你爸爸他是爱你的!请你试着接受我们,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姓杜,要伤我们的心呢……”叶静雅苦口婆心地劝着。

    杜若站在那里,等她说完。

    慢慢地,叶静雅说不下去了,“乔若……”

    “嗯?你说完了?”

    杜若坐进车里,“姓杜不姓乔,并不代表着,我就不是乔家孩子了。”不知道这句话,你什么时候才能反应过来呢,叶静雅?

    杜若心想,这一世,我只想好好地好好守着妈妈的东西,至于乔家那一份,她不屑,但是……杜若坐直身子,叶静雅若想要,那就要看看她能让自己得到什么了。

    是我的,谁也别想拿走,不是我的,我也不屑于要。

    “乔若……”叶静雅闻言,一怔,这是什么意思?看着眼去的车子,又伸手欲去拦阻,被后面的乔立国抱住。

    “静雅,好啦!这不是你的错!”乔立国看见爱人泫然欲泣的脸,心疼地安慰道。

    “立国,如果不是我因为小毅病了,突然去姐姐病房找你,也不会让乔若知道了,大闹,最终害得姐姐去世。乔若也不会离开!如果我不去找你就好了!”叶静雅在乔立国轻轻地啜泣着。

    “别傻了!杜筱本身就是有心脏病,活不久了,不怪你!”乔立国连声安慰道。

    “呜呜……当时,我真的慌了!小毅生病了!我……”

    “好了,好了!”乔立国安慰着……

    “那你真的不怪我?”叶静雅抬起那种梨花带雨的小脸,楚楚可怜地问。

    “当然!”乔立国被这样一看,心神一荡,保证道。

    蒋少贤将手续落定,走出大门,便看到这二人亲密地抱在一起私语的场面,突然有种自己今天捡便宜的感觉,毕竟免费看戏这种事不是天天都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