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宫主,该吃药了+番外 > 7、第七章
    邻桌的女子总算是回过神来,拍桌而起:“原来你就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妖孽!真是不要脸!本姑娘今日就替天行道!”说着就拔出剑朝离无言刺过来。

    离无言毫不反击,却笑了笑往云大身后一闪。

    那女子愣了一下,愤恨地将剑收回,撇开她师兄伸过来的手,娇叱道:“堂堂七尺男儿竟然妖行媚状,只知道往别人后面躲!真是厚颜无耻!”

    话没说完,旁边却有两个早已蠢蠢欲动的刀客提着刀进攻过来。

    离无言知道这两人面对云大不会停手,就没有再躲着,钻出来与他们交上了手。那两名刀客看着五大三粗,却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乒乒乓乓三下两下就落了下风。

    在座这些人云大一个都不认识,早就猜到他们并非出自高门大派,再一看这交手的架势,更加深信这不过是一些乌合之众,于是就好整以暇地一边喝酒一边看他们打,明明打得不精彩,却愣是做出一副兴趣盎然的模样。

    离无言朝他瞟了一眼,不满意地撇了撇嘴,几招就把那两人打趴下来,朝他们身上踢了踢,走回来落座,一脸哀怨地写道:你都不帮我。

    “没必要啊。”云大勾唇一笑。

    旁边那女子见他们二人言笑晏晏,觉得甚是刺眼,再次提剑刺过来。

    云大抬手夹住她的剑尖,微笑道:“这位姑娘可是与离宫主有什么恩怨?”

    “没恩怨就不可以教训他吗?这种人必定没有父母师父管教,属于武林败类,人人得而诛之!”

    离无言抬眼看她,脸上的笑容缓缓收起,逐渐被冷意代替。

    云大心头一凝,知道他动了杀机,连忙将剑往前推,笑得极为真诚:“姑娘既然与他无冤无仇,还是回去用饭吧,他与鄙派有一些过节,要动手也是鄙派的事,姑娘就不要费心了。”

    那女子听得一愣,随即竖起柳眉:“你胡说!你刚刚还说与他是朋友,现在又说有过节!”

    云大被她扰得头疼,忍不住冷下了脸:“两码事,姑娘还是听你师兄的话罢,离宫主也不是你想杀就能杀的。”

    这句话说得极为平淡,可是这女子却偏偏被激起了斗志,恼怒地瞪了离无言一眼,挥剑就朝他扫过来。他师兄想拦她又想护着她,一时有些束手无策。

    离无言身影一动,外人都没看清他的步法,就见他已经夺了那女子的剑反手横在她颈上,不过眨眼之间,无声无息,看着叫人直冒冷汗。

    女子的师兄倒吸一口冷气,慌忙就要上前阻挠,被云大一把拦住。

    云大见离无言眉目间妩媚尽褪,只余冷冷的戾气,在他即将割破那女子喉咙时,迅速从袖中飞出针钉在那把剑的剑尖上,银针尾端一根银白丝线牵在手中,手指微动,迅捷精准地将剑尖拉开半寸,看着离无言道:“离宫主,卖我几分薄面,此事到此为止。”

    离无言斜眼扫过来,与平日里娇俏的模样大相径庭,显然杀意未褪。

    云大无法,只好添了几分内力,硬生生把剑从他手中夺了过来,收回银针后将剑横放在桌上,扫视四周,缓缓道:“离宫主如今与流云医谷有些瓜葛,在下须带他回谷复命,不想横生枝节。在座诸位既然与离宫主无甚私怨,还是不要徒惹是非的好。”

    周围的人早就猜到他身份不一般,在听到“流云医谷”四个字时大吃一惊,齐齐将目光投向他的腰间,只有离得近的几个人隐约看到一枚玉佩的边角,不过即便看不清全貌也对他的话信了九成。

    这些人之前就听说过流云医谷的人在打听离音宫,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打听到,因此他们二人进来时确实不曾想到其中一人会是流云医谷的大公子,甚至一些年轻小辈连离无言都没认出来。

    云大言已至此,见一群人傻愣愣的,忽然觉得有些烦躁,桌上的菜还剩一半却不想吃了,见离无言黑着脸直直立在那里,二话不说就拽着他胳膊将他往楼上拉,到了客房门口才将他松开,笑了笑:“还没消气么?人家姑娘只图口快,不必一般见识。”

    离无言唇角的线条依旧冷厉,眸色黑沉沉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云大看着他敞开的门又看看一旁自己这边的门,略微有些踌躇,拖着他上来是防止他再起杀意,本不想多管闲事,可走到自己门口时却觉得脚底黏在了地上似的,怎么都提不动,垂眸在眉尖摸了摸,低叹了口气转过身,走进了他的房间。

    离无言正坐在榻上发怔,见他进来,忽然展眉一笑,又恢复了先前妩媚多情的样子,就好像大堂中嗜血的人从没出现过。

    云大早就习惯了他的变脸神技,也不觉得惊讶,直接走进去坐在桌旁,看着他。

    离无言眨眨眼与他对视。

    云大话到嘴边忽然卡住,在喉咙中滚了几滚,出口却变成:“没吃饱吧?要不要喊店小二再送几道菜来?”

    离无言微微一怔,摸了摸肚子笑起来,这笑容难得清爽简单,没有刻意的媚色,也没有常见的轻浮,只是一个纯粹的笑,一边笑一边点了点头。

    云大盯着他的笑脸,短短一瞬后忽然撇开视线,站起身出门去喊店小二。

    没多久,饭菜上桌,离无言吃得十分畅快,还拉着云大对饮了几杯。云大只是与他闲聊,直到回房休息都没有再开口提之前的事。

    入了夜,云大躺在榻上有些难以入眠,心道果然是风餐露宿惯了,如今有了这么软绵绵的褥子却反倒睡不着,不由失笑,也不知究竟躺了多久,终于渐渐有了几分睡意,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隔壁的窗户有轻微响动,倏地清醒。

    睁开眼侧耳倾听,再没有任何动静,云大担心离无言那边出什么事,迅速起身穿好衣服,打开门去隔壁敲了敲,依旧没有任何动静,蹙了蹙眉干脆手一推,直接打开了门。

    “离宫主?”

    就着暗淡的光线走进去,床榻上竟没有半个人影,云大吃了一惊,掏出火折子,借着微弱的光线打量四周,除了敞开的窗子,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现,什么都没来得及想,迅速收起火折子跃上了窗。

    这里是二层阁楼,外面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一片,云大蹲在窗口缓了片刻才隐约能辨别物事,却没见到离无言的身影,想了想觉得以他的身手若是有人闯入不至于无声无息,而且自己也没听到外面有任何动静,看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自己出去的。

    略微思量了一会儿,远处忽然传来隐约的乐声,云大愣了一下,连忙朝那方向掠去,足下借力,翻过高耸的城墙,很快就到了城外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

    山上的树早已剥光落叶,沉沉夜色中却依然疏密无秩地错落着,遮挡住他的视线,只余耳中悠扬婉转的埙乐,在这万籁俱寂的黑夜中透出无限的空远,也压抑着淡淡的落寞,幽深、悲戚、哀婉,如鬼魅似幽魂,直直闯入人的心里,撕出一道口子。

    云大听得胸口有些堵塞,他并不精通音律,却不妨碍欣赏的本能,再加上离无言对音律掌握得炉火纯青,由他吹奏的曲子,即便是不懂的人也会听得动容。

    云大半晌未动,神思有些恍惚,随着音律忽高忽低、千回百转,眼前似有光影流动,渐渐浮现出离无言在医馆时煞白的脸、青紫的唇、倔强的眼,紧接着又浮现出他站在海边,长风盈袖,目光悠远而宁静,再之后,却变成一张妖娆的笑脸,如同戴着轻薄的人皮面具。

    一曲吹尽,云大让寒风吹得有些清醒,听到曲声再次响起,忍不住垂首捏了捏眉心,忽略心底的一丝异样,飞身而上。

    离无言看着凭空出现在山顶的人影,手中动作顿住,乐曲也生生卡断,尾音飘飘忽忽地消散在寒夜中。

    云大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轻笑道:“好雅兴。”

    离无言迅速回神,冲他扬了扬唇角,再次吹奏,这次的曲调变得有些轻快,可惜再轻快的曲子,用埙吹出来都会平白添上一丝呜咽,如同强颜欢笑。

    云大听了一会儿听不下去了,抬手按住他的手指:“别吹了。”

    离无言看了他一眼,不情不愿地将埙从唇边拿开,又冲他撅了撅嘴表示抗议。

    即便月色黯淡得几乎不见,云大还是看到了他的动作,好气又好笑,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我一直觉得奇怪,你怎么会对女子有那么深的仇恨?”

    离无言看起来心情还不错,冲他娇嗔地瞪了一眼,在地上写了两个字。

    光线太暗,云大低着头没看清,问道:“写的什么?”

    离无言抓起他的手,手指抵上他的掌心。

    云大神色一顿,抬眼朝他看了看,又将注意力凝注在掌心上,也不知怎么了,竟让他指尖的游走撩起一丝心弦,等他写完才回过神来,重复他的话:“污浊?”

    云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费解地看着他模糊的眉眼。

    离无言支着腮冲他笑,又写道:女子如淤泥,污秽不堪,为何不杀?

    云大一瞬间觉得脑中打了结,愣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万事不可一概而论,事分黑白,人分善恶,女子也并非都如你所说。比如今日挑事的那位姑娘,虽说确实有些招人厌烦,可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反倒一看就是没什么脑子的,这种人,你也觉得污浊么?”

    离无言笑得有些轻蔑,写道:外表正义凌然,内心却对你起些龌龊心思,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不污浊么?

    云大对他这种认知和比方颇为无语,无奈叹道:“要真如你所说,最多是起些爱慕罢了,人之常情而已,怎会有你说的这么严重?”

    离无言气哼哼地瞪着他。

    云大笑道:“既然你厌恶女子,为什么自己又要作这种打扮?”

    离无言浑不在意地眯了眯眼:可让人心生厌恶,有趣得很。

    云大语塞,盯着他沉默良久,之后垂下视线,伸手挑起他腰间的挂绳,在三只彩埙上敲了敲,好奇道:“这些埙有什么差别么?为什么会挂三只?”

    离无言顿时来了精神,再次抓住他的手,一字一字写道:一只出于陶土,一只出于石块,一只出于象牙,贵贱之别。

    云大挑眉:“就这样?”

    离无言点头一笑:三种取材都喜欢,便各做了一只。

    云大觉得有些意思,可想了想又觉得这乐器吹奏出来过于苍凉了,正要再开口说点什么,却忽然屏住了呼吸,神色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