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武侠修真 > 诸天位面逍遥录 > 第四百七十五章 退一步
    庆帝自高榻站起,抖了抖稍显褶皱的龙袍,沉声道”禁卫尽数离开,请他们进来。”

    …………

    片刻之后,侯公公引领着陈晨与范闲一行人来到御书房中。随后便在庆帝的示意之下,悄悄退了出去,将御书房的门紧紧关上。

    门外响起一阵细密的响动,那是整齐统一的脚步声。周围遍布暗藏的禁卫都退了开去,远远的避开了御书房这一处地方。

    御书房中,范若若与费介执礼俯身叩拜。

    范闲和海棠朵朵悄然互视,皆看到彼此都只是躬身施礼,而没有行那跪拜之事。

    五竹就站在范闲的身后纹丝不动,那双被黑布蒙着的双眼,正对着庆帝的位置。

    再看陈晨,则是完没有什么所谓入宫面圣的自觉,以极其随意目光打量着御书房。

    一般而言,御书房是皇帝私密的地方。必然修缮的极为精致奢华,又不失典雅。

    但是身处在这座御书房中,陈晨看不到任何奢华的坠饰,一切都那么简单朴素。

    一扇屏风,一张案几,一炉炭火还有几个蒲团,很是没有皇家的气派。

    “都不算是外人,就不必行这些虚礼了。”

    庆帝和煦一笑伸手虚扶,让一众人等免礼平身。然后他转身回到高榻坐下,期间他的眼神没有一丝一毫落在陈晨的身上。

    对于庆帝的做派,陈晨不以为意。他很有自知之明,别说自己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破坏了庆帝一统天下的计划。

    而且此番前来,就算是给范闲站台。这就叫恶客上门,作为主人家又怎会有好脸色?

    陈晨毫不怀疑,如果庆帝能打得过自己,他早就出手了。可惜没有如果,那他也只能忍着!

    “老五,你也来了!”

    就在这有些诡异的气氛下,庆帝与陈萍萍忽然异口同声的开口。

    二人的语气有些差别,陈萍萍是平静的打招呼,而庆帝则很是疑惑。

    多少年来,庆帝一直在寻找五竹的踪迹,想要将他招入麾下,却又畏惧他靠近自己。这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思!

    陈萍萍似是觉得抢了庆帝的话头,便闭口不言。

    庆帝稍稍瞥了陈萍萍一眼,继续以很是亲近的语气问道“老五,这么多年你都不肯进宫来看看。看来咱们几十年的交情,还是不如你跟安之的情谊啊。”

    五竹微微侧头,轻轻晃了晃手腕,平静到冷漠的说道“小李子,我记得你了。你是想我入宫,还是怕我入宫?”

    庆帝闻言面色微变,眼中闪过一抹惊悸,继而迅速将之掩盖。沉吟片刻才说道“老五,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不,没有误会。”

    五竹忽然踏前一步,站到了范闲与陈萍萍的中间。然后他以极其肯定的声音说道“当年的事我都记起来了,也想通了。”

    “我知道,就是你在太平别院设计杀了小姐。”

    当年的事,范闲已经从陈晨与五竹几日的对话中听的明白,此时低垂下脑袋沉默不语。

    一旁的陈萍萍却是猛的转头坐直了身子,目光灼灼的看着五竹。

    陈萍萍很了解五竹,知道所有人对五竹而言,只有杀与不杀!什么身份地位权势都是扯淡!

    若是放在以前,陈萍萍肯定会支持五竹杀了庆帝,为叶轻眉报仇。但是现在他却有了其他的一个想法,譬如让皇帝陛下逐步放权,将大位传给范闲。

    只不过这样一来,庆帝就死不得,最起码现在是不能死。

    五竹不是一个听劝的人,这一点陈萍萍深有体会。于是他直接伸手,紧紧抓住了五竹的手臂,快速的说道“老五你等等!”

    庆帝仿若无知无觉般端坐高榻之上,脸上神情静默肃然,看不出什么其他的异样情绪。

    但事实上,庆帝此刻如坐针毡。内心之中已然升起了一丝恐惧,那是无数年来,五竹的无敌印象带给他的阴影。

    庆帝是一名合格的帝王,其一身狂暴的真气,也不愧霸道之名。但他…还是怕死!

    即便是早已成为大宗师,这二十几年来庆帝依旧怕死!

    因为怕死,所以从不肯轻易的走出皇宫范围。

    庆帝畏惧叶轻眉留下的盒子,害怕盒子里的那一把巴雷特,因为那东西可以要了他的命。

    是以当五竹说出那句话之后,庆帝没有再理会体内的暗伤,一身霸道真气迅速的调转起来!

    他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或者说…是做好了以最快方式逃命的准备!

    庆帝眼神微动,偷偷看了眼还在打量四周的陈晨。之前他不去看陈晨,并不是因为不重视。恰恰是因为重视和畏惧,才不敢去轻易触及。

    此刻,庆帝做足了准备,一旦五竹真的暴起发难,那他就会力奔逃…

    因为自打陈晨踏入皇城,庆帝便感受到了不可撼动的力量。知晓今日只要有陈晨在侧,自己绝没有反杀的可能,一丝都没有。

    此时在御书房中还有一个人,她被庆帝彻底遗忘了,那就是海棠朵朵。

    海棠站在一处角落低眉垂眼,她没想到刚刚进了南庆皇宫的御书房,自己什么都还没有说,便出现了这么一个预想不到的局面。

    她很清楚现在不需要自己再做什么,也不用再提什么谈判,只要瞎子大宗师或者是陈先生就地扼杀了庆帝…

    显而易见的,无论下面三皇子还是范闲当上庆国皇帝,短期内都不可能再行兵伐之事,齐国面临的那些突发危险,便都会迎刃而解。

    就在这沉寂诡异,隐含危机的时候,五竹倏地退后一步,又回到了范闲身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小李子,我是很想替小姐报仇,但我也尊重范闲的意见。”

    “所以…我暂时不会杀你。”

    五竹的话语很是直白,但越直白越清楚,越能让人听懂。

    因为这句话,御书房内紧张的气氛,忽然就松缓了一些。

    庆帝那宽大衣袍下紧绷着的身子,也缓缓放松了些许。

    庆帝知道五竹不会撒谎,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视线转向范闲,却又没有开口问他究竟想做出什么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