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半糖+番外 > 第十章 番外②情人节
    谢思予和祁渊吵架了。

    准确来说是冷战,谢思予单方面的冷战,连祁笙也无计可施。

    小姑娘一会儿给谢思予顺毛,一会儿给她爸打电话让他赶紧来把人提溜回去,就差给老祖宗磕头下跪。

    其实事情也没那么严重,祁笙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谢思予更年期到了,离老年痴呆就差那么一步。

    事情的起因是上周祁渊突然接到通知,院里又准备派他去国外交流学习,但和上次的短期交流不一样,这次得去大半年。

    祁渊当时就觉得不太行,想推脱说家里孩子太小没人照顾,结果老院长一拍桌子:quot;三年前你也是这么拒绝我的!quot;

    祁先生哑口无言。

    然后他改变策略:quot;我老婆会生气的......quot;

    老院长又一拍桌子打断他:quot;你老婆给你发工资吗?!你知不知道上次你搞那一出我有多难交代?!想着你家孩子没那么小了......我好不容易才给你争取来这次机会!quot;

    祁渊别无他法,只得应下。

    半年而已,也不是很长......

    那天晚上祁渊回得挺早,彼时谢思予已经在沙发上四仰八叉地躺着了。

    祁渊进门后,谢思予便打着哈欠坐了起来,拍拍自己身边的座位:quot;老祁,过来,我跟你说个事儿。quot;

    祁渊心情十分复杂,不知道该怎么交代:quot;......我也要跟你说个事儿。quot;

    谢思予摆了摆手:quot;你先说吧,我这不急。quot;

    quot;前几年院里不是准备派我出去我拒绝了么......这次可能拒绝不掉了......估计得去几个月......quot;

    闻言,谢思予的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欲言又止半天后直接起身穿上外套摔门而去,没给祁渊任何解释的机会,关门声大得把在房间里写作业的祁笙都吓了一跳。

    祁渊寻思着自己的措辞还挺委婉,没想到谢思予的反应能有那么大。

    但他不知道的是,谢思予已经在剧组连轴转了一天一夜没睡,好不容易找个机会回家一趟,听到的就是这样的消息。

    况且,谢思予这天回家本是为了告诉祁渊另一件事——他怀孕了。

    怀上祁笙是因为发情期,但谢思予近半年来都忙的不行,还特地吃了药将发情期推迟,所以他其实没太想通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

    最大的可能是前两个月祁渊来剧组探班那次,探着探着就探到床上去了,没顾得上戴套。第二天一早谢思予就跑出去拍外景,连招呼都没来得及跟祁渊打一个,行程紧得脚不沾地。

    他本想着非发情期中标几率应该很低,而且小助理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姑娘,让人家去帮他买什么避孕药确实不太好,便很快将这档子事抛之脑后。

    谁知道这他妈也能一发入魂。

    最开始是老打瞌睡,在车上随便裹件衣服就能睡得昏天黑地,一天恨不得能有二十六个小时都拿来睡觉,经纪人和助理也只当他是累坏了。

    到后来,谢思予闻着剧组的盒饭就想吐,经纪人才察觉到不对劲,把他拉到一边问道:quot;你家笙笙多大了?quot;

    谢思予啊了一声:quot;九岁。quot;

    经纪人姐姐点点头:quot;你当年怀她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quot;

    谢思予:quot;......quot;

    谢思予:quot;别吧。quot;

    这次躲不过了,只能收工后让助理陪着去一趟医院。

    结果没什么好怀疑的,孩子都快两个月了,还被面诊的医生骂了一顿不走心。

    离开医院后谢思予立马给经纪人打电话,说新戏杀青后的通告全部推掉。

    经纪人姐姐怒了:quot;你又来?又一言不合跑去生孩子?quot;

    谢思予尴尬地揉了揉鼻子:quot;......那不然呢?quot;

    都在一起十多年了,没什么好扭扭捏捏的,他压根就没动过把孩子打掉的念头,只是觉得这事儿应该当面和祁渊说,所以想要抽个时间回家。

    没想到刚回家祁渊就来了这么一出,直接给谢思予气走了。

    又不是叛逆高中生,离家出走当然不可能,其实谢思予转个背就跑去了他爸妈那儿。

    谢思予敲门的时候,两口子正巧在做饭。

    门一拉开,谢思予就看到他妈眼泪汪汪地站在他面前,吓得不轻:quot;这这这怎么了啊你俩又打起来了?quot;

    于亭甩甩手吸了吸鼻子:quot;没,我剥洋葱呢。quot;

    谢思予:quot;......quot;

    有些人是真的无论如何都不显老,怎么看都还像三十多岁的样子。

    比如谢思予他爸妈。

    谢行舟听到外边的动静,拿着锅铲往外探脑袋:quot;谁啊?quot;

    于亭把谢思予拎到他面前展示了一下:quot;你的崽。quot;

    谢行舟挑眉道:“就说今天我右眼一直跳呢。”

    “......感情我是个灾?”谢思予委屈死了。

    谢行舟还没来得及回答,于亭的白眼先剐了过来:“老不死的,滚一边儿去,我儿子你也配骂?”

    谢行舟:“......”

    在饭桌上,谢思予一边吃东西一边前言不搭后语地告状。

    谢行舟听完后心想也不是多大事儿,本想劝劝和,结果于亭坐不住了。

    “崽,我是不是跟你说过老男人不靠谱?”于亭语重心长地敲了敲桌子,“离了吧,咱不跟他过。回家来,爸爸妈妈都爱你。”

    谢行舟差点被一口饭噎死。

    “我儿子长这么好看,看着跟十八岁似的。”于亭又伸手戳了戳谢思予的脸蛋,“姓祁哪里配得上我儿子......崽,要不我找人帮你杀了他?”

    谢思予:“?”

    谢思予:“妈,可以,但没必要。”

    于亭:“不乐意就算了,免得说我拆散你们野鸳鸯。”

    谢思予:“......妈,我和他结婚都快十年了,什么鬼的野鸳鸯。”

    谢行舟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出声打断了他俩莫名其妙的对话:“小予,你想在这儿待多久爸爸都没意见,但是你得考虑笙笙对不对?”

    谢思予如梦方醒道:“说得真对,我明天就把她接过来。”

    谢行舟:“.......”

    他的本意其实是让谢思予别瞎闹别扭了早点回自己家去。

    但谢思予这人一般不闹别扭,一闹别扭就犟得要死,所以听到他这样的回答谢行舟丝毫不感到意外。

    退一万步说,这事儿就算是做爸妈的也不好掺和,还是得谢思予自己去沟通解决。

    他们所能做的只有让谢思予吃好睡好,让他肚子里那个小团子好好长大。

    果不其然,第二天晚上谢思予就让人把祁笙接了过来。

    祁笙还有些在状况外:“......那爸爸呢?”

    “我暂时不想见到他。”谢思予拍拍她的脑袋,又想起还有件事没说,“哎小宝,你想不想要个弟弟妹妹?”

    祁笙兴奋坏了,瞬间忘掉了爸爸不在身边这回事,抱着谢思予的脖子问:“真的可以吗?大宝你别骗我。”

    谢思予捏了捏她的鼻子:“骗你干嘛。但是不准告诉爸爸,听见没?”

    祁笙疑惑道:“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因为我不乐意。”

    他抬手挂掉了祁渊打过来的第七十四个电话。

    安顿好祁笙,谢思予便脱下外衣准备去洗澡,哪知小姑娘转个背就偷偷给祁渊通风报信。

    祁渊知道自己不占理,更是拿谢思予没办法,只好给女儿打电话问问情况。

    祁笙虽然悄悄和祁渊联系,但嘴巴却紧得出不可思议,完美地把她爸糊弄过去了,只口不提谢思予怀孕的事。

    如此一来,祁渊人都到国外了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第二个孩子。

    祁渊工作很忙,还和国内有十二个小时的时差。

    尽管知道谢思予不会回消息,却还是每天掐着国内的点和他说早安晚安,问他有没有好好吃饭。

    新戏杀青时谢思予已经有些显怀了,好在没有影响拍摄,而且冬天裹着羽绒服看不出什么异样。

    其实祁渊真正离开后没多久他就消气了,但又死要面子不肯说。

    恰逢十二月,又碰上圣诞节,祁渊忙不迭地买了回国的机票。

    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在忙,登机前他只给谢思予发了自己的航班号,废话一句没说。

    祁渊到达国内时已经凌晨三点多,十三个小时的飞行让他疲惫不堪,拖着行李箱边打哈欠边往外走。

    他拿出手机准备叫车时,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打了进来。

    “你就使劲儿往前走吧。”谢思予的声音闷闷的,“瞎了是吗?”

    祁渊猛的回头,才发现谢思予握着手机站在他背后。

    他语无伦次地回答:“不是......这么晚了你怎么......”

    谢思予瘪了瘪嘴:“你管我呢。”

    见祁渊还站在原地,谢思予不满地抢过他手里的行李箱放到一旁,然后张开双臂。

    祁渊愣了愣,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上前将谢思予拥进怀中:“你真是......”

    谢思予踮脚搂住他的脖子,明明委屈得不行还嘴硬:“干脆你别回来了,我看国外也挺好。”

    祁渊低声道:“没办法,想你想得快疯了。”

    回家后,两人都困得不行,随便洗了个脸就准备上床睡觉。

    祁渊终于将日思夜想的人搂进怀里,把手搭在谢思予腰上时才察觉到不对劲。

    “胖了?”他凑在谢思予耳边问道,温热的呼吸让对方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谢思予迷迷糊糊地往祁渊怀里蹭:“我才不胖,你儿子胖。”

    祁渊瞬间清醒了过来:“什么?”

    “字面意思。”谢思予蹙眉握住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你废话好多,我要睡觉。”

    祁渊尽管心里已经打上了一万个问号和惊叹号,还是柔声应道:“好好,睡起来再说。”

    第二天醒来谢思予才想起自己一不小心说漏嘴了,整张脸上就写着几个字,当事人表示十分后悔。

    祁渊:“什么时候发现的?”

    谢思予:“这哪能告诉你。”

    祁渊:“别闹,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儿似的。”

    谢思予:“本来想给你个惊喜。想想,你要是一回来就发现自己多了个儿子,那场面是不是很刺激?”

    祁渊:“......”

    祁渊忽然想起,很久之前他问过谢思予如果以后不做明星了有没有什么别的打算。

    谢思予回答,想去说相声。

    还当场给他和祁笙表演了个报菜名,虽然报到一半忘词了。

    目瞪口呆的父女俩:“?”

    这么多年过去了,祁渊发现自己还是看不透谢思予的脑袋瓜里到底装着什么东西。

    直到他无意间看到谢思予摆在茶几上的手机,锁屏上不停往外跳消息。

    哎这不是我妈么:崽你回家了?

    哎这不是我妈么:真不准备离?

    哎这不是我妈么:行吧,那我不管你了

    哎这不是我妈么:我和你爸准备出国玩几天,下午的飞机,记得去接笙笙放学啊

    祁渊:“......”

    这他妈什么莫名其妙的备注。

    离?离什么?离婚?

    祁渊深吸一口气,把手机递给正窝在沙发里吃零食的谢思予。

    “唔?”谢思予咽下嘴里的薯片,接过手机一看,差点没背过气去。

    他尴尬无比地解开锁屏,直接发了条语音。

    “我老公在旁边看着呢。”

    不到半分钟对面就回复了,好几条语音炸了过来。

    谢思予的手机开着外放,悦耳却又带着一丝吊儿郎当的男声从手机传出。

    “臭男人还知道回来?”

    “宝贝我跟你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谢思予:“......”

    他迅速将手机屏幕摁灭,啪地一声将手机扣回茶几上,面不改色地对祁渊说:“我妈有点老年痴呆,你别跟他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