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半糖+番外 > 第九章 番外①日常
    几年之后,祁笙小朋友果然不负众望成为了整条街最靓的妞。

    祁笙长了张跟她爹如出一辙的天仙脸,却从小就散发着一股“这丫头以后绝对他妈是个Alph吧”的味道。

    别的小姑娘八九岁还在梳着双马尾玩芭比娃娃,八九岁的祁笙已经扎着利落的丸子头,戴上棒球帽开始玩滑板。

    不过这可能也跟她有个不靠谱的爹有关系。

    一个谢思予已经让祁渊头疼了,现在又来个更闹腾的祁笙,祁渊只能选择为爱放手,让他俩野蛮生长。

    别人家的爹妈都把自己女儿当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只有谢思予三十好几了还陪着祁笙胡闹。

    他主要负责的是煽风点火,比如在一边儿大喊:“笙笙冲鸭!!!”

    然后祁笙淡定地把帽檐转到脑后,对蹲在路边的谢思予竖个大拇指,笑着点点头说:“安排上了。”

    明明还是小奶音,却能活脱脱从里边听出总攻的气势。

    不像她爹,练了腹肌还是受。

    闹腾归闹腾,祁笙仍然是个讨喜且令人放心的孩子。

    最开始没人知道她爹是谢思予,她也不乐意说,仅凭自己的魅力就在学校混成了孩子王,连班上最皮的男孩子都把她当大哥。

    直到她三年级的时候,恰好祁渊被外派出国交流学习,只能由谢思予去参加她的家长会,大家才知道,这姑娘居然是个星二代。

    毕竟是去学校,谢思予没好意思裹得太夸张,带着个口罩就出了门。

    结果才走到教室门口,就被认出来了。

    祁笙的班主任是个刚大学毕业的Omeg小姑娘,看到谢思予那一瞬间直接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那那那那个你你你是谢思予???”

    谢思予赶紧把她拉到角落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摸摸荷包塞了颗大白兔到她手里。

    “别别别,你把我当普通家长就好了。”

    小姑娘捂着嘴巴疯狂点头,小小声地说:“我我我我高中就喜欢你了......”

    谢思予摘下口罩笑了笑:“我有这么老么。”

    “没没没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很喜欢你......”

    谢思予拍拍她的肩膀然后指了指自己背后的方向:“逗你呢,别紧张。那边有很多家长来了,你去忙吧。”

    小姑娘完全没想到初见偶像居然是在这样的场景,一直结巴:“我我我待会能跟你合影吗?”

    “没问题,等家长会结束之后吧。”

    说完这句话谢思予就感觉自己的衣摆被拽了拽,回过头看是一脸惊喜的祁笙。

    “大宝你怎么来啦?”

    谢思予弯下腰把她抱起来啾了一口:“因为爸爸不在家,所以我就来啦。”

    祁笙咯咯地笑了起来:“那待会等老师说完可不可以带我去吃冰淇淋?”

    “好的呀,但是不能告诉爸爸,这是我们俩的小秘密。”

    家长会之后谢思予直接带祁笙去了商业街,因为人实在是太多,所以当时基本没人注意到他俩,有人似乎认出来了却也没敢上前确认。

    但是令谢思予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和祁笙居然因为街拍上了热搜。

    那是本地的一个街拍团队,长期蹲守在各大商圈拍长得好看的或者穿搭好的路人。

    摄影师压根不认识他,只是看他和祁笙两样都齐活了,抓拍之后第二天就发到了微博上,完全没想到自己拍的是个明星。

    谢思予当时是素颜,只戴了个黑色口罩和圆框眼镜,蹲在地上帮祁笙擦嘴,两个人还有说有笑。

    那套图发出来之后转评都非常爆炸,最开始评论里基本都是路人在说这个大的有点眼熟啊,后面有谢思予的粉丝发现了这组街拍,立马跑来集体围观,而后一眼认出来这就是她们不营业不上进的蒸煮。

    “我的马鸭,哥哥这是素颜吗?”

    “素颜也太好看了吧......”

    “有小朋友的照片要不要删掉啊?这么多年哥哥好像都没有把小朋友公开诶。”

    “哥哥也太温柔了吧1551”

    “父女俩一个模子刻出来的hhhh”

    “神仙的抓拍水平”

    ......

    之后就是各种数据站反黑站以及大粉下场,一波猛烈的控评。

    热门第一的评论是一个从谢思予出道就开始追他的大粉,内容仍然是在建议原po把这组照片删掉,毕竟是私人行程,而且涉及到未成年人。

    谢思予的经纪团队也注意到了这组照片,马上与他本人联系商量后续处理。

    不过他本人倒是心大,点开照片看了看就感叹了一句:“哎,拍得挺帅啊。”

    然后转过头问祁笙:“小宝你觉得呢?”

    祁笙接过手机看了看,点点头笑嘻嘻地说:“我也觉得不错,咱俩都好看。”

    既然已经有这么多人看到了,也就没有删除的必要,正好谢思予一番的新剧马上要开始宣传了,不如借此机会营一波业。

    于是谢思予直接询问祁笙的想法,结果她并不是很介意自己被曝光,反而是很坦然地耸了耸肩:“反正也不可能瞒一辈子呀,迟早都会知道哒。”

    然后谢思予拉着祁笙来了张自拍,发了微博。

    小朋友说她觉得拍得不错,那就这样吧,大家周末愉快。

    照片里的两个人都趴在桌上,谢思予单手托着腮帮子,祁笙双手捧着脸蹭在他旁边。三十三岁的谢思予看上去和二十三岁几乎没什么区别,仍然是满满的少年感。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真好看。

    处理完这些事之后,谢思予又带着祁笙趁周末时间大玩特玩了一通。晚上两个人躺在床上面面相觑,总觉得这几天好像忘了什么,却又想不起来。

    远在异国他乡的祁渊打了个喷嚏。

    懂了,我就是你可有可无的男人,三个人的电影只有我不配拥有姓名。

    而对于谢思予的那条微博,只有祁渊一个人抓到了重点。

    OK:你又带她去吃冰淇淋了?

    不吃糖:......

    不吃糖:为我的莽撞自罚一杯

    OK:等我回来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