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半糖+番外 > 第八章 孕期
    谢思予的腰软得不行,能扶着肚子坐在祁渊身上已经是极限了。Alph的性器从他的臀缝中擦过,早就已经硬得流水。

    他努力抬腰,将对方吃进去了一个头,结果一下子没撑住坐了下去,硕大的阴茎就这样一插到底。

    谢思予惊喘一声,使劲咬着下唇没让自己直接哭出来,久违的充实感令他有点招架不住。

    “好......好大......”

    谢思予双手撑着祁渊的肩尽量让自己的身子直起来,对方的手却到处作乱,让他几乎软成一滩春水。

    祁渊吻住谢思予嫣红的唇,灵活的舌头撬开了他因为忍耐而紧闭的牙关,檀香和酒香在空气中热烈交缠,直到谢思予喘不过气来才将他放开。

    祁渊笑着与他的额头相抵:“宝宝,这么久了还是没学会换气啊。”

    谢思予侧过脸在他脖子上啃了一口,然后抬起头看着祁渊,眼睛里仿佛有被拉落人间的漫天繁星。

    “怎么啦,我乐意。”

    对祁渊来说,谢思予就像一杯刚调好的鸡尾酒,度数不高,但每一粒气泡都能令他心猿意马。

    谢思予推了推祁渊,小声说:“你......你动一动......”

    祁渊却只是轻轻揽住他的后腰:“你自己来,我怕伤着你。”

    谢思予不满地在他肩膀上掐了一下,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力度。

    他撑着祁渊的肩膀抬腰,又慢慢坐下去,Alph粗长的性器每一次都能肏到他生殖腔口的软肉,不一会儿就没了力气。

    祁渊看他实在是累得不行,便不再欺负他,两只大手托着谢思予的屁股,一下比一下用力地向上顶弄。

    谢思予爽得满眼都是生理性的泪水,还要护着肚子里的孩子:“嗯......轻点......呜......太快了......”

    祁渊看谢思予这个样子也有点不放心,于是让他平躺在床上,双腿分开成M型。微红的穴口还在收缩着,往外淌着淫液,似乎在勾引着面前的男人。

    这个姿势,谢思予只能看到自己隆起的腹部,他实在是觉得羞耻不堪,干脆用小臂捂着眼睛拒绝面对现实。

    祁渊在他后腰垫了块枕头,拉起他的腿架在肩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操弄。

    谢思予感觉浑身无力,哪儿都使不上劲,只能随着男人的节奏前后耸动。

    “啊!嗯......慢一点......嗯......”

    祁渊侧头在他大腿的纹身处啃了一口,感受到身下人明显的一阵颤抖,还十分恶劣地开口问道:“宝宝,舒服吗?”

    谢思予已经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了,此刻的回答完全是靠本能。

    “呜......舒服......喜欢哥哥......”

    说着还伸手去勾祁渊的脖子,祁渊差点被他一下子拽下去,还好及时把手撑在了两边稳住身体才没碰到谢思予的肚子。

    “宝宝别闹,小心点,乖。”祁渊赶紧捉住谢思予那两只作乱的手,再次低头吻住了他。

    谢思予像只贪婪的猫,不停地索取着祁渊从各个地方传递给他的信息素,有了爸爸的味道,便能让肚子里的那个小东西安分一点。

    就在谢思予这么想着的同时,他却好像感觉到孩子动了一下。

    “老祁你等等......她......她刚刚好像踢我了?”谢思予的表情十分复杂。

    祁渊停住下半身的动作,片刻后竟然用比先前还要大的力度在谢思予的后穴抽插起来。

    “挺好,那爸爸跟她打个招呼。”

    谢思予龇牙咧嘴地在他手臂上掐了一下:“你是......嗯......畜生啊......她要是全知道那我还做不做人了......”

    祁渊挑眉笑了一下:“怕什么,小孩儿不就这么造出来的?”

    谢思予有些手足无措地捂着肚子,被他逗的脸几乎红得滴血:“你别说了......嗯......啊......”

    祁渊果真不再说了,滚烫的性器却一下下撞在谢思予的敏感点上。

    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快感让谢思予的眼泪止不住地流,祁渊看着他泪眼朦胧地小声呻吟,活脱脱就是一只发情的猫咪,埋在对方体内的性器又涨大了一圈。

    “乖宝你别哭。”

    谢思予抽抽搭搭地想要推他:“太大了......嗯......不要了......你出去......”

    紧致的后穴随着人的呼吸收缩着,在他体内不停抽插的阴茎逐渐有了射精的趋势。

    “不......不要射在里面......啊......”

    祁渊又摁着他的腿抽插了百来下,在即将成结的那一瞬间猛地将性器抽了出来,而后,一股股粘稠的白浊射在了谢思予隆起的小腹上。

    谢思予还在高潮的余韵中没缓过劲来,下一秒祁渊就把他粉嫩的性器含进了嘴里。

    “你干嘛啊......”

    祁渊一边吞吐着谢思予那根没怎么用过的东西一边逗他:“宝宝有长进啊,居然没被操射。”

    谢思予软绵绵地在他肩膀上锤了一下:“......闭嘴。”

    Omeg在这方面的持久力真的很差,不一会儿谢思予就颤抖着射在了祁渊嘴里,祁渊不仅把他的东西全部吞了下去,还凑过来亲他,精液的腥味儿呛得谢思予直皱眉。

    “唔......下次你别吞下去......”

    “怎么着,我乐意。”

    谢思予生孩子的时候,祁渊怕他受不了疼,直接选了剖腹产。

    麻药过去之后,医生把孩子抱过来给谢思予看,他差点直接背过气去。

    “真的......没抱错?”

    祁渊在旁边握着他的手一脸慈祥地回答:“你觉得可能吗?”

    谢思予委屈得快哭了:“我费这么大劲脸都丢光怎么就生出来这么个东西啊?哇——”

    看来是很真情实感地在难过了。

    祁渊在他手背上拍了一巴掌:“别瞎说。”

    谢思予半晌没说话,平复心情之后开始小声嘀咕:“老祁,我俩都长得不丑吧?这算基因突变吗?”

    祁渊:“......”

    一孕傻三年,原来是真的。

    谢思予一张小嘴还在那儿叭叭个不停:“你放心,她就算长王宝强那样我也爱她。实在不行以后送她去韩国整容,罗玉凤也给整成范冰冰。”

    祁渊听得有点想翻白眼,又好气又好笑。

    “不是,谢思予你怎么回事儿,有你这么咒自己姑娘的吗?”

    谢思予听到祁渊叫他全名,知道这是发火的前兆,非常识时务地在嘴边做了个合上拉链的动作。

    “对不起,我闭麦。”

    祁渊叹了口气:“你是真不知道所有小孩儿才生下来的时候都这么丑么?你才出生的时候肯定也跟个耗子似的。”

    瞬间,谢思予的眼睛亮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过段时间我女儿还是整条街最靓的妞?”

    祁渊笑着摇摇头,简直拿他没办法。

    “是哦,全中国最靓的妞。”

    谢思予真的是一种非常好哄的生物,听到这句话之后他眼睛一弯,笑得特别甜,还张开爪子在祁渊手心挠了两下。

    “哎呀那我就放心啦。”

    后来,不知道谢思予是受了什么刺激,哺乳期过后他只用了两个月就把身材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甚至比以前还要好。

    剖腹产虽然在他腹部留下了一条明显的疤痕,但谢思予完全没放在心上。他快乐似神仙地约了个纹身师,在下腹处纹了个老虎头。

    这次是真的老虎,很酷。

    并且,之前他只是单纯的瘦,现在他居然练出了一层薄薄的腹肌,还兴致勃勃地说要和祁渊一起举铁,把祁渊吓得不轻。

    祁渊语重心长地跟他讲道理:“作为爱豆,谈恋爱长胖和举铁是三大禁忌。前俩你都已经干过了,难道你还想试试大满贯?”

    谢思予的表情宛如五雷轰顶:“你......你说我胖?!”

    “我不是我没......”

    谢思予愤怒的打断了他:“祁渊,你是不是想离婚?”

    “我不是我没有......”

    祁渊也觉得很委屈啊,别人的老婆生完孩子都是柔弱的嘤嘤嘤,为什么自己家这个生完孩子就开始燃烧我的卡路里?

    今天的祁先生,也百思不得其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