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半糖+番外 > 第五章 热潮
    祁渊二十九岁生日那天,谢思予又跑去纹身了。

    回来之后,谢思予告诉他今年的纹身是他的名字的首写字母。

    “这个生日礼物,喜欢吗?”

    零点的时候,也就是谢思予二十岁生日时。

    祁渊把衬衫袖子挽起来,露出结实的小臂,右臂内侧纹的是谢思予名字的首写字母。

    “好巧啊宝宝。”

    谢思予大学毕业之后,被选角导演看上,干脆带着玩票性质地拍了部网剧,结果没想到真红了,然后就这么踏入了娱乐圈。

    红了之后,他还开玩笑地问过祁渊会不会和粉丝吃醋。

    祁渊笑着吻了吻他的眉心。

    “我当然愿望你只做我房间里的月亮,

    但我也希望你能成为所有人的太阳。”

    今年,谢思予让经纪人把十二月底和新年的通告都推了,他想好好和祁渊在一起过一周。

    最后两个人决定先在家里腻几天,十二月三十一号直接飞国外去跨年,图个清净。

    谢思予从下飞机开始就激动得完全变了个人。

    没有媒体,没有粉丝,更没有直往人脸上怼的镜头。这样的自由,他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

    祁渊笑着摇摇头,一只手拖着行李箱一只手牵着谢思予。

    他们走在路上,和任何一对普通的情侣都没有区别。

    时间已经是十一点过,把行李放回酒店差不多就可以出去等跨年了。

    还有十五分钟到零点的时候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广场上已经人满为患。

    谢思予随便拜托了一位当地人帮他们拍照。

    那是个金发碧眼的Alph,他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对祁渊说:“Are you guys couple?”

    “Of course. He's my love.”

    祁渊从后面抱住谢思予,双手环住他的腰,低头在他耳边说:

    “宝宝看镜头,笑一个。”

    夜晚拍照的效果其实并不太好,两个人都有点模糊,但能看出谢思予的眉眼里满是笑意。

    “Ten!Ni......”

    人群开始沸腾。

    “......Three!Two!One!”

    “Hppy New Yer!”

    新年的钟声敲响的那一瞬间,谢思予踮起脚尖吻住了祁渊。

    “新年快乐,我的祁先生。”

    回酒店之后,祁渊先去洗澡,谢思予趴在床上玩手机。

    他绞尽脑汁地想怎么才能哄粉丝开心,结果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

    “新年快乐,大家多吃点,不会胖。[啤酒]”

    再随便勾了九张今天的直男拍照,准备就这么敷衍了事。

    “宝宝帮我拿下毛巾!”

    “来了。”

    谢思予赶紧点了发送,然后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推开浴室的玻璃门,祁渊的信息素也扑面而来。

    檀香味的信息素攻击性并不强,淡淡的香气却始终环绕着他,让谢思予觉得腿软。

    他的发情期就是这两天了。

    祁渊正准备关水,看到谢思予拿着毛巾进来便问他:“你直接来洗吗?洗的话我不关水了。”

    谢思予点点头,把毛巾放在洗漱台上,背对着祁渊直接抬手把衣服脱得只剩内裤。

    他身上的纹身几乎全部露了出来,从锁骨处的枪与玫瑰,到大腿内侧的英文字母;从肩胛骨上的翅膀,再到后腰的跳跳虎,只有跳跳虎的一点尾巴被内裤堪堪遮住。

    谢思予不是那种离经叛道的人,不抽烟不喝酒也不蹦迪,从小就是乖宝宝。

    唯独对纹身这一件事,执着至极。

    从十八岁生日开始,每长大一岁他就会去添一个纹身。

    跳跳虎其实有点格格不入,但他想要把自己童年的最爱留在身上。

    好巧不巧,跳跳虎也是谢思予的最后一个纹身。二十二岁那年他进入演艺圈,不再方便做这些事了。

    隔着水雾,其实看不太真切,但祁渊还是觉得自己的下腹发紧。

    谢思予弯下腰,把黑色的内裤脱了下来,露出滚圆的屁股,光脚踩在地上。他偏瘦,唯一的一点肉都在屁股上了。

    祁渊一把将他拉进狭小的淋浴间,空气升温。

    朗姆酒的味道依旧带着甜,祁渊忍不住在他后颈的腺体上咬了一口,谢思予惊喘出声,两人的信息素瞬间开始热烈的交缠。

    谢思予抱住祁渊的脖子,几乎有点站不住,一股股热液从体内往外涌,大腿根部已经湿的一塌糊涂。

    他本身就是敏感体质,因为那一咬,直接被刺激得发情了。

    信息素爆炸,酒香甜得腻人,祁渊感觉到不对劲:“发情期提前了?”

    谢思予的声音有点发抖:“好像是......”

    后穴的空虚感和对Alph的渴望让他生理性的泪水几乎是止不住地流。

    他抬起头看着祁渊,眼尾泛红。

    “亲我。”

    祁渊托着谢思予的屁股把他抱起来,对方的双腿下意识地环在了他腰上。

    祁渊吻过他嫣红的唇,再轻轻啃咬他不甚明显的喉结,在他白皙的脖颈上留下了粉红的印记。

    谢思予比较白,青黑色的纹身如同画在他身上的一笔丹青。性感却不色情。

    再往下,Alph温柔又用力地吮吸着他的锁骨。

    枪与玫瑰,还有刚种上的草莓。

    谢思予眯着眼睛,像只被顺了毛的猫咪,不住地喘息。

    胸前的两点粉嫩嫩的,被冷空气刺激得微微挺立。祁渊把其中一颗含进嘴里,谢思予几乎是瞬间就忍不住叫了出来。

    “嗯......不要吸......啊......”

    发情期的Omeg随时都准备着被Alph进入。湿润的后穴还不停往外冒着水,穴口微微收缩着。

    祁渊几乎快把他的屁股掐红了,然后直接放了两根手指进去,柔软的肉壁包裹着他的手指,似乎还渴望着更多。

    等到三根手指都进出无阻的时候,祁渊换上了自己粗大的性器。

    “有套吗?”

    谢思予茫然地摇摇头:“不知道......嗯......不戴了......”

    祁渊由下往上用力一顶,滚烫的性器擦过Omeg的敏感点,谢思予却将呻吟咽回了肚子里。

    “叫出来。”

    虽然已经对彼此的身体非常熟悉,但每次被Alph进入,都还是会有一丝胀痛感。

    “慢点......啊......嗯......”

    祁渊腾出一只手把花洒的水关了,就这么抱着谢思予往外走,性器还留在他体内。

    每走一步,那根东西就进得更深,最后直接抵到了谢思予的生殖腔口。

    他只能紧紧搂着着祁渊的脖子,全靠对方嵌入的阴茎才没掉下去,整个人都在祁渊身上,满眼都噙着泪。

    “不要......哥哥......老公......别走了......”

    终于把人抱到了床上,祁渊把性器整根抽出,在谢思予后腰垫了块枕头,再把人的腿分开成M型,直接一插到底。

    祁渊把他的腿扛在自己肩上,侧过头在他的纹身处咬了一口,留下一圈牙印。

    他爽得浑身颤栗,后穴也紧紧地绞着祁渊,生殖腔微微开了一条缝,吸引着Alph往更深的地方去。

    “嗯......进......进来......”

    祁渊恶劣地顶了一下那处,粗大的性器进入了Omeg的生殖腔。

    “发情期不戴套内射,百分之九十八的几率中标。宝宝,你想好了?”

    发情热令谢思予的大脑几乎无法运转,只留下了最原始的本能,想要身上这个男人完完全全地占有自己。

    “呜......轻点......想......想什么......?”

    祁渊低头把他眼角的泪水舔干净,还有些泪珠挂在睫毛上微微颤动。

    “想想你要不要大着肚子拍戏?”

    谢思予下意识地拼命摇头。

    “想想要不要在喜欢你的那些小姑娘面前奶孩子??”

    谢思予听到这话直接吓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不......不要......好丢人呜呜呜......”

    祁渊继续逗他:“那还说不戴套?”

    谢思予委屈巴巴地抱着他的脖子说:“戴套不舒服......不要戴......”

    滚烫的性器在生殖腔内九浅一深地抽插,最深的时候直接顶到了谢思予的宫口。更隐秘的地方被侵犯,痛感和快感几乎成正比。

    “嗯啊......轻点......”

    一股股骚水想要往外流,却又被阴茎严严实实地堵住,抽插的时候发出淫糜的声响。

    祁渊又用力顶弄了百来下,谢思予被肏得迷迷糊糊,只能随着男人的节奏上下耸动。

    紧致的穴道开始收缩,生殖腔的软肉也在拼命把祁渊的性器往里吸,这是发情期Omeg高潮的征兆,也是在催促Alph成结。

    Alph的结瞬间张开,在狭小的生殖腔内涨大,疼得谢思予直喘,却又从中得到了灭顶的快感。

    射精持续的时间长得可怕,直到谢思予的小腹像怀孕三四个月似的微微鼓起才停下。

    祁渊把性器抽出来之后,生殖腔口慢慢合拢,只有一点点精液随着淫水从后穴流了出来,其他全部留在了谢思予体内。

    一次欢爱之后,发情热暂时缓解。祁渊把谢思予搂在怀里,吻了吻他的额头。

    谢思予双手环着他的腰,往他怀里拱了一下,含糊不清地唔了一声。

    “我帮你清理一下,不早了,快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