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半糖+番外 > 第四章 标记
    寒假快结束的时候,谢思予接到了方凛的电话。

    “谢思予,你,有了男人,就,忘了我。”

    “你不是有女朋友么?那个长得很好看的Bet小姐姐?”

    方凛在对面哇哇大哭:“我,嗝,我居然,被一个女人甩了,嗝。”

    谢思予快被他笑死了:“你不是号称没有你搞不定的女人么?”

    “她说,和我在一起没有安全感,而且她还是不能接受我比她小,然后和一个没我高没我帅的男Bet跑了。”

    “早跟你说了不要姐弟恋。”

    “什么?嗝,小一个月也算?这他妈不就是,敷衍我么。”

    谢思予抚摸他的狗头:“拿出你作为Alph的尊严。喝多了?”

    “我没有喝多,我就是难过,嗝。”

    谢思予叹了口气:“你在哪儿呢,等我过去把你拎回来。”

    “Helen。”

    “等我一会儿。”

    谢思予打了个车去酒吧找人,一进去就看到方凛窝在卡座里打游戏,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我跟你说,老子今天喝多了,我就要用我这个平底锅,敲死你。”

    “妈的,抢老子空投,我撞死你孙子。”

    谢思予:“......”

    他在方凛旁边坐下,方凛看到他之后,直接把手机往桌上一拍,挂机了。

    “来,兄弟,陪我喝。”

    谢思予满脸不了不了:“大哥,我一杯倒。”

    “那我请你喝果汁。”

    谢思予虽然信息素是酒味儿,却是个完全喝不了酒的人。一杯醉,两杯发酒疯,三杯直接倒地不省人事。

    之前他被方凛拉出来蹦迪,喝了两杯就开始哭,也不知道在哭什么,把方凛搞得不知所措。

    结果最后他边打嗝边说:“我......我想我爸.......哇......”

    吓得方凛赶紧把他送回家,然后再也不敢带他出来蹦迪。再说,他一个刚成年的Omeg来这种地方好像也不太合适。

    方凛确实喝多了,一直大着舌头说胡话。

    “谢思予,你听不听歌,我给你唱首歌。”

    “不用了不用了。”

    “不,我就要给你唱。咱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不能毁在这一朝一夕。”

    “......”

    “你不要跟我客气。咱俩什么关系,是可以一起唱一百遍小跳蛙的关系。”

    “......”

    “你听好,我开始唱了。”

    然后就开始唱起了小跳蛙。

    谢思予听得眉头直跳,趁方凛不注意掏出手机给祁渊发消息。

    不吃糖:哥哥救我

    OK:怎么了?

    不吃糖:我发小喝多了一直给我唱小跳蛙

    不吃糖:他发酒疯我拖不走他

    OK:你在酒吧?

    不吃糖:[位置信息]

    OK:十分钟。

    还不到十分钟,祁渊就开车赶了过来,一眼就找到了坐在卡座里生无可恋的谢思予。

    他其实很生气,已经零点过了,谢思予居然还待在这种地方。

    祁渊一把拉起他:“要是我没看到消息你准备怎么办?”

    “等......等他酒醒?”

    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方凛。

    祁渊啧了一声,看了一眼这个喝得烂醉的Alph,嫌弃地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拎出酒吧,塞进了车里。

    方凛在后座呼呼大睡,谢思予在副驾驶接受教育。

    “他被女朋友甩了,好惨,真的。”

    “要是你出事儿我找谁说理去?”

    谢思予委屈巴巴地说:“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你就是吃准了我舍不得凶你。他要是真把你当朋友就不该让你来这种地方。”

    “他没让我来,我自己来的。”

    “你大晚上背着我出来和别的Alph喝酒?”

    “我不是我没有,这是兄弟情你不要多想......”

    把方凛送回去之后,祁渊把谢思予带回了自己家。

    谢思予坐在沙发上怂成一坨,怀里还抱着OK。

    他把OK的两只前爪拎起来做了个双手合十作揖的动作。

    “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看祁渊还板着脸,他把OK放下,凑过去搂住祁渊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不要生气啦,我比OK还乖。”

    祁渊拍了一下他的后腰:“我看你比它皮多了,欠收拾。”

    祁渊把他摁在沙发上亲,直到谢思予满脸通红才放开,对方没再隐藏自己的信息素,醉人的酒香溢了满屋。

    “真的没喝酒?”

    “没有,我本来就是这个味儿。”

    屋里开了空调,两个人都只穿了一件单衣。谢思予今天刚好穿的又是一件黑色衬衫,衬得他皮肤格外的白。

    祁渊把手从衣摆里伸进去,抚摸着他的后背。祁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谢思予身上留一个印儿,但是并没有完全标记他。

    或许是临时标记的影响,谢思予像只黏人的猫咪,不自觉地往Alph身上蹭。他的脸有点红,眼尾都带着勾人的媚意。

    “今天不会放过你了。”

    祁渊把他的腰抬起来,将碍事的裤子扯下来扔到地上。手慢慢往下,探到了谢思予身后的私密处。

    Omeg本身就很敏感,经过之前的一番折腾,后穴已经开始分泌液体。

    祁渊往里面放了一根手指,谢思予闷哼一声,抱着对方的脑袋没说话。

    紧致的后穴微微开合,随着人呼吸的节奏收缩着。

    后穴里的手指加到三根,淫水也流了祁渊满手。谢思予觉得有点疼,但又有种异样的快感。

    手指模仿着交合的动作在他的后穴里进进出出,碰到那个突起的点时,谢思予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啊......嗯......”

    Alph的性器已经勃起,祁渊把手指抽出来,滚烫的阴茎抵住身下人的穴口。

    “我进去了?”

    谢思予抱着他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从未被人造访过的地方突然被撑到极致。

    “啊......疼......好大......”

    祁渊用力往里顶了一下,让谢思予的双腿环在他腰上。

    “疼就对了。”

    Omeg粉嫩的阴茎抵在他的小腹上,马眼还冒着水。

    看对方差不多适应了,祁渊便快速抽插了起来。谢思予被肏得说不出话,只能仰着头不住地喘息。

    粗大的性器突然顶到了深处的一块软肉,谢思予被刺激得浑身颤抖,一口咬在祁渊的肩膀上。

    “嗯......啊......不要......”

    身上的Alph却一直坏心地顶弄那一个地方,直到把那儿肏开了一条小缝。

    “让我进去。”

    谢思予眼睛里都是生理性的泪水,一双桃花眼泪汪汪地看着祁渊。

    “好痛......”

    硕大的性器强势地挤进了Omeg狭窄的生殖道,谢思予的呻吟也变得甜腻。

    清雅的檀香和朗姆的酒香分明就是两个极端,两种信息素却在空气中完美的融合,令人沉溺其中。

    祁渊掐着他的腰又抽插了百来下,Alph的结终于在生殖腔内张开,让谢思予疼得直流眼泪。

    射精结束之后,祁渊把性器抽出来,对方的后穴装不下那么多精液,往外流的时候把沙发都弄脏了一块。

    祁渊先把人抱到浴室去清理干净,然后把谢思予塞进被子里,自己换了衣服去楼下买避孕药。

    这个人总算是,完完全全地属于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