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半糖+番外 > 第二章 哥哥的AJ
    结果还没过三个月,两个人又见面了。

    原因很简单,谢思予又晚上含着糖睡觉。

    到医院之后,没想到这天在班的又是祁渊。

    虽然说看到祁渊有点尴尬,但谢思予却莫名松了一口气,有种还好今天也是他的感觉。

    他像个做坏事被家长逮了个正着的小孩:“啊......好巧喔......”

    祁渊叹了口气:“不巧。”

    只好又一次帮谢思予补牙齿。

    谢思予开始没话找话:“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小朋友你有点土啊,都几几年了还这么搭讪?”

    “我不是搭讪......”谢思予感觉自己快冒烟了。

    “那算我搭讪你吧,加个微信?”

    “哦,好。”

    结果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和祁先生加了微信。

    谢思予回宿舍之后,迎面碰上性感室友在线敷面膜,面前还摆了一碗黄瓜片。

    室友是个有点脱线,但是非常精致的Omeg小美人,精致到谢思予害怕。

    喝个水都要放菊花就算了,他还整天给自己的屁股敷臀膜。

    谢思予眼疾手快地从碗里拎出来一片黄瓜塞进嘴里。

    “谢思予你又吃我黄瓜!”

    室友还没来得及抽他,谢思予就猴儿似的蹿回上铺躲着去了。

    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他心血来潮点进祁渊的朋友圈看了看。

    对方的微信头像很简单,是一只黑色的英短,看样子还是自己家的。

    朋友圈设置的是半年可见,但能看见的只有一条,是三个月前发的。

    “我知道那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我这过去的年岁里,都在等他出现。”

    其实是没头没脑的一段话,而且配图还是那只英短躺在地上抱着个毛球球。

    谢思予却莫名心如擂鼓。

    下一秒,消息就跳了出来。

    OK:别吃太冰,也别吃辣。

    不吃糖:我还没吃东西

    OK:嗯。我还有半个小时下班,一起吃个饭?

    谢思予的嘴角翘起来一个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弧度,开玩笑地回了一句:“你在约我啊?”

    没想到那边马上回复:“是啊。”

    这下轮到谢思予慌了。

    因为长得好看,所以从小到大喜欢他的人一直都很多,虽然说大部分图谋不轨的Alph都被方凛给骂跑了。

    给追求者发好人卡的次数也不少,但这是谢思予第一次因为别人的一条消息,感到紧张。

    他仔细想了想怎么措辞才能显得自己身经百战。

    不吃糖:我去找你?

    OK:来医院这边等我吧。

    不吃糖:好喔。

    他赶紧从床上跳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直接打车去医院。

    快到下班时间,口腔科已经没有什么病人了。

    祁渊坐在办公桌后边翻看谢思予的朋友圈。

    这小孩儿的朋友圈虽然是全部可见,但几乎是年更,总共也没几个动态。每年生日发一条,其他时候都是列表躺尸。

    最近一条就三个字“十九岁。”,配图是一张不露脸的自拍。

    照片只拍了肩膀和锁骨,右边锁骨有个纹身,图案是枪与玫瑰。

    看上去还有点红肿,应该是刚纹的。

    再看他十八岁的那条朋友圈,是一张对镜自拍,同样没露脸。

    这次拍的是后背,肩胛骨那儿有一对翅膀的纹身。

    祁渊笑笑,看不出来小朋友还挺有个性。

    不一会儿,谢思予就在门口探头探脑地出现了。

    “我来啦。”

    祁渊看了看表,刚好五点半,于是收拾东西起身。

    “来得正好,走吧。想吃什么?”

    谢思予一边往前走一边回过头看他:“我好养活,都行。”

    祁渊果然随意解决了,直接带他去了家街边的小馆子,点了几个炒菜。

    谢思予咬着筷子笑:“你约人吃饭就来这种地方?”

    祁渊一挑眉:“凭本事单身啊。”

    “哥哥我可以踩着你的AJ亲亲你吗?”

    “哥哥不穿AJ了,不过你可以踩着我亲亲我的法拉利。”

    “......?”

    这是什么新招数?

    小朋友果然好养活,什么都吃。

    有一道凉菜,上边儿撒满了香菜,他居然还吃得津津有味。

    谢思予把那道菜往祁渊面前推了推:“尝尝这个?”

    祁渊:“我不吃香菜......”

    谢思予跟他几乎同时开口:“这个可好吃了。”

    然后祁渊的下半句话到嘴边就转了个一百八十度:“......就浑身难受。”

    结果谢思予一脸害怕的看着他。

    “你口味怎么这么重的?”

    “......”

    我不是,我没有。

    祁渊赶紧趁乱转移话题:“你生日是十一月十八?”

    “你看到我朋友圈了?”

    “一个小时之前看到的。”

    谢思予了然地点点头:“哎,我还以为你会问纹身的事儿呢。”

    “我挺喜欢的。但是你爸妈怎么说?”

    “去年第一次,被我爹骂了两个小时。”

    “他不准你纹身?”

    “不是,他老害怕我得艾滋病。”

    一顿饭磨磨蹭蹭地吃完,已经接近七点,天也快全黑了。

    谢思予往手心哈了口热气:“我学校离这儿不远,走路回去算了。”

    “传媒大学吧?我陪你。”

    他抬起头对面前的男人说:“好呀。”

    祁渊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套在了谢思予脖子上:“走吧。穿这么少,冷不死你。”

    谢思予把半张脸藏在厚厚的围巾里,只露出来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带着笑。

    祁渊望进他眼底的一瞬,仿佛被灌进了一整瓶烈酒,整个人都有点醉醺醺的,于是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他毛茸茸的脑袋。

    这小孩儿怎么这么乖。

    虽然才正式认识不超过十个小时,两个人却像已经熟悉了彼此好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