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234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 第2240章:挖墙脚吧,马文才(完)
    十年过去,书院中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裴山长虽然比十年前老了些,可依然精神矍铄身体康健。

    眼中满是温和与睿智。

    这些年,同学的消息也一直传进马裴山长耳中。

    譬如当初在书院中成绩最差的学生,凭借自己的勤奋努力,已经成了一代大儒。

    譬如当初最调皮顽劣的学生,已经入仕,现在京都掌管刑狱。

    譬如当初那对关系极好的梁山伯和祝英台,竟然成了亲,而后又分家别居。

    裴山长也没想到,当初那个话语尖锐,且对课业有独特见解的祝英台竟是女儿身。

    而这个消息,竟还是祝英台自己爆出来的。

    原因是当梁山伯上门像祝英超的妹妹提亲时,祝家已经接下了另一家的聘礼。

    由于那家同祝家情况差不多,只不过是普通贵族之家。

    因此已经拿到任命状的梁山伯,便有了一战的勇气。

    为了顺利嫁给心上人,祝英台自爆了,没有马家还有王家,赵家,李家。

    她不愿自己的婚姻大事,成为爹娘为祝家增重的筹码,倒不如一劳永逸的好。

    听说祝英台与梁山伯同宿三年,提亲那家忙不迭的跑了,顺便还帮祝英台宣传了一下。

    这消息传出后,不止祝家成为众人眼中的笑柄,就连万松书院的声誉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在那段时间,万松书院几乎成了一个藏污纳垢之地,为学术界所不齿。

    甚至还有人专门出了关于万松书院的画本子,内容鲜香刺激,就连裴山长也被形容成一个坐拥数美的恶徒。

    可入学率却比往年暴增不少,不是学生家长的意愿,而是学生自己非要来万松读书,因为这些人都是打算过来占便宜的。

    谁知道书院中是不是还有另一个祝英台。

    裴山长差点被这强大的打击击倒。

    可让他奇怪的是,他的身体却比他想象中结实,想晕晕不倒,想病病不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坚强的面对疾风。

    同时,还加了一条入校规则,那就是所有进入书院读书的人,都要赤膊接受检查。

    但祝英台的勇敢,却并没有让她获得幻想中幸福。

    梁山伯的心胸本就狭隘,上辈子因娶不到祝英台气死,这辈子则是对坏了自己名声的祝英台心生怨愤。

    祝英台的事情闹得太大,周遭人或是兴奋,或是嘲讽的目光,也让他抬不起头来。

    时间一长,梁山伯竟是连县衙都懒得去了,每天只在后院读书写字,试图将自己溺死在知识的海洋中,以便逃脱这令他崩溃的现实。

    无奈之下,祝英台只能主动站出来帮他处理政务,她本就聪明,学识又好,竟也将政务处置的井井有条。

    可祝英台越优秀,梁山伯便越愤怒,再加上周围人牝鸡司晨的嘲笑,夫妻二人渐行渐远,关系也将至冰点。

    往日里,梁山伯在祝英台眼中的那些“老实,木讷,耿直...”的小优点,部化为利刃戳进祝英台心口。

    到后来,梁山伯竟是看都不看祝英台一眼。

    不只是梁山伯,就连梁山伯的家人也都纷纷指责祝英台,声称若不是祝英台不懂事,梁山伯也不会变的如此萎靡不振。

    而祝英台也有自己烦恼,之前听金云说道以后会被闺阁姐妹们嘲笑的事,她还觉得可笑。

    可事情真发生之后,她才知道,金云说的竟都是真的。

    不过,那些人并没有嘲笑她,而是直接与她断了联系,生怕被人知道曾与祝英台有过交集。

    祝家已经出嫁的女儿,没有子嗣的,被直接赶回了娘家。

    已经生下儿子的,则是被送进了佛堂。

    因为她们的操守被婆家质疑了。

    一时间,祝家也成了藏污纳垢的代言人,几代之内都不会有什么好的婚配对象找上门。

    祝家也恨透了祝英台这个败坏家风的祝家女,只恨不得她死了才好。

    娘家的放弃,婆家的轻视,丈夫的厌恶,终究击溃了祝英台。

    为了给自己保有最后一丝尊严,她离开梁府搬去了别院。

    虽没与梁山伯正式和离,却也再没与梁山伯见过面。

    见祝英台自动离开,梁家人赶忙将梁山伯劝出来主持大局。

    可惜梁山伯的脑子没有祝英台活络,短短两年时间,就把辖区管的一团糟,百姓怨声载道。

    若不是使了钱,梁山伯已经回老家当地主了。

    而离开了梁家的祝英台,倒是没有自此一蹶不振。

    相反的,她用自己的嫁妆做起了生意,此时虽然不算是顶级的大商人,却也做到了富甲一方,到让裴山长心中安慰不少。

    对于马文才这个出息的学生,裴山长自然非常喜欢。

    裴山长曾经计算过,马文才挨过的罚,比他所有学生加在一起都多。

    因此,当知道马文才不但没有堕落成通缉犯,反而被世人评价为儒将的时候,裴山长脸上满是骄傲之色。

    还有什么事,能比将顽劣之徒培育成才更让人开心。

    说了会话,马文才谢绝了裴山长留饭的建议,小心翼翼的问起了靳青的情况。

    见马文才竟然还记得靳青,裴山长表情莫测的看着马文才,好半天后才悠悠的叹了口气:“你去看看她吧!”

    杜陵这些年倒是没再寻死,只是她成功的将所有人都得罪的干干净净。

    杜陵原本就是裴氏精心娇养大的孩子,虽然被赶出皇宫,却也是曾做过皇后的人。

    因此在杜陵心中,所有人都应该对她卑躬屈膝,小心翼翼的伺候她。

    于是,架子端起来后,就再放不下了。

    当初刚上山那段时间,众人没有发现杜陵性格有问题,是因为杜陵一直躲在房间中未曾出门。

    可后来,大家都恨不得将大门锁上,杜绝杜陵出门的可能。

    因为这人实在太没有眼色,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似乎说句话都是对大家的恩赐。

    而裴夫人却是非常心疼这样的杜陵。

    在她眼中,女儿只是用这样的方式维护自己岌岌可危的自尊。

    既然都是一家人,大家自然应该更迁就杜陵一些。

    时间一长,大家对这对母女的心也淡了。

    裴夫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憔悴下去,看起来竟是比自己的兄长裴山长还要苍老几分。

    而杜陵的绝世容颜,则是渐渐变得尖酸刻薄。